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常青2018-08-28 16:063,079

  “带走!”警官满意的点点头,挥手让属下给陈墨带上手铐脚镣,推推搡搡的向远处走去。

  人群中忽然走出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的家伙,他将一个提包塞到警官的手中低笑道:“蔡警官,这次劳您大驾了,这是我们齐少爷的一点心意,还请蔡警官笑纳。”

  那蔡警官不动声色的拎着提包就走,西装革履的行贿者则瞪了眼两个贼人露出一脸狞厉的道:“你们两个废物,跟我来,看少爷怎麽教训你们!”两个贼人顿时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跟着那人消失在人群之中。

  史清眸那美妙悠扬的歌声中,谁也没注意到街道旁发生的这丑恶一幕,而史清眸的一曲终了,舞台上的气氛却忽然转变,瑰丽的光华和绚烂的烟花烘托出火热的气氛,而天使般的清眸小姐却迳自撕开那轻柔的白纱露出一身性感到极点的黑色紧身皮装,那惊人的曲线顿时吸引了千万人的视线,现场的尖叫声已经可以用狼哭鬼嚎来形容,而那天使般的史清眸却露出魔女般魅惑的微笑舞了起来,单只是那双笔直修长、纤细白皙的美腿就足以令人魂牵梦绕了。

  公主殿下,究竟是天使还是魔女呢?

  一间昏暗的囚室中,陈墨已经在这里被关了两天,据已经混熟的守卫透露陈墨知道自己的冤情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那齐少爷根本无需露面,对付陈墨这样的无名小卒就彷佛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陈墨也根本没得到任何申述的机会,恐怕即便进了法院也难以得到公正的裁决。

  拐骗儿童罪,对於当下这个时局而言不可饶恕,儿童是人类的未来和希望,很少有人有这个狗胆进行买卖,就算是齐少爷也不过是背地里操作来满足变态的淫慾。

  而陈墨一旦落上这个罪名恐怕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陈墨很是郁闷只是却并没恐惧,以他的能力和经验,寻找机会逃出这个囚室并非难事,只是他倒要看看这个初晴城是否还是当年那个团结一致的石头城,齐人福那个老流氓真的可以只手遮天?

  菲利普斯自断四指,自己则被封印了十八年而给地面城带来的那一缕阳光,究竟是带来了光明,还是带来了黑暗?

  “陈墨,有人要见你。”两个警卫打开囚室,粗暴的推搡着陈墨走向会客室。

  陈墨很是奇怪,自己近十九年后第一次回到初晴城,怎麽可能会有人认识自己?是齐少爷那夥人还是谁?他带着手铐脚镣不动声色的来到会客厅,却听到一声清脆悦耳的欢呼声,一个小女孩蹦跳着冲到自己面前笑眯眯的道:“怪蜀叔,小玉儿来看你啦。”

  竟是自己救下的小女孩,陈墨微笑着在女孩粉嘟嘟的小脸上揩了把油,抬头看去却见一对中年夫妇正站在那里。他向那个慷慨赠衣的大姐点头致意,再看一旁的中年男人时,却见那男人的眼睛正由小变大,脸上竟缓缓浮现出震惊莫名的表情。

  陈墨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自己又不是史清眸,被一个中年男人用这种目光盯着实在不自在,他笑了笑,道:“大姐,你们怎麽来了?”

  中年女人察觉到自己丈夫的模样很诡异,没好气的推搡了他一下道:“你发的哪门子呆,这小兄弟可是救了我们玉儿的恩人,你忘了我们来的目的麽?”

  那中年男人这才清醒过来,他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从怀中掏出证件递给警卫道:“我是初晴城第三预备战队的队长,我有事要单独询问这个犯人,还请你们回避一下。”

  警卫愣了愣,瞄了眼证件之后没敢去接只是立正道:“原来是郑大队长,恕属下有眼无珠,您请自便。”说着连忙拉着同伴退出门去并小心翼翼的将门关闭。

  初晴城内有三支顶级战队,其中的柱石战队和山魈战队中都是植入了人体引擎的火焰战士,而这第三预备战队则是由非火焰战士组成的战队,他们的数量要远超柱石和山魈战队,在战场上的作用便是为火焰战士提供一切有效而及时的支援。所以虽然单兵作战能力远不如前两位的官方战队,但是整体实力和地位却远超普通联邦军队。其队长的身分甚至要比警察局长还要高出半级,小小的警卫自然不敢怠慢。

  “华莲,你带着明玉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这小兄弟说。”中年男人对妻子沉声道。玉儿的母亲虽然一愣,但也知道丈夫如此郑重其事必然是发生了什麽重要的事,便向陈墨点头示意后拉着依依不舍的小玉儿走了出去。

  屋内顿时清静下来,那中年人凝视着陈墨忽然露出一丝戏谑的微笑,突兀的问道:“陈墨?你还认得我麽?”

  陈墨一愕,仔细打量这中年人果然觉得这人的模样似乎有些熟悉,又看了片刻陈墨也露出惊讶的表情,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郑明浩?”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稚嫩的面孔来,昔日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稚嫩守兵竟然已经是个女孩的父亲!虽然脸上已经带上沧桑的痕迹但五官明明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家伙啊!陈墨自从苏醒以来对於时间的流逝还并未真正有所体味,如今看着昔日的小弟竟然已经成为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那份白驹过隙的感觉顿时令他心生唏嘘之意。

  中年人果然露出真挚的微笑猛的扑上来抓住陈墨的双手笑道:“是我啊,想不到还能见到你!”郑明浩上下打量着陈墨露出困惑的表情,道:“快二十年了吧,你这家伙怎麽好像没有任何变化的样子?”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世界上鲜少有人知道昔日逆天少年的身分,自己便是那少数几人之一,原本以为陈墨和菲尔普斯王一起消失了,想不到十九年后再次相见,那少年身上竟没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

  陈墨苦笑着摇摇头,道:“还不是菲尔普斯那老鸟造的孽。”虽然他与郑明浩当年也不过只有一年的交情但却感情笃厚,十九年后重逢故友自然也是兴奋莫名。

  他很少有能倾诉的朋友,於是便将当年逆天成功之后的遭遇讲述了一遍,讲到恨处恨不得这就闯入母神基地看看那老鸟是否真的堕落,如果那厮还没有真的堕落自己就算当面啐他口唾沫也行啊,真的想要揍他一顿陈墨自忖还没这个本事。

  “对了,你小子现在倒也混得人模狗样了,还不快帮小爷找块魔石来,也省得我受齐人福那老流氓的恶气。”陈墨急切的道。

  郑明浩苦笑道:“你说得轻巧,今时可不同往日啊,云上云下各自扯开大旗结成了星空帝国和地球联邦,魔石那种不可再生资源可算得上是两大组织的心头肉了,再低等的魔石都被编码造册,别说是我,就算是城主也休想弄到一颗啊。况且现在云下人也掌握了新型人体引擎技术了,你这种外置式的人体引擎早过期了,你总不能让我弄死个火焰战士再开膛破肚把魔石挖出来吧?”

  陈墨也傻了眼,摸了摸左臂上那视若生命的人体引擎苦笑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麽?没有魔石我还玩个鸟?”他心中暗骂菲利普斯那老鸟,那厮捏碎自己那颗上等魔石的时候就好像捏死只虱子一样,怕自己反抗的话藏在一旁也好啊,非但让自己活活走回初晴城,此刻更是身陷囹圄!陈墨暗自祈祷那混蛋千万不要堕落,有朝一日自己找到魔石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那老混蛋!

  郑明浩沉吟半晌没有说话,他此时已不再是当年那稚嫩的守军,如今能熬到这个高位自然并非运气,只是帝国与联邦对魔石的严管程度要比自己所说得还要严格百倍,对於贩卖魔石的罪行更是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所以没有了买卖就没有了市场,就算再有钱的金主也不可能从黑市上获得魔石,所以即便以他的地位也不可能弄来哪怕是劣等的魔石给陈墨。只是片刻后郑明浩脸上忽然一亮,击掌笑道:“有了!”

  “快说!”陈墨忙不迭的道。

  郑明浩沉声道:“你记得黄泉之森吧,半年前黑铁战城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镍矿,谁知消息走露被星空帝国那些混蛋知道而抢夺了矿洞,於是这半年来黑铁战城带着我们这附近十几座地面城和星空帝国的狗崽子们打了个不亦乐乎。双方都各有损失,目前是星空帝国略占优势。你知道的,这样的战斗哪里能不死人?双方的火焰战士都有阵亡者,虽然绝大多数的魔石都被回收了,但是有些火焰战士在激战中过度深入黄泉之森,没人敢去里面给他们收屍,我想森林深处肯定有无主的魔石,你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