第0006章 折服尽在不言中
路恒2018-08-25 03:092,173

  老者严肃的神态,始终如一地盯瞩着吴京,似乎很赞成之前的决定,却又仿佛是为了镇住别人,而挥洒出的冷凝举动。

  长风信笔直的站姿并没有因为师兄的表态,还有师傅的举动而改变,冷峻的脸上荡漾着看不明白的神情,两只犀利而又明浩的眸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方,好像对刚才的对话并不在意。

  “信儿,你做好了准备没有?”

  老者瓮声一问时,慢慢地拧身一转,用侧身对着吴京的皱眉紧盯。却将微而不笑的童颜呈现在了长风信的面前,而且还是非常和蔼的神态,根本就没有动怒的意思。

  在他的心里,八千名道员中,唯有长风信才是理想的玄空道传承者,其他道员只是些玄空道的修炼者,并非有大才只用。

  长风信等师傅顿声之后,右脚向后退了半步,双手抱拳的瞬间,弓腰做着标准的鞠仪动作。

  “回禀师傅,徒弟不用准备,玄空天道真经释义早就记在了心间,只要师兄同意进入程式答疑,徒弟绝对不会辜负师傅的良苦用心。”

  他说完的时候,才抬起了半勾着的头,斜眼远瞟了一眼吴京。

  那两道精亮的眼神扫向吴京的时候,不由得让站在很远的大师兄,玄空道唯一达到三重十一级的王佳合不寒而栗了。

  玄空天道中,能够达到三重十一级的道冠,那可是受人尊崇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最高传承者,而此时的王佳合因为看到了长风信的沉着冷静,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恐慌。

  “好!既然无需准备,那就当众开始真经释义程式吧!”

  老者高兴地吼着,挥臂时带出了道袍宽大的长袖飘动,道骨仙风的身姿就在这一刻尽显从容。

  巨石圆盘在老者的退步中,慢慢地升腾了起来,抬起了长风信和吴京盘膝而坐的身影。

  八千名道员的上万双眼神,齐刷刷地落在了高高升起的巨石圆盘上,之前站立的六十四名白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进了道门后面,留出了空荡荡的大片场地。

  长风信双手平展着压在了双腿上,目光炯炯的紧盯着吴京的眼睛,一副静若磐石神态。

  吴京虽然沉着冷静,但那游动的黑瞳,早已将心虚的胆寒呈现在了眼神里,无法正眼迎视长风信的安泰。

  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几斤几两,更明白玄空天道真经的释义博大精深,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够完全掌握的精髓。

  “请师兄开言吧!是从第一重的乾推开始,还是要从第三重的离玄开始。当然,我明白师兄已经达到了玄空天道真经的三重十级,所以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处。”

  长风信微微搐动着的嘴唇,将话语用丹田之内的真气逼了出来。

  浑厚的高音随着气息的涌动,回荡在了整个道场中,八千名道员不用侧耳细听,都能清楚的感应到字词的分量。这样的发话声,在玄空天道内,那可是除了道长才能具备的能力,就连大师兄王佳合也未必达到这一步。

  吴京听着长风信用气息冲击着说话,心里再次涌起了胆怯之意。

  “那还用问嘛!当然是从最难的三重十级开始了,不过,你是道义程式的主持,还可以从任何一级参差着释义。”

  他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喊出了最洪亮的嗓音,但无法与长风信的气息传话相比。

  聚集在巨石圆盘下的道员,别说是远离的那部分了,就是靠近圆盘的道员也没听清楚吴京的话语,只是猜到了即将要程式化开始。

  设立玄空天道道义程式是为了让道员们彻思理解真经,而必修的重要一环。每次的晋级和传承大会时,这个过程是必不可少的环节。道义程式与道法程式有着相同的作用,由主持人与竞选之人对峙答疑,其中释义真经的讲法各不相同,又是体现博大精深的关键之处。而道长决定由长风信作为道义程式的主持,就是为了当众让八千名道员心里清楚,自己的选择是绝对的正确。

  “非白非黑,草头人出,所谓哪招哪式?”

  长风信紧闭着嘴巴,纹丝不动地将真经原句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他的这种说话,已经比吴京大胜一筹,而且是毫不含糊地赢得了众位师兄师弟的默默喊彩。

  道义程式不仅需要对真经的理解参悟,更重要的是如何发挥出来,简而言之就是用什么样的真功夫体现在众人心目里。由于长风信的聪明和好学,竟然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了解到了真经释义的重中之重,所以才有了身为道长的师傅看重,要不然凭现在的资历,根本就到不了道义程式的主持位置。

  “这个太简单了,不用详解就是三重九级的第一招,后面还有借得一枝,满天飞血的第二招。”

  吴京依然是喊破了嗓子的大声,怎奈无法让更高的音量传得更远,荡得更广。

  “何为满天飞血?”

  长风信暂钉切铁的问话声,立即回荡出了高远的回音。

  他的聪明之处就在与不动声色的帮助对方,谁都清楚满天飞血的意境,也明白具体是指什么。可是,他却在主持的位置上,当众要帮着吴京提出最简单的释义要题,这可是犯了大忌的举动。

  “玄空天道修炼至十级前,就会挥手展臂中,带出漫天的彩光。彩光的出现,意味着玄丹可以接受师傅的亲传。”

  吴京的回答语气里,带出了自喜的声调。

  他根本就没想到,这是一道最能体现对道义程式结束的释义,却用师傅教授的原话做着解释,如此一来,就彻底暴露了他在真经释义中的薄弱和迟钝。

  “并非你所说之言,其实满天飞血,最鲜明的地方就是玄丹挥发出的景象。”

  长风信沉声解释之后,慢慢地转头用恳切的眼神迎住了师傅的怒视,却无能为力地摇了摇头。

  哇啊啊!一阵惊声之后,就是大半个道场上空的惋惜叹气声,因为只有靠近巨石圆盘的道员听清楚了吴京的释义,远处的道员只是因为长风信的纠正释义而惊诧喊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