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他是谁?
诺妃雪2021-01-15 14:421,645

  秦墨寒将洛安宁放到床上之后,洛安宁便自动滚到被子里面蒙上了头。

  秦墨寒不悦地看了她一眼,手机铃声响起,秦墨寒拿起来,放在耳边,冷冷地“喂”了一声。

  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只见秦墨寒的眉头越皱越紧,突然,秦墨寒挂了电话,将手机随手装进了口袋里面,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秦墨寒不在家,可是洛安宁调查的大好时机,可惜她现在受伤了,根本下不了床,于是她只好把注意力放在了刘妈身上。

  刘妈好像是故意和她绕弯子,东拉西扯半天,全是秦墨寒小时候的事,谈了一下午,洛安宁也没有从刘妈的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整个下去,刘妈聊的全是秦墨寒小时候的事情。

  如何可爱,如何调皮。

  “那他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洛安宁不动声色地问。

  刘妈似乎愣了愣,脸上显出一副不自然的神色,这洛小姐太聪明了,“没,长大了之后就慢慢变得稳重了。”

  话是这样说,可洛安宁明显地感觉这其中事有蹊跷。

  “呀,不早了,洛小姐该吃晚饭了,我去厨房看看粥好了没有?”刘妈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了。

  不一会,刘妈就满面笑容地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白粥。

  “啊,又是粥啊。”洛安宁撒娇道,早晨和中午不是刚吃过吗?

  绕是洛安宁不挑食,吃了一天白粥也受不了啊。

  “这是少爷特意吩咐厨房做的。”刘妈假装没有看见洛安宁眼里的委屈,舀了一勺,吹了吹,便开始喂洛安宁。

  洛安宁只好张口咽下。

  不得不说,这白粥味道虽然清淡了些,却比一般的粥美味了许多。

  “多吃点,这粥还是药膳呢。”刘妈见洛安宁张嘴吃了,忍不住劝道。

  秦墨寒特意吩咐厨房将白粥做成药膳,这样不但补充了体力,还省去了喝药的麻烦。

  听到刘妈这样说,洛安宁愣了,即使见惯了山珍海味的她,也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把药膳做的如此美味的。

  更难得的是秦墨寒的心意,竟然惦记着她的身体。

  转念间,洛安宁又对秦墨寒的财富有了新的认识,家常的厨子都有如此本事,别墅的主人的财富岂是一般的奢华,怪不得婶婶他们不惜算计自己也要和秦氏攀上关系。

  吃完了粥,刘妈顾及到洛安宁还有伤,需要多休息,便嘱咐她好好养伤,便退下了。

  洛安宁也实在是有些累了,最近操心姐姐和父亲的事,她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因此一受伤,略一放松,便睡着了。

  晚上,洛安宁还在熟睡,卧室的门却悄悄地开了,一只缠满绷带的脚迈了进来,洛安宁迷迷糊糊的翻个身,没有醒。

  月光透过窗子投到洛安宁的脸上,衬得她的脸越发的白净灵犀。

  那人轻轻抚上她的脸,描摹她好看的唇角。

  洛安宁模糊地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抚摸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像是在擦拭一件最上等的瓷器,她不安分地摇了摇头。

  洛安宁缓缓地挣开了眼睛,借这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男人坐在她的床头,正用手抚摸着她的脸。

  “啊,你干什么?”

  洛安宁急忙双手撑着床坐起来,扯到了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的,她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往后撤了撤身子,这一撤,不小心又撞到了墙壁上,疼得她眼泪在不停的打转儿。

  睁开眼,男子正坐在床边拿着毛巾小心给自己擦脸,深更半夜的,就算有上次的经历,洛安宁仍是吓得不行。

  见洛安宁排斥,男子也没有停下自己手里的动作,而是拿着毛巾,欺身上前,小心地继续为洛安宁擦脸。

  “他又欺负你了是吗?”说着,男子心疼地看了一眼她受伤的手臂和脚踝。

  “啊,是……不是。”洛安宁先是愣愣地点了点头,又急忙摇头为秦墨寒辩解,这次的确是自己跑出去才受伤的。

  男子没有说话,为洛安宁擦干净脸之后,便小心的拉过她受伤的手臂,开始小心地给她换药。

  他的动作太过温柔,一时间竟然让安宁想起了自己的爸爸,以前自己不小心受伤的时候,爸爸也是这么温柔地给自己处理伤口,只不过爸爸还会数落她贪玩,不够小心。

  或许是因为他太过强势,或许是他身上的安宁,洛安宁竟然没有拒绝。

  男子换过药之后,又谨慎地给洛安宁包扎了一下,他的动作很轻柔,见他对自己没有恶意,洛安宁放松了警惕,不一会竟又沉沉地迷糊了起来。

  半睡半醒间,洛安宁恍惚听见男子的无奈,

  “他对你好吗?”

  和上次一样,洛安宁醒来之后,缠满绷带的男子已经不见踪影,阳光透过窗帘,却让洛安宁忍不住打个冷战。

  他是谁?他总是半夜出现在秦墨寒的别墅里,他和秦墨寒又是什么关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太霸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太霸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