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打脸楚凝微
沐颜.2019-10-31 03:104,227

  苏漫安微笑的扫过一眼台上,缓缓的扯起裙摆,姿态优雅的迈上台阶。

  手腕处一顿,苏漫安回头。

  靳炎脸色黑沉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的说:“苏漫雅你在搞什么,别给我上去丢人!”

  苏漫安轻轻的挣脱,嘴角的笑意依旧,斜撇了他一眼,转身姿态轻盈的迈上了台上。

  手缓缓的拿起旁边模特手里的那瓶香水,微微打量了一眼里面的成分。

  看向旁边笑得不怀好意的楚凝微,苏漫安轻轻抛下一句,“这瓶香水,孕妇不能用!”

  一语击破千石浪,台下观众一边唏嘘,媒体马上嗅到了搞事的气息,一个个目露八卦的光芒,全部整装以待。

  楚凝微听到这一句笑出声来,她抬起眸子不屑的瞟了苏漫安一眼,语气轻挑:“苏漫雅你别丢人好吗?这款香水可是已经通过认证了。”

  苏漫安沉着脸完全不想搭理她,蹙眉看着旁边的模特,红唇微启:“麻烦你去把这款香水的调香师给我请出来。”

  顾宇看见这边的乱糟糟的情况马上就赶了过来,他望向一边站着的司南殷,“怎么回事。”

  司南殷盯着台上,黑眸幽深,见人过来邪魅一笑,“你好像有麻烦了!”

  顾宇皱眉,“什么情况?”

  皮竹听到有人闹场子马上挽着袖子抄了根棍子就赶了出来,见到台上的人影时一愣,这背影……抬头四处看了一下,悄悄地把手里的棍子一丢,应该没人看到吧?

  确定没人看到之后,皮竹眉欢眼笑的冲上台一把拥住苏漫安,语气欣喜:“嘿,安宝贝你什么时候回国了?”

  苏漫安被人抱了一个猝不及手,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眉头一皱,双手推开他的胸膛,“皮竹?”

  皮竹扭捏着腰姿,一掌打上苏漫安的胸部,笑得荡漾:“哎呀,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安宝贝!”

  台下的司南殷早在苏漫安被抱住的时候,一张脸就可以滴出墨,他盯着台上那个不知死活的人,嗓音清冷:“台上那个,卸掉一只胳膊。”

  顾宇看着台上冷冷一哼:“这也能护短?你知不知道她损失了我多少钱!”

  司南殷冷眸微眯,拿着酒杯晃了晃,不屑的一笑,“这个产品要是真有问题,弄出了人命,后面有你亏的!”

  孕妇用的东西,本来就是非常慎重,如果因此造成肚子里胎儿的危险,其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可不是只有赔钱这么简单。

  想清楚厉害关系,顾宇脸色终于好转,他看着台上那个搔首弄姿的身影,“要是苏漫安能帮我解决这次事情,东城那块土地我让给你。”

  司南殷不言语,眸子依旧紧盯着台上,嘴角轻微的勾起一丝弧度。

  不远处的靳炎看到司南殷也在这边,眉头就不由皱了起来,视线再度看向台上的苏漫安,紧接着拿起手机就播了一个号,电话的那头很快就被接了起来。

  靳炎这才终于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又打量了台上一眼,才说:“没什么,我发现你和你妹妹还长的真相。”

  不等对方再多说几句,靳炎就立马挂了电话,看向楚凝微,见她一人在台上脸都已经笑僵了,不由觉得心疼,犹豫了片刻,到底没敢上去。

  他这位姨妹子,有实力又有势力,还是不要随便乱得罪的好。

  台上的苏漫安见着眼前这位许久未见的昔日损友,头都大了。

  皮竹以前一起同事的时候,她就知道他那自带坑逼的尿性,每次调香总是能少放一两味香精,坑的她反功无数次,这是这次的问题也太严重了。

  当下对着皮竹也没什么好脸色,苏漫安一把拽过还在搔首弄姿的人,把他拉到那端着香水的模特面前,语气微辣:“你这个麝香是怎么回事!”

  皮竹见苏漫安那严肃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捅了不小得篓子,赶紧把不正经的姿态收了起来,口气严肃:“我已经把麝香换成人工麝香了,并且用量只放了极少的一点。”

  苏漫安无语的抬头,走到那模特身旁拿过香水,对着皮竹脸上一喷,“自己闻!”

  皮竹擦了擦脸上的香液体,脸色一白。

  旁边的楚凝微早在听皮竹叫苏漫安名字的时候,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叫上来的女人其实是苏漫雅的同胞妹妹,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看着苏漫安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她就恨不得上前撕裂了那张脸。

  这一对姐妹都是臭婊-子!

  楚凝微大脑飞快的运转,不行,她不能就这么让苏漫安出尽风头。

  思忖片刻,楚凝微突的想到了什么,踩着高跟鞋连忙上前,笑着说:“苏小姐可能搞错了,我也是一名孕妇,并且已经用‘薰衣草的暗号’已经一个月,更本就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楚凝微得意的笑着,‘CM’在中国可谓算是一流的香水公司了,这个代言她还是求了靳炎好久。他才托关系搞到的,要是这次能帮‘CM’度过这次危机,说不定‘CM’为了表示感谢,以后的代言就全部交到她的手上。

  这么一想,楚凝微心里就更是生出一股气势,背都站的笔挺挺的,看着苏漫安的目光越发轻蔑。

  苏漫安听到楚凝微这句话一笑,拿着香水的瓶子,喷了一点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将手腕靠近,一股清香扑鼻而入,转身把香水放到模特端的盘子上,向楚凝微缓步走去。

  楚凝微被苏漫安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的背脊发凉,身子不由后退两步,“你……你……你想干什么。”

  苏漫安围着楚凝微转了一圈,眸子直视楚凝微,语气微缓:“你—说—谎。”

  楚凝微脸色一白,她不自在移开与苏漫安对视的目光,抓着话筒的手微微用力,否认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苏漫安往前走了两步,回眸往着楚凝微的眼睛,嘴角溢过一丝笑,“你根本就没用过‘薰衣草的暗语’这款香水,一次都没有,你身上只有洋甘菊护肤品的味道,以及玫瑰精华的洗发水。至于这款薰衣草,抱歉,我一点也没闻到。”

  楚凝微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可能……

  苏漫安看了一眼台下迫不及待拍照写报告的媒体,再看向台上充当背景的那副楚凝微代言的巨大海报。

  “楚小姐,不是我说,你既然接了这么大的一个代言广告,人家公司也把产品给了你,你不勤勤恳恳的用上来证明产品的安全性,就来这么代言,真的好吗?”

  楚凝微这么当众的被打脸,早就气得浑身颤抖,她牙齿磨得擦擦响,怒吼:“你骗人,我怎么可能一次都不用,里面有麝香,鬼才……”

  楚凝微马上意识到自己被苏漫安带了圈套,立马闭了嘴,一双眼睛愤恨的瞪着她!

  “哦!”苏漫安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你知道麝香孕妇不能用!”

  皮竹闻到那熏衣草香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问题出在了哪里,他快速的走进苏漫安,看着楚凝微的脸色也不太好。

  苏漫安回头,“知道问题在哪里了?”

  皮竹见着苏漫安的脸色才稍微好转,抓着苏漫安的一只胳膊,低声撒娇:“安宝贝你快帮人家解决好,不然人家会丢工作的!”

  这份工作可是他在中国香水公司找的薪水性价比最高的一份工作了,给钱多还不用干什么活,真丢了,他还上哪找去!

  顾宇见着在台上搔首弄姿笑的好不开心的皮竹,当下脸就沉了下来,怎么就没见他在他面前这么笑过!

  司南殷察觉到旁边好友的变化,斜睨了一眼,微微挑了下眉。

  苏漫安接过皮竹讨好送过来的纸巾,仔细的把手腕处的香水擦拭掉,叹了口气:“知道了。”

  谁让皮竹在法国的时候那么照顾她呢?

  人虽然基佬了点,但好歹还是善良,这么一副蠢萌的样子,到时候真的不知道会被哪匹恶狼拆骨入腹。

  台下的媒体没想到今天‘CM’竟然爆出了一个这么猛的料,当下一窝蜂全疯了,他们拼命的挤到台下高举着话筒,一时间摄像头的灯光全部打到了楚凝微的身上。

  “楚小姐,请问你对不使用产品就直接代言这个问题怎么想?”

  “楚小姐,请问你既然知道这个麝香成分孕妇不能用,为什么还选择继续代言?”

  ……

  楚凝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架势,当下人就吓傻在原地,看着不断靠近的媒体,她苍白着脸不断的退后,突然踩到了裙摆,摔在了地上。

  “凝微!”台下的靳炎看到楚凝微摔倒,当下雷厉风行跑上来抱起她,转身快步的往台下去。

  靳炎看着在自己怀里苍白着一张脸的楚凝微,心里自责,“凝微,你怎么样了!”

  楚凝微紧紧的抓着靳炎胸膛的衣服,肚子隐隐发痛,她大口喘着气“靳……靳炎,别放过她,别放过她!”

  一下以八卦著名的媒体,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见靳炎抱着楚凝微要往台下走,连忙一窝蜂堵住台阶口。

  “靳先生,请问你和楚凝微是什么关系!”

  “靳先生,你的太太不是苏家大小姐吗?你现在是不是出轨!”

  “让开!”靳炎抱着楚凝微神色疯狂的咆哮,媒体终于被吓到了,乖乖的让出一条路让他们离开。

  好歹也是靳家的少爷,谁敢随意得罪!

  站在台上的苏漫安还能听到楚凝微的哭声,见他们狼狈的离开,心里好不快活。

  楚凝微,原来你也只有这点招数。

  人群里的一个狗仔,看着台上的苏漫安神色疑惑,他越看越台上的人越觉得熟悉,突然灵光一闪,他抱着话筒马上奔向台上,摄像师紧随其后。

  “呼,呼……”小狗仔喘了口气,卖力的把话筒递到苏漫安跟前,一脸期待的问:“请问……请问你是苏漫安大师,苏家的小小姐吗?”

  苏漫安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能认她来的狗仔,当下跟着皮竹下台的脚步一顿,嘴唇扬起了一抹微笑,“我是。”

  听到苏漫安肯定的语气,准备散开的媒体,又一窝蜂的围了过来。

  那狗仔松口气,对于能认出苏家小小姐的事得意不已,他举着手里的话筒小心的问:“小小姐和楚小姐似乎结怨已久,是因为她破坏你姐姐的家庭吗?”

  苏漫安现在在心里面简直就想给这位狗仔点个赞。

  苏漫安深吸一口气,语气委屈:“没错,那个楚小姐之前抛弃我的姐夫出国,等我姐夫结婚几年之后,她没找到好的姘头,又找了回来,处心积虑逼迫我姐夫和我姐姐离婚,唉……”

  苏漫安故意停顿了一下,两个眼睛迅速的红起来,又说:“我姐姐伤心过度,从此不愿意再出门,那楚小姐又已经怀孕,可怜了我那只有九个月的小侄子了!”

  说道动人之处,黯然泪下,看的媒体都深感同表,愤然的拿笔咬牙,然后低头快速的在纸上写下楚凝微的罪状。

  深知苏漫安性格的皮竹,艰难的低头忍着笑意,在旁边简直想为她这精致的演技大声的喝彩。

  苏漫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拿起手上的香水,开始善后擦屁股。

  “其实呢,这个香水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人工麝香之所以叫做人工麝香,就是因为它是模仿麝香的成分调制的,只要再把用量减掉,香水也是很安全的,我只是气不过……”

  一家狗仔马上打断苏漫安的话,一心维护,目录支持,“苏小姐的话我们懂,我们不会把‘CM’乱写的,毕竟苏小姐的调香师资历证明也是很权威的。”

  苏漫安用手背揉揉眼睛,俏笑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为了表示对‘CM’的歉意,我打算现场调试一款香水送给‘CM’,希望他们能够接受。”

继续阅读:第24章 英冠楚楚的禽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鲜妻送上门:老公,么么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