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冷言激语听根由
路恒2018-08-25 03:092,166

  温馨而又古朴的密室里,由于老者的一句亲和表态,让气氛瞬间轻松了起来。桐油陶瓷碗里,软软的棉线灯芯,歪歪地趴在陶瓷碗边,飚闪着火苗,泛出了红红的亮光。将没有窗户的密室,照得骤亮通光。

  老者静静地端坐在根雕藤椅中,面色红润的神情泄出道骨仙风。

  王佳合站在老者身旁,显得气度盎然,绝对地透露出了大师兄的无上荣耀。两只不大但很有神的眼睛平视着,露出了不可违的权势心态。紧抿的嘴巴,虽然没说话,但从微微搐动的嘴角,激泄出了隐隐约约的笑意,仿佛无时无刻地不在表现着除师傅之外,自己就是玄空天道的霸权者。

  长风信笔直而又伟岸的站姿,虽然远离老者,只是站在了对面的石桌前,但那种淡淡的轻狂秉性,浮现在眉清目秀的脸庞上,真切自然地透露出了冷漠的沉稳,却又将杀伐果敢表现得淋漓尽致。昂首挺胸的姿态,虽然身着的藏青色粗布长袍是道冕的装束,与道首和道冠有着天壤之别,气宇轩昂似乎不用质疑地彰显了出来。

  他静静地站着,双目炯炯地盯着老者,沉静的表情仿佛没任何思虑,也无任何牵挂与争执,和悦的心态促使着满脸的帅气倾泻。

  吴京并排在长风信身边,低垂的胳膊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却并没有相互拥挤的样子。左顾右盼的眼神,好像并不是为了老者的表态,而放松心情,无法沉静的举动,显示出了无可奈何的着急。

  沉寂就在这一刻弥漫开来,渐渐地笼罩在了满满的密室里。

  老者抬目扫视中,好像是忍不住地摇了摇头,又仿佛是无法理解的轻点着头,颔首轻笑的顷刻间,瓮声的话语慢慢地飘荡开来。

  “刚才我已经表达了态度,也说明了心情,你们没必要如此的庄重森严,完全可以放开心扉,说些想说的话,问一些困惑着自己的问题。今日的相聚,也许就是最后一次的倾心相谈了,所以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希望你们别遗憾终生。”

  他的话语犹如春风一样拂过了密室,荡漾在整个房间里,带出了绵绵不尽的愁绪。

  长风信的眼神就在老者话音落定的瞬间,沉沉地一滞,黑瞳扩大的同时,一层薄薄的水雾漫上了瞳眸,似乎因为愁肠而激起了泪水的涌动,只是未能清楚地流出眼帘。

  师兄们并不知道师傅说话的用意,但他却是心照不宣,是最清楚接下来师傅要做的事情,要说的话了。而此刻,因为师傅的一句遗憾终生,让他陷入了无法冷静的愁绪之中。六年前,他本该正是少年狂放之时,却因为父王的一席话,变成了孤儿流落他乡。六年中,他因为有了师傅,才活到了现在,又被师傅看重而有了满满的自信。六年后的今日,面对着师傅将要舍命亲传玄丹,让他再次感受到了刻骨的亲人离别之痛。

  “师傅,我们不想得到您的亲传,更不想接替新任道首。”

  沉甸甸的话语说出时,长风信的眼睛里闪起了亮晶晶的斑点,那是无法抑制的热泪盈眶。

  简短的一句话,并没有引起老者神态的变化,倒是激起了王佳合惊惧的表情聚变。

  “师弟,说话的时候还是三思,师傅当着八千道员传达了心意,你现在的劝阻是不是为时已晚。况且,一旦在这时候改变初衷,那不是让师傅大失颜面嘛!”

  王佳合的语气里,带出了明显的怒气,陈色的脸庞上浮满了不悦神色,似乎因为长风信的话惹到了揪心的话题。

  老者慢慢偏转着脸庞,长长的银须似乎急切地飘动了一下,却又很快静止不动。

  他没说话,只是很自然地瞅了一眼王佳合,眼神隐隐约约中透出了错愕的神色,但表情依然和蔼可亲。

  “玄空天道不能没有师傅,更不能在这个时候亲传玄丹,三大古国的开战势在必然。”

  长风信没理会师兄的话题,依然沉声重气地说着自己的心里话。

  其实,三大古国开战的局势,并不是他所看明白的奥妙,而是师傅早先的提说。此刻,他将这样的信息传出,就是想引起师傅的重新考虑和思量,毕竟玄空天道在中州地界,那可是最大的名门正派,是主持正义的宗道。而玄丹亲传之后,短期内绝对无法挥发玄丹的神功妙法,抵御邪恶的义务就将会失去意义。

  “你这是信口雌黄,中州地界已经多少年了未有战局发生,怎么会在此刻出现三国混战的局面。”

  王佳合的脸上露出了怒容。

  急促的说话声调,将他内心的焦灼流露得淋漓尽致。可是,他绝对没想到,三大古国开战的局势是师傅所言,更不清楚这种局势已经宠宠欲动了,只是尚未狼烟四起。

  长风信斜眼目睹着王佳合,紧抿的嘴巴显得有话不想说,冷峻的脸色透出了三分陈色,但眼神里依然含满了亲和。

  “师兄有所不知,此话并非是我妄加乱说,而是师傅……”

  “师弟,你竟然敢在师傅面前强词夺理,从进入密室到眼下,师傅并没有提说战局之事。所以,我作为师兄,不得不替师傅维护声誉,有些话绝对不能乱说,那会诋毁到师傅的万古英明。”

  王佳合沉声打断了长风信的说话,饶有气度地说了一大段语重心长的话,听着是那么的入情入理,表达出了对师傅的绝对拥护和爱戴。

  几句话的争执,使密室里的沉重气氛不断地升温着,渐渐地能够感觉到潇煞的冷寂。

  老者微而不笑的神态,仿佛很喜欢这样的争论,穿梭着的眼神,好像还带出了鼓励的神色。

  “有些事情师兄未必能看明白,正因为中州地界一直处于安宁状态,所以才会发生不小的战局,这就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三大古国几百年的战争原因,还有,人魔妖的并存,绝对不是安泰的必然之路。”

  长风信这次的说话不仅语气急促,声调也是激昂有力,大有讲明事理,摆出事实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