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把衣服脱了
末喜2019-09-06 10:402,793

  顺手拿了本书,躺在床上,赶了飞机,又赶了轮船,实在是太累了。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沈若初摸了摸脖子,空空如也,脑中不由浮现起今日穿着军装的那个狠辣的男人,督军府的大公子,厉行。

  厉行不认得她,她却认得厉行,她在国外一直关注迷城的事情,这新闻报纸上,日日有有厉行的照片,她自然知道的。

  她以为他放了她,却没想到厉行不动声色顺走了阿妈留给她的唯一的链子,这是逼着她去找他吧。

  她回来是报仇的,绝不能招惹了那个男人,链子迟早要拿回来的,只能从长计议了。

  在沈家平安呆了几日,偶尔沈媛和沈怡会来找麻烦,沈若初也慢慢的去了解这一家人的性子。

  她们虽然跋扈,却很怕沈为,而沈为,一个欲壑难平的人。

  一大早,沈若初便随着众人去了餐厅吃饭,餐厅还没有韩家的三分之一大,却容纳了不少的人。

  大家围着实木桌子坐着,面前摆着描着梅花的碗碟,纯银打造的餐具,佣人摆好了牛奶和吃食。

  沈菲才从楼上走下来,穿了一件洋裙,外罩赞新的大红色的开衫外套,衬托的沈菲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的透亮,整个人也愈发的好看。

  沈媛眼尖,对着沈菲喊道:“大姐,你这可是鑫鑫百货最新上的衣裳,阿妈太偏心了,居然给你买了。”

  这开衫上是用很多珍珠做成的花式,搭配在衣裳上,很显贵气,拢共也没有几件,贵的很,阿妈居然给阿姐买了,不给她们添衣裳。

  “我为什么不能给她买?如果你们以后都像你们的大姐一样争气,去了日报社工作,还跟军政府的许师长家的公子谈恋爱,我也给你们买这么贵的衣裳。”方菁瞪了小女儿一眼,对着沈媛说道。

  沈为不以为然,他对大女儿的期望最高,如果能和军政府的许师长攀上亲家,那在沈菲身上投资多少都是值得的。

  沈媛不为然的撇了撇嘴,什么谈恋爱,不过是走的近些,阿妈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可是当着沈为的面儿,沈媛不敢出声。

  沈菲眼底带着高傲和得意,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走到那边坐下,却是厌恶的目光看向沈若初。

  这沈若初一回来,就搅得家里不得安宁,这几日五妹没有床,还要挤到她的房间,晚上都没有睡到安生觉。

  不过这女人的皮肤是真的好,不是说在韩家过的不如意么?怎么会养的比她还好,若是化了妆,那还了得。

  沈若初能感受的到沈菲不友好的目光,看着沈菲,沈若初眼底露出艳羡的目光:“大姐这身衣裳真好看。”

  说话的时候,想要去摸摸。

  一旁的沈怡眼疾手快的打掉沈若初的手,嫌弃的看着沈若初:“这可是纯羊毛的,贵着呢,是你这种土包子肖想的起的吗?瞧瞧你这些衣裳,你在韩家,韩家父母都不给你置办的吗?”

  沈若初穿成这样出去,她都觉得给沈家丢人。

  沈为听了,脸色难看的不行,说韩家重视若初,可也没给若初准备什么体面的衣裳和首饰。

  “我吃韩家的,住韩家的,怎么再好让韩家给我置办什么。”沈若初轻声说着,这帮人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她外祖家的。

  敢在这儿骂她土包子,韩家给她置办的东西,怕是这些人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她全留在英国了,临走时,才做了这些普通的衣裳回来。

  沈怡冷哼一声,众人个个都看着好戏,沈为忍不住呵斥一声:“好了,都吃饭。”

  沈为的声音一落,众人便不敢多说什么,一个个低着头吃饭,一时间碗碟的碰撞声响了起来。

  沈若初喝了杯牛奶,便放下勺子,仍旧是温婉的声音:“父亲,太太,我吃好了,我今日也要去上班了。”

  “上班?你去上什么班?你在韩家没读过书吗?”沈怡忍不住瞪大眼睛,她比沈若初大了两岁,她还在女子大学读书呢,沈若初居然要上班,韩家居然不让她读书,父亲的打算泡汤了。

  他还以为沈若初能给沈家带来富贵,才把这个米虫接回来的。

  沈若初闻言,不由瞪大眼睛:“我当然读书了,我十七便从剑桥毕业了。”大哥大姐都骂她是书呆子。

  在英国你可以一年修完几年的学业,她不是书呆子,她要报仇,她等不了太久了,所以必须尽快把学业修完。

  众人不由唏嘘不已,没想到沈若初居然是在剑桥毕业的,这样的学历,别说在迷城,就是在北平,那都是了不起的。

  “你不是在骗人的吧?”一直傲慢至极的沈菲忍不住开了口,她是圣约翰毕业的,跟剑桥比起来,却差了很远。

  沈若初有些意外,从手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毕业证,介绍信,和聘书放在桌子上,慢条斯理的说着:“当然不能骗人了。”

  沈为迫不及待的拿过来看了看,上面的印章,和字迹都在证明沈若初没有说谎,沈为脸上掩不住的欣喜:“你在燕京大学译书局工作?韩家给你写的介绍信?”

  “是,是义父亲自写的介绍信。”沈若初回道。

  沈为抓着这些资料,有些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言语:“你还说韩家不看重你,你怎么知道韩家不看重你?韩家可是很看重你的,你知道这燕京学堂的译书局有多难进吗?没有过硬的关系,是想都不要想的。”

  迷城是省会,这译书局,不光是要学业有成的留洋人才,还有有很大的背景,他听说省长的女儿也在那里工作。

  他这根本是白捡了个宝,以后有了若初这样优秀的女儿,再加上韩家撑腰,别说嫁给师长的儿子了,就是攀上更高的门槛,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样啊。”沈若初有些惊讶,心中却不由冷嗤,沈为还是看重她有没有利用的价值,不过沈为的话说对了,译书局没有那么好进,她是剑桥毕业的。

  她喜欢和书打交道,原以为投了简历就可以过,没想到对方还是要介绍信,义父便写了,没几日就收到了聘书。

  沈菲和沈怡,沈媛见此嫉妒的不行,尤其是父亲那欣喜若狂的模样,方菁更是恨不得捏断了勺子。

  她最引以为傲的大女儿就这么被沈若初给比了下去。

  看着众人跟调色板一样的脸,沈若初嘴角满意的勾了一个弧度:“父亲,那我去上班了,第一天不能迟到的。”

  “去吧,去吧。”沈为对着沈若初催促。

  看着沈若初穿着的白色的裙子,有些过时,沈为忽的喊住沈若初:“等一下。”

  “父亲还有什么吩咐吗?”沈若初顿住步子,对着沈为问道。

  沈为蹙了蹙眉,让人拿了两根小黄鱼,递给沈若初:“你穿成这样出门,不是给韩家丢人吗?这些钱,你拿去买几件衣裳,不能比别人差了。”

  那地方和官场一样,都是些什么人,他比别人清楚,哪有不攀比的,自己这捡来的宝贝,不能比别人差了。

  “阿爸!”这下子,三个女儿全都压不住了,这两根小黄鱼,可是值600块钱呢,够买好几件上好的衣裳了,没想到阿爸对沈若初这个贱人这么大方,阿妈说的对,她果然是来分她们的钱和嫁妆的。

  方菁气的胸口一起一伏,倒是几个姨太太艳羡的不行,600块,不是个小数目。

  沈为一听,有些恼了:“叫什么叫?你们买衣裳花的钱还少了?你们姐妹在外头风光了,你们不也跟着有面子么?!”

  几人见沈为发了脾气,便不敢多说什么。

  沈为看到沈菲崭新的开衫外套,忽而想起沈媛的那番话,又对沈菲道:“把你的这外套脱了给你妹妹,今日买衣裳已经来不及了,总不能穿成那样出门。”

继续阅读:第五章 厉督军府的大公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