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相谈不欢
诺妃雪2020-05-01 09:413,472

  “你多久没洗澡了?”秦墨寒突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一脸嫌弃地看着洛安宁。

  “啊?陈医生说要等伤口结痂了才能洗。”洛安宁故作委屈地说,好似自己不能配合秦墨寒,自己也十分不乐意。

  “明天让刘妈给你擦擦身子。”秦墨寒冷冷地说完,又拿毛巾擦了擦手,拿着自己的衣服便准备出去。

  “你不是不许刘妈跟我说话吗?”洛安宁有些负气地问道。

  “我给你洗。”秦墨寒目光微沉。

  秦墨寒抛下一句让人脸红的话,洛安宁还来不及拒绝,他便离开了。

  洛安宁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还真是让人受不了,不过如果是秦墨寒替她洗澡的话,她宁愿不洗。

  好在第二天来的是刘妈,身后还跟着几个佣人。

  一下来了这么多人,洛安宁还很疑惑。

  “洛小姐,我来替你擦擦身子吧。”刘妈一来便直接问道。

  洛安宁自己也想请刘妈简单为自己清理一下,她可不要等着秦墨寒来给自己洗。

  刘妈推来了轮椅,“洛小姐,来。”

  洛安宁伸出手,有了昨天的教训,洛安宁今天便不再想乱跟人说话,以免连累了别人。

  刘妈和一个佣人小心地将洛安宁扶到了轮椅上,其他人便开始收拾卧室,直接将整间房换了一遍。

  洛安宁记得房间每天都有人来打扫的,床单更是昨天才换过,今天又换。看来秦墨寒还真是有洁癖,他这是嫌弃自己吗?

  洛安宁想到了昨天晚上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突然觉得很解气。

  “刘妈,推我进去吧。”洛安宁笑意盈盈的开口。

  “好的。”刘妈应声答道,便推着洛安宁进了浴室。

  上一次是秦墨寒将洛安宁带进来的,似乎没怎么注意周围的摆设,这次跟刘妈进来,倒开始好好看看这里的摆设了。

  一副大大的个人写真挂在墙上,照片里的人看起来温润无害,根本不是自己平时见到的那副冷酷嗜血的模样,表情虽然淡淡的,却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甚至还让自己想起了自己的男朋友凌少宇。

  凌少宇那些交错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翻腾,一阵揪心的疼痛袭来,洛安宁痛的抓住自己的衣领,忍不的颤抖。

  “洛小姐,你怎么了?”

  刘妈正打算去叫陈医生,洛安宁却用受伤的手急急抓住了她,“刘妈,我没事。”

  洛安宁仰起苍白的小脸,眼睛里似乎还挂着还不及躲闪的泪珠,她却抬起头生生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那种人不值得自己掉眼泪。

  “刘妈,我没事,求你不要告诉少爷。”洛安宁红着眼睛对着刘妈低声祈求。

  “好,洛小姐是想家了吗?”洛安宁刚嫁过来,刘妈只能想到她是想家了。

  “嗯,也不知道我爸醒了没有?”洛安宁顺着刘妈的话说,“少爷最不喜欢我跟里人来往,所以你不要告诉他,那个,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洛安宁现在的身份是洛溪晨,她的父亲洛盛昌此刻正打理着父亲的公司,又怎来醒来一说,还好刘妈只是下人,对洛安宁的身份并不是很了解,因此也就没有怀疑,洛安宁现在太过伤心,以至于说漏了嘴,见刘妈没有注意到,洛安宁赶紧转移了话题。

  “这个啊,这是少爷接手公司之前拍的。”刘妈顺着洛安宁的视线望过去,满眼的满意。

  把自己的照片挂在浴室,这人是有多自恋,真的很难想象他这么冷酷的人也能有这么温润如玉的时候。

  见洛安宁眼里的疑惑,刘妈好心地解释道,“其实少爷以前就是这样的人,可是不久前突然换了性子,摘掉了以前所有的照片,这张大概是因为位置太隐蔽,少爷给忽视了。”

  刘妈笑着看着照片里的人,似乎是很想念秦墨寒以前的样子。

  “少爷其实很可怜,一个人管理公司,常常会忙到深夜,甚至是第二天才回来,简单洗漱下就睡了,饭也不按时吃。”刘妈说完,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看我,上了年纪话就多。”

  “刘妈,没事的,只是要小心一点,少爷他不许你们跟我讲话。”洛安宁略带委屈地说。

  刘妈对她宠溺的笑了下。

  “那管家都被辞了……”洛安宁犹豫着说道,眼中满含愧疚。

  都是她的错,不是她管家怎么可能会走。

  “具体我不清楚,反正不可能只是因为他跟你讲话就辞了他,少爷不是不讲理的人。”怕洛安宁内疚,刘妈一边给洛安宁擦着身子,一边说,“今天还是少爷特意吩咐我过来给你洗澡呢。”

  听到刘妈这样说,洛安宁虽然还很疑惑,但总感觉稍微好过了一点。

  提到秦墨寒,洛安宁想起来昨天晚上他那句“我给你洗。”

  洛安宁的脸又“腾”的红了。

  白皙的皮肤,在热水的氤氲里显得白里透红,像刚熟透的水蜜桃。

  她眨了眨眼,思考着,刘妈眼里的秦墨寒跟外界传闻的出入太大,虽然这几天与秦墨寒相处频繁,却还是对秦墨寒望而生畏。

  房间里的东西全换了一遍,干净整洁,空气清新。

  佣人们也已经纷纷出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刘妈,把门锁上,陪我说会话吧。”洛安宁觉得现在是打听姐姐消息的大好时机。

  有了前几次的经历,洛安宁不得不防着秦墨寒再中途进来。

  “不行,这是指纹锁,只有少爷能用。”刘妈为难地说。

  秦墨寒还用指纹锁……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吗?

  “刘妈,你坐。”既然这样,洛安宁只好自己暗暗留心,注意外面的动静。

  “这可使不得,我只是下人。”刘妈连忙摇头拒绝。

  洛安宁却坚持拉刘妈坐在床边,“看得出来,你是把整颗心都用来疼爱少爷的。”

  洛安宁拉着刘妈的手跟她话家常,一是别墅里能说得上话的人并不多,其他人也未必有刘妈在秦家待的时间长,二来秦墨寒对其他人冷血无情,对刘妈似乎有些不一样,因此找刘妈打听姐姐的事再合适不过了。

  “唉,小姐坐着,我站着就行。”刘妈尴尬的笑了笑,拒绝道。

  洛安宁却抓着她的手,真诚地说道:“刘妈,你人真好。”

  洛安宁从小便没了母亲,因此对刘妈也感觉很亲切,或许就是刘妈对秦墨寒这份疼爱才让秦墨寒待刘妈跟一般人不同吧。

  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优雅的钢琴师,手指有规律的跳动在琴块上,流露出欢快的音乐。

  “刘妈曾说过,少爷喜欢钢琴。”洛安宁试着从刘妈嘴里套出话来。

  却见刘妈神色一凛,看了洛安宁一眼,似乎在想从洛安宁的脸上看出什么。

  忽然刘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我一老婆子能知道些什么,我是刚从乡下过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刘妈没有给洛安宁开口的机会“洛小姐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去忙了。”

  询问的语气,却是没打算征求洛安宁的意见,说完,刘妈从洛安宁手里挣脱自己的胳膊,拉开门走了。

  原以为秦家的佣人都会对秦墨寒恨的不行,外界传闻秦墨寒嗜血残暴,秦家的佣人该对秦墨寒恨极才对,刘妈却对秦墨寒处处维护,他吩咐一句,她果然就不与自己说任何具体的话题了,怪不得秦墨寒让她跟自己说话。

  洛安宁还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呢?都怪自己伤了脚。

  秦墨寒已经打开门大步走了进来,他怀里抱着一摞厚厚的文件,进来也不说话,直接拉开办公的椅子。

  洛安宁这才注意到,原来他这卧室里还有张办公桌,想到刘妈的话,他工作是有多辛苦,连卧室都放上了办工桌。

  他一扫昨天的疲惫,此刻正神采奕奕地处理着文件。

  他背后的智能内透视窗外,是繁华的街市,红灯绿酒,另人迷乱,他的存在却犹如红尘中的一粒青子,超凡脱俗。

  “你来做什么?”愣神了片刻后,洛安宁问道。

  “想家?”秦墨寒不答反问,哪怕说着让人暖心的话,语气也依旧冷冷的。

  见她不语,秦墨寒顿了顿笔,“对么?”

  他头也不抬,还在文件上写着什么,洛安宁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听自己说话。

  “什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洛安宁感到很疑惑。

  “你不是需要人陪?需要有人聊天吗?我在这里,说吧。”秦墨寒的眼睛始终在盯着文件看。

  见洛安宁又不说话,秦墨寒明显有些不耐了,“说话!”

  “你,有你这样聊天的吗?”洛安宁有些无语的看着秦墨寒。

  “习惯了就好。”秦墨寒一边在文件上写了什么,一边答道。

  洛安宁瞪了瞪秦墨寒,不想说话。

  “我就是这样的,你要试着习惯。”秦墨寒说着,合上了一本处理好的文件。

  秦墨寒竟能一边处理着文件,一边跟自己聊天,还能两边都不耽误。

  “我为什么要试着习惯你?”洛安宁气呼呼地道,每天待在屋子里,她都给闷坏了。

  “因为我是你的丈夫,等我看完这些文件,我带你出去。”秦墨寒头都没抬。

  洛安宁怀疑他是不是会读心术,能看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不,他根本没看自己。

  “去哪?”洛安宁本能地问道。

  “医院。”秦墨寒不想过多解释。

  “啊,你都知道了?”洛安宁双眼不安的看着秦墨寒,双手不断的握紧,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没兴趣浪费时间,陈医生有事不在,今天去医院换药。”秦墨寒抬起头,看着洛安宁道,眼睛里面全是不屑,声音低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太霸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太霸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