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眠之夜
宇鼎2018-08-21 21:102,538

  “轰……轰……”即是摩托车的轰鸣声,也是远方大海上的雷声。

  海风从东南边吹来,越过整个燕京城,空气中仿佛都带着些许纸醉金迷,不过看到城市,华锋和张雯雯的心绪都平静了很多。

  只有张雯雯还湿润着眼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还好吧?我还以为你会睡着。”华锋轻声问道。

  张雯雯双手紧紧抱着华锋:“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些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感觉我没有那么愧疚,就好像童菲所说‘或许我们不过是还回这世界应有的模样’,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一点想哭。”

  “我都不敢去想明天会怎样?”

  呵!华锋不由苦笑道:“还能怎样?不过是人吃猪、猪吃人的世界罢了!如果一定要有原因,或许可以向佛家学习,因果循环、报应无偿吧!”

  经过一个缓坡,摩托车驶入了门头沟区的城子村,华锋家就在附近。

  华锋家一般,两室一厅,虽然是这个世纪初建的房子,但距今已二十年有余,在如今建筑不断翻新的时代,这已经是老房子,这也是当初张雯雯母亲嫌弃的一点。

  进屋,屋里的电器也都比较旧,凑合着用。

  当然也不是华锋家缺钱,华锋的父亲华卫民是城子村的支书,每个月的工资补贴虽然不高,但在整个社会的收入水平之中还是处于中层。

  不过自从华锋到大三,华卫民就再也没有给过华锋一分钱,所有的积蓄基本都捐了出去。

  至于华锋的母亲,十年前就离去了。

  “你家里还是没变。”看着华锋家里的一切,张雯雯倍感熟悉,所有的东西基本都知道在什么位置。

  华锋将东西放在旧沙发上:“你知道我爸的性格,这家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你坐一下,自己倒水喝,我去煮点东西吃,你要不?”

  张雯雯点点头:“好的,不过东西我就不吃了,现在还有点想吐呢!”

  说着,张雯雯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刚打开,张雯雯就愣住了:画面中,一头大肥猪成了主角,旁边一群人木讷的站着,拿着各种道具:这是一场直播!

  “你们人类的末日到了!”

  肥猪十分地嚣张,傲慢地眼神似乎要临虐电视机前的每一个人,仿佛它就是上帝,主宰着这世间的一切。

  “你们还以为,在你们的眼里,我就是一只猪吗?你们人类奴役了我们一族数千年,从今天起,我宣布,猪才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天芃一族!”

  可是,换一个房间,许许多多电视机前的观众,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个笑话。

  肆无忌惮的笑,餐桌上有卤好的猪耳朵,炖好的猪蹄花,甚至还有回锅肉、青椒肉丝、红烧肉,各种各样用猪肉做成的美食。

  无知的人所能想象的不过是:一头被驯养的猪,即使能够说话又有什么用,他们甚至都没有他们祖先所拥有的獠牙。那大腹便便的身体,跑起来甚至会摔倒。

  猪啊!永远是猪!

  可张雯雯知道,这不是一个笑话,而是一件正在发生的一场灾难。

  她还依稀记得曾经看过的电影《人猿星球》,在那部电影里,人类甚至最终败给了猩猩,尽管那只是人类所可能面临的灾难的一个缩影,可是在这变化无穷的宇宙之中,太多未知人类根本无法解释,于人类而言,最好的选择便是麻木、忘记!

  甚至有关于“猪人”的电影,人猪杂交的怪物,似乎都将成为可能。

  电视中的猪恐怕已经想象到了电视机前的画面。

  “哼,无知而愚蠢的人类啊!”

  肥猪眼光一甩,落到了旁边的两人身上:“杀了他!”

  其中一人的手里握着一把杀猪匠经常使用的斩骨刀,刀锋冷冽,就算处在电视机前也冷看得清清楚楚。

  手起刀落,斩骨刀如切豆腐一般斩在另一人的肩膀上。

  “噗哧!”一条手臂应声而落,鲜血喷洒而出,隐约之间,众人仿佛能到了那被斩之人脸上的一丝扭曲,可是这人在面临被斩的瞬间却没有丝毫地躲闪与挣扎。

  这一刀,有的人确实是浑身打了个激灵,但更多的人却是惊讶于画面所带来的震撼与逼真,自始至终他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或许这只是某一个电视公司的大制作!

  又一刀!令一条手臂再次落下,空气中仿佛都带着一丝鲜血的味道。

  被斩掉手臂的人因失血过多,脸上也已经没了血色。

  最后一刀扬起,这一刀:斩首!

  可就在这时候,被斩之人猛然睁开了眼睛:“人类必胜!”

  刀斩中了脖颈,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头颅高高飞起,鲜血洒长空,躯体应声而倒!

  这一刻,一些人毫无知觉地红了眼睛,一声“人类必胜”,似乎包含了人世间最苍凉的悲壮,如同战士选择细牺牲自我成就民众的战歌。

  看到这里,张雯雯的眼泪再也忍不住。

  华锋这时候也煮好了面来到了张雯雯旁边,看了看电视中的画面,在看到哭红眼睛的张雯雯,他自然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华锋并没有劝说什么,抽出一张纸,递给了张雯雯。

  “为什么你还有心情吃?”张雯雯对眼前的男人也十分无奈,她希望他能安慰自己,可是他就是那样淡定,无悲无喜。

  华锋挑起一束面条:“未来艰难,不吃饱哪有力气啊!”说到这儿不由又看了张雯雯一眼,认真地说道:“更何况还有你这个拖油瓶!”

  “滚蛋,你个没良心的!”张雯雯一掌拍到华锋身上,不过却是没哭了。

  与此同时,屋外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门打开,华锋的父亲华卫民回来了。

  华卫民比较高,即使年纪五六十了,身子也不弯不驼,足足一米八的个儿!国字脸,大浓眉,眉间红亮有光,给人一种威严正派的感觉。

  只不过此时地华卫民身上却带着血渍,脚步匆匆!

  见状,华锋立马站起来:“爸,回来了,怎么了?”

  华卫民叹了口气,指了指电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畜生都跟发疯了似的,咱们村里几家养殖大户都发生了血光之灾,那一片都被隔离了,一会儿我还得出去,你们自己小心,注意安全。”

  华锋知道父亲是村委,更是党员,也不劝他:“你也小心,那些猪可是能控制人,你别上了它们的套!”

  华卫民点点头:“吃一堑、长一智,放心吧,我已经体会过了,只要内心有党员坚强不屈的信念,那些猪的本事不过是纸糊的老虎——欠烧!”

  不过华锋又想到了天鼎:“我们也要出去办点事,可能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你……”

  华卫民能看到儿子心中的担忧,心中欣慰,拍着华锋的肩膀:“去吧,我也挺忙的,这段时间我可能也住村委了,你自己小心就行。”

  闻言,华锋还想说什么,但华卫民却根本没给他机会,进入他的房间,收拾东西,期间接了个电话,然后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微元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微元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