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故意人尽皆知?
画尘2019-10-31 03:133,536

  一开始听到手机传来忙音的“嘟嘟”声,司禹霆是不敢置信的。

  可当他的视线看到确实已经结束的通话,他原本清冷的眸子却倏地紧了一下,散发着一种叫做危险的邪魅因子。

  看来确实把她逼急了,胆子也开始肥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的办公电话也同时响起。

  “司总,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办妥了。”

  “她有没有说什么?”司禹霆漠然的嗓音,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这个话题有多么无聊似的。

  天知道,今天早上他人才从烨庭出来就下达了这个命令,可把手下的人给忙坏了。

  “没有,”略微一顿,末了还是补上一句,“不过慕小姐好像很不开心。”

  不开心?

  这种近乎被人架着刀在脖子上威胁的滋味,如果她还能开心得起来,那就真的是荒谬了。

  “嗯。”沉沉地发出一个字音,司禹霆收起了电话。

  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却直接杀到他这里来。

  慕深晴最近的战略方案还真是提起了他的兴趣,有那么几次他甚至完全猜不到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从烨庭出来的时候,他的情绪其实是紊乱的。

  结婚这么多年来,他都可以漠视她的一切,可为什么自从她提出离婚之后,一切的事情就像是偏离了原有的轨道,让他有种渐渐把控不住的无力感?

  这所有的一切,他都需要找出答案,至于离婚?

  见鬼的离婚,痴人说梦而已!

  …………

  慕深晴到了司桓集团的时候,车子在停车场足足呆了十五分钟,却始终没有见到司禹霆的身影。

  他该不会……不来吧?

  果然任性这种事情偶尔干干就好,毕竟潇洒的代名词就等于“脑抽”,最多只能爽一时。

  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慕深晴很想下车去前台询问,可司禹霆是司恒集团的总裁,如果能够凭她三言两语就闯进去的话,只怕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公司时间都还不够用了。

  犹豫着,她还是再次拨打了司禹霆的电话。

  “慕深晴,你的四十分钟过得可真慢。”难得的,司大少竟然一改常态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先发言了,只是这话嘛……唔,不满的意味很浓重哦。

  额际忍不住冒气了三条黑线,慕深晴真的很想吐槽,“我已经在你公司楼下了。”

  “怎么,自己不会进来,需要我到门口迎宾?”司禹霆慵懒散漫的语调,分明就是在膈应慕深晴。

  闻言,慕深晴顿时就语滞了。

  他也没说让她到了就直接上去呀!

  收起电话,慕深晴才从车上走了下来。

  果然就像司禹霆说的,他真的派人在大门这里等着。

  有点尴尬,因为她一时的粗线条,结果竟然是她让其他人在干等着她,亏她刚才还在嘀咕司禹霆没点魄力,连她都不敢见了。

  “慕小姐,这边请。”说话的人是司禹霆的助理,程阳。

  慕小姐?

  慕深晴微微一愕,随即却又很快地掩饰了下来。

  这不是很正常嘛,除了一些内部的家庭成员,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原来鼎鼎大名的司禹霆司大少竟然已经隐婚了这么多年。

  可是对于程阳来说,这是第一次总裁让女人到他的办公室去,所以下意识地他以为这个女人肯定跟司禹霆有不寻常的关系,说话的时候也格外的客气了三分。

  慕深晴没猜到司禹霆竟然会让她到办公室跟他谈,莫名的她还真的有些紧张了起来,毕竟这还确实是她第一次到他的办公室来。

  进门,让她感到惊讶的一点是,整个办公室竟然以冷硬的银灰色作为主调色,整个办公室并没有什么多余花哨且奢华的装饰,最先入目的一组办公洽谈的沙发,同样是银灰色的,然后便是他的办公区域,背后跟右手边两面墙壁都被格成了书柜,放着满满当当的书籍。

  在他的办公区域后面,慕深晴还看到了一扇门,想必就是他专属的休息间了。

  “看够了没?”司禹霆冷笑,他倒是不知道他的司太太竟然对他的办公室这么感兴趣。

  冷硬的嗓音打断了慕深晴的思绪,收回视线转而对上他的,她说:“吴伟勋是你让他去找我的吧?”

  单刀直入,就好像她来之前说的那样子,不会浪费他太多时间的。

  “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来找我?”司禹霆眸色一紧,看不出是喜是怒。

  不是为了这个事,难道他们之间还有其他事可以谈?

  慕深晴不解。

  当然了,这种话她才不会笨得直接就这么对司禹霆说出来,“虽然我不否认这一次我对洛清颖的处理态度确实带了一些私人情绪,但是就公事而言,我并不是过错的一方,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做呢?”

  从来没有试过的情况,她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然会站在司禹霆的办公室里因为洛清颖的事情跟他据理力争。

  “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件事的话,我想你不应该找我,直接跟吴伟勋挑白了说不就成了?”司禹霆兴致缺缺,显然没有兴趣跟慕深晴继续深入讨论这个话题。

  可是,慕深晴特意主动找他,也就只想谈这一件事。

  举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她说:“司禹霆,请你严肃一下这个问题好吗?”

  闻言,司禹霆原本敲打键盘那纤长的手指却顿时停了下来停顿在那儿,可眼睛却始终没有抬起来正眼看她一下。

  好像,这样自从他们结婚以后,他都不曾看过她现在这个样子,疾言厉色的根本就不像往日那种故意疏远的漠然,正确的来说,应该说自从有洛清颖之后,慕深晴便鲜少会在他的面前会这么生机盎然的。

  “你真的想跟我谈这个?”终于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面挪开,司禹霆沉沉地对她问。

  点了点头,慕深晴的态度再坚定不过了。

  “那好,”双手交托,司禹霆索性直接靠在椅背上面,完全一副放松的状态,“我肚子饿了没心思谈,你先去买份午餐上来吧,等我吃完再说。”

  买,买午餐?这是什么梗?

  慕深晴表示不能理解呀!

  可是看司大少的样子,只怕真的不是跟她在开玩笑的。

  犹豫着,慕深晴还是转身从司禹霆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看着她从办公室走出去的身影,司禹霆的眼神瞬间也黯沉了下去,“慕深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没错,吴伟勋是他派去的,所有的条件也是他亲自交代吴伟勋这么说的。

  可是就连他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知道他就是见不惯她看着他时脸上恨不得写上几个字,能够离他越远越好。

  她对着所有人都能够和颜悦色,唯独只有他像是见了什么恐怖的怪兽似的。

  所以,他逼她主动找上门来,可当他真正面对她的时候,却发现他还是无法正视她,更别提什么正常的交谈了。

  慕深晴驱车在司桓集团附近转了一圈,一般的小饭店她不敢进去,生怕待会带回去了还会被挑刺,最后挑了一间格调还算不错的店进去,可是等的时间也有些长,等她回到司禹霆的办公室时,已经是三十五分钟后的事情了。

  轻轻地敲了敲门,可却始终没有听到里面有任何的回应。

  没办法,慕深晴只能轻推开门走进去。

  只见司禹霆单手抵在太阳穴上,拄在桌上就那样子闭幕眼神。

  曾经设想过无数次他在工作时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可突然间就这么见着了,她反倒是呆愣住了。

  “愣在那里做什么,我说过肚子饿不想跟你谈事,还是说你想在这里多呆会儿?”司禹霆冷不防地抬眼,仿佛洞悉她的想法一般,就这么冷漠地看着她。

  面对他的讥讽,慕深晴已经懒得再多做解释,反正不管她做什么在司禹霆的眼底想必都是有另外的目的跟意义,就算她费尽口舌去解释他也只会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附近我不怎么熟悉,所以只能随便买了点。”将手上的袋子拎高给他瞥了一眼,随即她转身把刚才给司禹霆买的午餐全都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放在办公沙发的几子上,“那你赶紧吃了谈吧,反正你待会还要开会,我下午也还有事情要忙。”

  “有事要忙?”莫名的司禹霆想起了那天晚上跟她一起出现在烨庭的那个男人,冷睨了慕深晴一眼,他的声音又冷了三分,“一方面要跟我商量事情,一方面还要忙稳住新对象,是吗?”

  他意有所指。

  慕深晴听出来,可是他指的是什么事情,她就真的不知道了,什么新对象?

  皱着眉,她低问:“你说什么?”

  可在她这么问的时候,司禹霆却已经收起了刚才眼底深藏的那一抹不明的怒气,推开椅子他起身朝着慕深晴的方向走去。

  低头瞄了一眼她打包回来的四五个菜,基本都是按照他的口味来的。

  或许,她是真的对自己上了心的。

  只是那又怎样呢?

  不择手段抢来的这段婚姻,在看不到未来曙光之后又重新规划目标的女人,就算再怎么讨好,在他的眼中都已经是丑陋的。

  “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人站着监视。”才刚拿起筷子,司禹霆忽然抬头看着慕深晴,不着头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哦,”敛眸,她问:“那我先去外面坐一下,等你吃完了再……”

  “坐下!”

  错愕地看着司禹霆,慕深晴表示她的思维真的有点跟不上这位,他不是说不喜欢她看着他吃饭吗?

  可是,她都已经主动提出要先出去等着,不再他的跟前碍眼。

  就在她暗自猜测时,司禹霆非常难得竟然对她解释了,虽然话有些不是很悦耳,“你是不是很想要在我的公司里转一圈,最好闹得人尽皆知?”

  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攻婚为上:总裁请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攻婚为上:总裁请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