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搜身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18

  谢老夫人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谢菀怕不是个丧门星吧,走哪儿哪儿出事儿?即便是去祠堂里面壁反省居然还能将祠堂差点儿烧了去,如今又死了人,连祖宗也跟着遭受这般羞辱。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谢老夫人声音沉了下来,那两个看守祠堂的婆子早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谢菀却是用帕子捂着唇大哭了出来:“祖母,菀儿断然活不成了的,昨天晚上菀儿跪在了祖宗牌位前,潜心忏悔,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却不想这张五哥狼子野心,居然闯进了祠堂拿出了袖子里藏着的毒蛇要杀了菀儿!还说是二姐致使他的!二姐姐上一次因为江世子毁了她的容,她便迁怒到了菀儿的身上,这一次便要菀儿死!!”

  “谢菀!你血口喷人!敏儿心底良善,怎么会去派人害你?”秦氏顿时心惊肉跳了起来,她忙点着谢菀的鼻子骂了出来,“说不定还是你和张五哥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事情呢!如今人死在了祠堂里,谁知道你们晚上做了些什么?”

  秦氏也是急眼了去,说出来的话自然难听得很,带着几分口无遮拦。

  即便是老夫人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秦氏莫不是疯了不成?谢菀纵然再不堪那也是谢家的三小姐,怎么可能和一个不入流的下人勾结在了一起?

  谢菀唇角微翘带着几分冷冽道:“二姨娘你这么急着往我身上泼脏水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你比我心里清楚!”

  秦氏脸色微微一变咬着牙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们自己做过什么,为什么人死了,你自己清楚才对啊!关敏儿什么事情?”

  “都闭嘴!”谢长平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一大早被这群女子吵得着实的头痛,他心头也是震怒异常。

  谢家祠堂里列祖列宗的脸也都被这些人给丢光了去,他眸色一冷定定看着面前给谢家带来灾难的谢菀,声音中多了几分冷冽冰霜缓缓道:“你这个孽子!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实招来!若是这一次再犯了什么错儿,你便不是我谢家的女儿,乘早撵出去罢了!”

  谢菀心头一阵阵觉得寒凉,不管她做了什么,在自己父亲的眼底永远是那个丧门星,谢家的灾星!

  谢菀眸色微微一愣笑了出来:“女儿也知道自己给谢家带来了霉运,女儿只是担心谢府没有孩子能送到王家去配冥婚,到时候还不是爹爹的麻烦?”

  “你……”谢长平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曾想之前一直没有太多关注过的这个庶女居然变得这么凌厉了,若不是之前答应了王家那件事情,他现在真的厌恶这个女儿厌恶到了极点,早该将她一出生就丢弃或者弄死了的。

  谢菀缓缓扫视了四周一眼高声道:“菀儿之所以敢说是二姐害我便是有证据的,否则怎敢随便编排人?二姐姐不知道哪儿去了?可否请来对峙?”

  秦氏忙道:“你这个小贱人,你将敏儿害的那么惨!你还有脸请她来?!”

  谢菀冷笑道:“二姨娘,您是不是老糊涂了的,二姐可是谢府二小姐,轮得着你一个做姨娘的出头,还左一个敏儿右一个敏儿,连一声二小姐也不喊了吗?”

  秦氏顿时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老夫人和大夫人倒是不敢说话了。

  谢菀随即看向了老夫人道:“祖母,您一向将谢家的名声看作是自己的命,如今咱家祖宗祠堂都能有屑小随意进出,还出现了这种污了祖宗牌位的事情。菀儿的命固然不重要,菀儿的名声也固然不重要,但是您不能不看着祖宗待着的地方被这些人弄到了此种地步吧?”

  谢菀的话像刀子一样一刀刀的割在了老夫人的心上,老夫人浑浊的眼眸一点点的眯了起来。

  “你既然有证据便说出来罢了!若是信口雌黄一样受罚!”

  谢菀眸色一闪点着院子里张五哥的尸体道:“既然二姨娘怀疑张五哥与我有染,那便从死人身上找找证据!派人搜一搜他身上的东西,兴许能有几分蛛丝马迹!”

  谢长平猛地挥起手:“搜!”

  两个小厮忙将张五哥的尸体外面挡了一层帐幔,毕竟四周都是府里头的小姐们,这样脱光了衣服去搜也是不太妥当。

  不多时两个小厮将张五哥身上的零碎东西搜了出来放在了一个盘子里端到了谢长平的面前,谢长平等人定睛一看顿时微微愣怔在了那里,随后却是一点点的愤怒了起来。

  木盘子里放着一个普通的香囊也不知道是哪个姑娘绣的,不过香囊上面的一个字儿却是让人猜出了端倪,看着的一个月字儿。随后还有几块儿散碎银子,不过最惹人瞩目的便是三张数额很大的银票,还有一个水粉色的肚兜,肚兜上赫然绣着碧月的闺名。

  秦氏一看那银票便是向后退了一步,不想这张五哥也是个坏坯子,居然藏着女儿家的肚兜。若只是一块儿绣着月字儿的香囊倒也罢了,府里头名字带月字儿的未必只有碧月一个人,不还有谢菀如今身边的明月嘛!可是这肚兜着实的打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谢菀冷冷道:“这个女儿家的东西想必各位都晓得了吧?只是没想到二姐身边的碧月姑娘也是这般的有意思!”

  谢长平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谢菀继续道:“祖母,父亲,女儿倒是有一件事情不明了。张五哥也就是给咱们谢府种树养花儿的小花匠罢了,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银子?”

  谢长平冷冷道:“来人!去查!这几日张五哥去了哪里?”

  谢菀的心头随着父亲的这句话,倒是一点点的落了下来,她刚才赌了一把。

  上一世,这位张五哥便是个花花肠子,因为长相俊秀倒也是在内宅里传出了不少的绯闻,而且此人好酒,喝醉了后便胡言乱语,甚至与女子云雨之后保存对方肚兜的事儿也常做,后来还和王家的一个孀居已久的小妾爆出了这种事儿,差点儿被王家二少爷王宣打死了去。

  故而谢菀料定张五哥身上有东西,果然不多时便有小厮来报说张五哥这几日在天桥的杂耍艺人那边有接触,只是之前和张五哥有联系的耍蛇的艺人却是寻不到了。

继续阅读:037 不了了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