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常青2018-11-15 11:253,158

  在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人们忽然发现城内街道上有个披头散发的少年正如同孤魂野鬼般的游荡着。少年一头乱蓬蓬的长发,削瘦的面孔满是风尘之色,褴褛的衣衫几乎仅能遮羞,而少年却目光呆滞的左右逡巡着,似乎根本不在意周围人的好奇目光。

  “这……这还是石头城麽?”少年忽然冲到路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面前急切的问道。

  女人身旁的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躲在母亲的背后,不住声的啼哭,“怪蜀叔好可怕!”

  那女人虽然也是一惊,但显然因为以前经历的黑暗时代而心性沉稳,只是将女儿护在背后便柔声道:“小兄弟,这里是初晴城,不过在十九年前这里的确叫做石头城没错。”

  少年顿时泪眼纵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高举双手狂呼道:“苍天啊!大地啊!我陈墨终於活着回来啦!”说着他有些神经质的目光一凝,恶狠狠的道:“该死的老王八蛋,我也要把你封印个两百年!”随即他跳起身来又道:“大姐,菲尔普斯那个老……人家现在怎麽样了?”

  女人更是困惑,犹疑的打量了一番少年,微笑道:“小兄弟,你不是开玩笑吧?菲尔普斯王当年从这王隐山之巅拂袖而去之后便再也没在人间出现过啊,迄今为止王的踪迹还是个谜呢。”

  少年正是提前两年破冰而出的陈墨,只是菲尔普斯当年捏碎了魔石,所以可怜的少年没有了引擎的动力,只能从北极一路走了回来!

  这可并非距离长短的问题,要知道这一路之上几乎都是妖影重重,陈墨也不知道自己有几次九死一生的逃出生天,到现在踏上初晴城的土地他足足用了半年多时间!这半年多的艰辛如果换作他人恐怕早已崩溃,而即便是陈墨如今也有些要择人而噬的邪火了。

  再多走一个月,恐怕自己会成为没植入人体引擎却堕落的第一人吧!

  十八年的时间对陈墨而言如同弹指一挥间,果然如同菲尔普斯而言自己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体内的冰心诀却已经大成!陈墨随时能感应到胸口那一环冰冷的气息,那古井无波般的力量总是令自己的心搏频率低於每分钟五十下,但奇妙的是身体的爆发力似乎却更加强悍了,即便没有人体引擎的催化似乎也拥有摧枯拉朽的力量,这让陈墨对菲尔普斯的怨念稍稍减弱了三分。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拍拍陈墨的肩膀,那中年妇女从兜子中拽出一套衣服递了过来微笑道:“小兄弟,你的衣服太破烂了,这是我家男人的便装,刚从洗衣店拿回来的,你拿去穿吧。”

  很朴实的话却透着母性的温暖,陈墨心中颇为感动,也不客气便接了过来微笑道:“那就多谢大姐了。”

  那妇女也不等陈墨多说便笑着点点头,拉着女儿向远处走去。而小女孩却忽然挣开母亲的手跑了回来,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棒棒糖掰成两半,左右看了看最终决定把大的一半递给陈墨,然后绽开天真的笑脸道:“怪蜀叔,你饿了吧?这个给你。”说着蹦蹦跳跳的追向母亲,那妇女欣慰的拍拍女孩的脑袋便即走远。

  陈墨热泪盈眶,看着那天使般的母女呢喃道:“怪蜀叔以后一定要带着大大的棒棒糖来找你哦。”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麽,飞快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来,那照片上有个初生的婴儿正睁着如同星辰般璀璨的眼眸望着自己,那粉妆玉砌般的模样、吹弹的破的肌肤和柔和的金发令其更像是个小小的天使。陈墨的目光却充满邪恶,狞笑道:“小家伙,总有一天我要带着你的这张裸照来到你的面前,你就等着给你的老爹还债吧!”

  找个僻静的角落换上衣服,陈墨正要处理下自己蓬乱的长发却忽然感到眼角余光处似乎有个男人扛着个柔软的小东西匆匆而过,他心中一动连忙追出巷口,却见大街上熙熙攘攘,那人三两下便消失在人潮之间。仓促间只能确认那人肩头上扛着的应该是个小小的人儿,却总是令陈墨觉得有些眼熟。

  他皱皱眉,心里愈发有种不对的感觉。他常年在妖族的领域穿梭,这梦魇般的半年来更是穿越了千万里妖族的领地!那种在九死一生中历练出来的直觉总是令他转危为安,这令他相信直觉更甚於自己的双眼。

  目光轻转,陈墨忽然在不远处发现半块彩色的棒棒糖,他连忙抢过去将其拾起与自己的那一块对比,却正严丝合缝!陈墨心中暗自咒骂,那小女孩显然已经丧失意识,显然是遇到了人口贩子了!

  陈墨毫不犹豫的向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猛冲了过去,凭藉着惊人的判断力和直觉,再加上陈墨反应迅速,总算在片刻后终於再次发现了那人的踪影。那人正在人群中快步急行,却是朝着城中心的方向赶去。

  陈墨目光中掠过一丝冰冷,却不急於立刻擒下那混蛋,他断定那人必定还有同夥,却不知道还有多少幼儿被他们囚禁,既然这事被自己发现就决不能袖手旁观,不把这伙混蛋一网打尽却又不知日后还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惨剧发生。

  就这样他不即不离的吊在那人的身后,曲曲折折的追踪了数千米之后终於来到一座小型宾馆外。

  随着那人进入宾馆,却见他扛着丧失意识的小女孩迳自进入了一间房间。陈墨悄无声息的伏在门前偷听,却听见里面果然有两个成年男子的声音,其中一个应该是刚刚进去的那个家伙,正气喘吁吁的抱怨道:“他妈的,终於凑齐五个了,最后这个小家伙模样挺周正的,齐少爷应该会满意吧。”

  “嗯,的确还不错,齐少爷今晚就要验货呢,还好我们在最后时刻能够完成,嘿嘿,又是一笔好买卖啊!”另一个声音响起。

  “啧啧,齐少爷也真是变态,竟喜欢这种调调,要是我说还是窑子里的那些婊子有味道啊,今晚拿到钱之后我们兄弟明天就去快活如何?”

  “小声点你这个笨蛋,要是被齐少爷听到你我性命不保啊。”

  “你这家伙也太胆小了吧,齐少爷怎麽可能来这种小地方。”

  里面两人正为即将到手的钱财而沾沾自喜时,却忽然听到阵阵柔和的敲门声,一把盛气凌人的声音道:“里面的两个混蛋,齐少爷也是你们能议论的麽?赶快给小爷开门!齐少爷等不及了,要立刻验货!”

  两个贼人都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之下却感觉门外那人的口气委实像极了齐少爷的狗腿子,於是连忙涎皮赖脸的打开了门,却见门外正站着一个衣装简朴面目清秀的少年,那少年面容平和却有种狂傲之色,满头杂乱的长发在那两人看起来也有种不羁的风采,根本没怀疑他的身分。一直被陈墨尾随的贼人涎着脸谄媚道:“小哥您来啦,刚才是我们兄弟胡说八道,今晚拿到钱之后一定有小哥您的一份,还请口下留情啊。”

  陈墨堂而皇之的走入房内,随手将门关上,大剌剌的道:“人呢?”

  两个贼人连忙从内室陆续抱出五个女孩子来,陈墨瞥了眼,那小女孩正在其中。陈墨的目光中顿时掠过一丝厉色,这两个家伙比人贩子还要卑劣,竟是为那什麽齐少爷搜罗少女以满足其淫慾!

  想不到昔日的石头城,今日的初晴城里还有这种丧心病狂的混蛋。他若无其事的来到五个女孩的面前,随即转过身来忽然露出淡淡的微笑道:“光天化日之下诱拐未成年少女,你们两个难道不怕被天打雷劈麽?”

  两贼莫名惊诧,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总归不算太笨的醒悟过来,两人同时大怒吼道:“你是谁!”

  “你们可以叫我怪蜀叔!”陈墨冷笑,随即猛的便扑向了两个强壮的混蛋。虽然没有人体引擎,虽然没有黄金龙王气,但是对付两个普通人对於陈墨而言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那两个贼人本想反抗,但陈墨那一刻的攻击实在是令他们大惊失色,他们就感觉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个人类而是个强悍的妖兽!一股冰冷而强烈的气息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令两个贼人感到浑身麻痹根本难以动弹,下一秒他们便感觉双臂剧痛竟是被陈墨三两下折断了胳膊!两人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随即又被狠狠的踢倒在地只剩下呻吟的份。

  陈墨蹲在两人面前,冷笑道:“你们所说得齐少爷是谁?”

  一个贼人强忍着疼痛颤声道:“你连齐少爷都不知道?那可是初晴城内第一家族齐家的少爷!是老龙王齐爷的独生儿子!看你应该不是初晴城的人,伤了我们无妨,不要坏了齐少爷的好事,否则恐怕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他色厉内荏的威胁着,却发现面前的少年脸上连一丝担忧都欠奉,於是声音也自慢慢的弱了下去,脸上重新换上一副乞怜的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