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少帅醋意大发
末喜2018-08-27 12:073,227

  沈若初没想到面前这个看着冷冰冰的男人,不过才二十多岁,居然这么大的来头。

  祁容的目光这才落在沈若初身上,仍旧是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开口:“谢谢沈小姐方才舍命救了萌宝,有什么要求,或者你开个价吧,只管跟我提。”

  人情债,用钱还,只要这女人开口,他一定会尽量满足的。

  “不用客气,我没什么要求,也不需要你的钱,孩子的命,不是明码标价的东西,以后好好看着孩子就行,水火无情,一旦悲剧发生了,就没办法挽回的,钱也根本买不回来。”沈若初蹙了蹙眉,对着祁容淡漠疏远的回着。

  若不是方才她恰好在那个角度,这么可爱的孩子,就会被大火给吞了。

  韩家有很多很多的钱,祁氏集团也比不了的,她救萌宝的时候,就没想过钱的事儿。

  祁容锐利的目光看着沈若初,他是生意人,做惯了生意,什么都是用钱来衡量的,最直接简单。

  在这个物欲恒生的社会,却没想到,还有人根本不看重这些。

  祁容不由多看了沈若初两眼,若是旁人不要命的救了萌宝,受了伤,知道了他的身份,怎么着也得敲他一笔,或者提个什么要求什么的。

  方爷看着祁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祁容是过惯了人上人的日子,被人这么直接的教训了一顿,应该是很不适应的。

  半响,祁容这才点了点头,萌宝眼尖,目光落在沈若初受了伤的手臂上,嫩白的胳膊上赤红了一块,看着就很疼。

  萌宝稚嫩的声音对着沈若初喊道:“姐姐,你受伤了?是不是很疼?会不会死啊?萌宝不要姐姐死!”

  “没事儿,姐姐这个只是一点儿小伤而已。”沈若初不由捏了捏萌宝的脸,萌宝夸张的声音和表情,逗得沈若初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若初脸上露出笑容,干净清澈的目光,倒是让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感觉。

  祁容瞧着沈若初的胳膊,明显是火烫伤的,应该是方才救萌宝的时候,被火星子溅上的,伤口不大,却也不小,她却说没事儿。

  “我送你去医院看看。”祁容开了口,语气里着不容反驳。

  沈若初连忙摇了摇头,语气里透着疏远:“不用了,一点儿小伤,我一会儿自己去就好,祁董事长的办公楼被烧了,想必很忙,不用管我。”

  祁容蹙了蹙眉,沈若初不让自己送她去医院,显然是因为自己之前开价的事儿,让沈若初生气了。

  祁容怀里的萌宝已经对着沈若初喊道:“不行,姐姐,你为了救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一定要去看看的,不然萌宝会很自责的。”

  姐姐的手看起来很严重,不去医院会死的。

  沈若初不由被这孩子给逗笑,祁容这才对着沈若初开了口:“沈小姐,我为方才不恰当的言辞,跟你道歉?你说的对,人命不能用钱来衡量。”

  一旁的方爷看着祁容,心中不免讶然,祁容这个冰块脸,一向自以为是,没想到今日会跟沈若初道歉。

  看着沈若初手臂上的伤,方爷跟着开了口:“若初,你就跟着祁董事长去医院看看吧,这是烫伤,女子身上留疤很难看的,祁董事长熟人多,去医院不用排队。”

  一股股的疼痛传来,沈若初不由蹙了蹙眉,方爷说的对,迷城好的医院,是需要排队预约,不好的医院治这些小伤,也得耗费些日子,而且肯定会留疤,她还要上班,

  做什么也很不方便。

  沈若初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应道:“那就麻烦祁董事长了。”

  祁容脸上的冷意散了许多,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话,前去替沈若初开了车门,沈若初跟着祁容上了车。

  祁容便让奶妈将孩子带了回去,自己则带着沈若初去了医院。

  车子很快到了中心医院,全市最好的医院,祁容的秘书,一路小跑着过去,对着前台说了几句,便有护士长亲自出来迎接祁容:“祁董事长,这边请。”

  因着祁容的身份,护士长领着祁容,直接去了贵宾室,整个贵宾室装扮的很是豪华,什么都一应俱全。

  沈若初忍不住对着祁容打趣:“没想到有钱还是有好处的。”

  祁容别了沈若初一眼,沈若初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护士长找了最好的医生,给沈若初上了药,祁容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医生清理伤口,一股子的疼痛,让沈若初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嘶…”

  “你轻点儿,做不好的话,就让你们院长换个人来!”祁容蹙了眉,声音冰冷,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医生看着祁容,小心翼翼的回道:“祁董事长,这位小姐的伤口若是不清理干净,会感染的。”

  这些都是迷城里头,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我没事儿,不打麻药,自然是有点儿疼的。”沈若初觉得祁容大惊小怪了,也怕这医生因此丢了工作。

  其实这伤口,确实是钻心的疼。

  祁容不再说话,医生却是更加的小心,明明是处理一个不大的伤口,却像是做了一场了不得的手术一样,心惊胆战的。

  伤口处理好了,出了医院,祁容对着沈若初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沈若初话还未说完,祁容已经上了车。

  沈若初一阵儿的郁闷,这男人的派头还真大,没有办法,沈若初只好跟着祁容上了车。

  “住哪儿?”

  “沈府大院。”

  车子到了沈府大院门口停了下来,祁容下了车,倒是很绅士的给沈若初开了车门,沈若初跟着下车,对着祁容客气的开口:“谢谢你,祁董事长。”

  祁容看了沈若初的胳膊一眼,仍旧是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开口:“伤口不要碰水。”

  “我知道了。”沈若初笑了笑,这个人连关心人都是这么冷冰冰的,也不知道怎么养出萌宝那么可爱的孩子。

  祁容不再多说什么,上了车,车子疾驰而去。

  祁容的车子一走,一阵急急的刹车声,发出刺耳的声音,紧接着,便稳稳的停在沈若初面前,沈若初不由瞪大眼睛,看着火急火燎从车上下来的男人,一身绿色的军装常服,正是消失了几天的厉行。

  “上车!”厉行声音里透着极其的不耐烦,目光里满是愤怒。

  沈若初很想转身就跑,可是她怕,怕厉行做出什么事儿来,惹得整个沈家人全都知道了,瞪了厉行一眼,沈若初上了车。

  也不过刚坐进去,厉行跟着坐了进去,车子一个漂亮的飘移,疾驰而去。

  坐在车里,厉行几近凌厉的目光,宛若刀子,仿佛剜在沈若初身上一样:“你交男朋友了?”

  他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来找沈若初,几日不见,日思月想的女人,没想到才到沈家门口,就见沈若初被别的男人送回来,还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这对他来说,就是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根本不能容忍的事儿,他的女人,趁他不在迷城,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那我的自由,厉行,你不能干涉我!”沈若初对着厉行喊道,她和谁在一起,交没交男朋友,跟厉行都没有关系。

  厉行眯了眯眼,就这么大手一伸将沈若初拉进怀里,也顺手带上了隔断的帘子,死死将沈若初箍在怀里:“不能干涉你?沈若初,看来你是忘了我说的话,老子说了,你是我的女人。”

  他不过是离开迷城办事儿,走了几天,这女人就和别人在一起了,这女人胆子可真大,他看上的女人,居然还敢肖想别的男人?

  “这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我才不是你的女人!我和谁在一起,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管不着我!”沈若初气急败坏的喊道,她根本不想和厉行牵扯上任何的关系。

  厉行怒急反笑:“很好,我管不着?那我现在就睡了你,坐实咱两的关系了,然后去杀了你那个姘头,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去肖想别的男人?”

  说话的时候,厉行带着粗茧子的手,就去扯沈若初的衣服,虽然隔着衣服,却让沈若初不寒而栗。

  厉行一手箍着沈若初的身子,一手胡乱去解沈若初的衣裳,也不过就这么胡乱的扯着。

  沈若初的上衣的盘扣已经被厉行扯掉,露出白皙的脖颈,像是极其美味的东西在邀请一样,厉行忍不住低头亲了上去,灼热的呼吸,舌尖触碰的地方,惹得沈若初直发抖,厉行的手,不规矩的乱摸着。

  “厉行,你不要发疯了,我跟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方才西街发了火灾,我救了他的侄儿,受了伤,他送了我去医院,又顺路送我回来了,不信的话,你自己去找人问。”沈若初吓坏了,急急的对着厉行喊道。

  她几天过了安生的日子,差点儿就忘了厉行是什么样的男人了,他是这北方十六省的少帅,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儿,方才她私心的以为,厉行只当她和别的男人交往了,会就这样放手。

  可厉行根本不会按照常理出牌。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一起睡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