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少帅是混蛋
末喜2019-09-06 10:443,419

  厉行闻言,也不恼,笑的无赖:“那我叫你小乖乖,小宝贝好了。”他逢场作戏的时候,看见身边的军官都是那样喊那些女子的,那些女子很欢喜。

  “滚,我叫沈若初。”沈若初可不想被厉行这么肉麻的喊着,她不说,厉行也有办法查的到,督军府的少帅,这点儿本事还是有的。

  这些日子厉行找不到她,只是因为她一直在国外,从未出现在迷城,没有蛛丝马迹。

  “沈若初。”厉行跟着喃喃的念叨,“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若初,你放心,对你会一直如初见一样的。”

  被厉行这么喊着,沈若初不由打了个寒颤,快速开了车门下了车,厉行紧跟在后面,大声喊道:“初儿,等等我。”

  就这样厉行带着沈若初,直接进了一个偏僻的楼,门口带着步枪巡逻的士兵,看见厉行的时候,恭恭敬敬行了军礼高声喊道:“少帅!”

  厉行点了点头,拉着沈若初,直接往楼上而去,到了楼上,楼上是一间通讯室,里面无线电和有限电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着。

  几个人戴着耳机子,在接收者密电,沈若初跟在厉行身后,厉行走到其中一位通讯员面前,小声问道:“有什么消息吗?”

  “团座,东西还是丢了一半,资料没有拿到全部的。”那人取了耳机子,对着厉行说道。

  其他人仍旧是戴着耳机子,听着耳边无线电的声音,不停的记录着什么,也有在发无线电的,手指不停的敲击着键盘。

  沈若初忍不住走了过去,静静的看着,厉行只当沈若初好奇,对着沈若初道:“这些是我用来接收发无线电的通讯室,怎么样,还不错吧?”

  厉行眼底满是自信和好奇,沈若初却不得不觉得这男人够厉害的,他们见了两次面,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底细,厉行便自信到带她来这种地方,许是以为她不懂这些。

  不过这不过是件普通的通讯室,他们也只是收接一些寻常不过的信息,不是什么军事机密。

  沈如初没有理会厉行,径自走到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男人身边,顺手扯下他的耳机子,轻声开口:“你在做什么?”

  穿着青色长衫的男人,抬起头看向沈若初,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我在发无线电。”

  “不对,你在发密报,你在给谁发密报?”沈若初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直直的盯着青色长衫的男人。

  男人笑着:“这位小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厉行已经走了过来,锋利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对着沈若初问道:“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他在给谁发无线电,内容是少帅回迷城了。”沈若初直视着厉行的眼睛,轻声说着。

  厉行是军政府的人,如今军阀混乱,厉行的行踪也是一种机密。

  厉行有些吃惊的看着沈若初,身边的副官林帆立刻上前让人查了一下穿着青色长衫的男人碰过的无线电,也命人将青色长衫的男人给抓了起来。

  “你那样查是没用的,他既然敢当着少帅的面儿来发,就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沈若初毫不客气的说着。

  那个人就是利用无线电发出的声音来做谍者的,若是留下证据,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厉行眯了眯眼,像只豹子一样看着沈若初,没一会儿的功夫,其中一名通讯员拿了本子过来,到了沈若初面前。

  沈若初看了厉行一眼,他不轻易信她,这是情理之中的,毕竟现在懂无线电码的通讯员少之又少。

  没有多余的话,沈若初抬手敲击着桌面,速度很快,对方快速的记录着,然后,拿着密码本子,翻了好半响,才颤颤巍巍的开口:“少,少帅,这位小姐确实懂密码破译的。”

  这密码本已经是最新版本的了,若不是精通,是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的。

  “少帅,你不要被她骗了,她怎么会懂摩斯密码?这摩斯密码,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是根本不可能会的。”青色长衫的男人做着最后的挣扎,他是谍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暴露了身份。

  话一出口,男人就后悔了,他没想到沈若初会摩尔密码,而且还是最新版本的编码,一时间着急,说错了话。

  这简直是不打自招,对方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他用的是什么密码,他却不打自招了摩斯密码。

  厉行和在场的人,也瞬间明白了,沈若初说的是真的,这个人绝对谍者。

  沈若初目光里满是不屑的看着青色长衫的男人,声音不疾不徐的开口:“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全世界的人都当傻子,摩斯密码对你来说很难,不代表对别人很难。”

  作为一个谍者,过分的自信,就是找死。

  那谍者还想再说什么,厉行已经冷声开口:“把他嘴堵上!”

  副官听了命令胡乱找了条毛巾,直接将穿长衫的男人嘴给堵上。

  “她说的是什么?”厉行这才有些好奇的对着通讯员问道,这会子他是完全的相信沈若初了,他没想到的这女人居然懂这些。

  只是很好奇沈若初说了什么,这通讯员吓成这样。

  那通讯员不敢看厉行的眼睛,握着密码本,几不可闻的声音开口:“这位小姐,说,说少帅是混蛋。”

  少帅是出了名的狠辣,这下可完了,真是把他给害死了。

  通讯员话音一落,整个通讯室静的不行,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沈若初,下一秒,厉行爽朗的笑声响彻通讯室。

  厉行大手一伸,将沈若初搂进怀里,压低声音暧|昧的开口:“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也是第一个敢骂我的女人,这样很好。”

  “你放开我,我说错了吗?你就是个混蛋。”沈若初头一次后悔了,她在国外听说了迷城的军政府。

  这些年为国为民做了不少的好事,厉行更是要求南京政府,减了北方十六省的赋税,韩家大哥说了,这也算是个好人。

  她才帮着厉行的,却没想到厉行根本就是个恩将仇报的。

  厉行不以为然的笑着。

  就这么强行着搂着沈若初坐在那里,不顾沈若初的挣扎,沈若初看着眼前穿着青衫的男人被拖着离开了。

  到厉行身边,对着厉行道:“团座问不出来。”

  紧接着,副官在厉行面前,扔了一只断了的手,就这么血腥的在地上。

  厉行看着沈若初,眼底是意味深长的,沈若初瞧着那断手,一阵儿的恶心,一个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

  厉行见此直接捂着沈若初的眼睛,附在沈若初耳边,柔声开口道:“别看了。”

  本来是想吓唬吓唬沈若初的,可是看着沈若初的样子,半点儿没了心情,厉行给副官递了个眼色,副官立刻将面前的断手给收拾了,让人擦了血迹。

  厉行这才拿开放在沈若初眼前的手。

  沈若初再也忍不住,冲出通讯室,找了一处角落,几乎是五脏六腑都能吐出来。

  “你害怕?”厉行追出来的时候,不由蹙了蹙眉。

  他见过沈若初随身带着枪,原本带着沈若初来这里,是试试她的枪法的,今日才发现她又懂得破译,还是沈家的小姐。

  这女人像个迷一样。

  “厉行,你根本不是人!我帮你,你却这样对我。”沈若初恨急的目光看向厉行,他居然带她来这种地方,还当着她的面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不傻,她知道厉行的目的是什么。

  厉行静静的看着沈若初:“你不是谍者?”他以为沈若初懂得密码破译,至少是个谍者,可现在才知道,她不是谍者。

  一个谍者,虽然不至于杀人无数,却不该见血有这种反应,这是本能,装不出来的。

  “我不是,并不是所有懂得这些密码的人,都是谍者!”沈若初咬牙切齿的说着。

  没有多余的话,沈若初便离开了,厉行立在原地。

  副官林帆走了过来,对着厉行恭敬的开口:“少帅,那谍者晕过去了。”

  “给我继续审,还有,查查沈若初。”厉行握着手里的链子,眼底的占有欲,毫不掩饰,这女人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他要定她了。

  “是,少帅。”

  审讯室太偏僻,沈若初走了好久,直到黑色的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一穿着绿色军装的军官从车里下来,对着沈若初恭敬的开口:“沈小姐,少帅让我送您回府。”

  “不必了,替我谢谢他的好意。”沈若初没好气的开口,她帮他,他怀疑她,大可以去查,她不怕他去查,可厉行却用了那么最直接最暴力的方法威吓她。

  林帆显然是料到沈若初会拒绝的,仍旧不死心的开口:“沈小姐,这里太偏了,您要是走回去,得明天早上了,这世道乱,小姐一个人不安全,还是让我送您回去吧。”

  沈若初看了林帆一眼,厉行带着她,丝毫不顾忌的在林帆面前轻薄她,就证明林帆是厉行的亲信,看着荒无人烟的地方,沈若初还是妥协的上了车。

  到了市中心,沈若初便让林帆停了车,自己自顾的下了车,林帆也不拦着。

  沈若初回去的时候,方菁在和几个姨太太在打麻将,难得沈为坐在客厅看报纸,沈怡和沈媛也在家。

  “父亲,太太,姨太太。”沈若初喊着人。

  方菁想起早上沈菲被沈若初抢走的开衫外套,心中很是不快,没有好脸色。

  沈媛看着只穿了白裙子的沈若初,忍不住喊道:“沈若初,你那件开衫呢?”

继续阅读:第八章 动我一寸,还人一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