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请家法
小沙子2019-09-30 14:232,493

  谢菀怔怔看着面前赵祯递过来的玉佩,羊脂玉雕刻而成,雕刻着的螭纹显示出了玉佩主人尊贵的身份,当年谢钰就是根据这玉佩上的螭纹判断出了玉佩非同凡响,随后将她救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话儿套了出来。

  谢菀那个时候天真的很,以为一向温雅和煦的长姐是真心为了她好,当时她也是有几分慌乱的。

  毕竟私自和一个外男在外面几乎待了一个晚上,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她这样的在谢府里头无权无势的庶女怕是连自己的小命也护不住的,甚至可能被谢家人送到了桃花庵里去。

  从小嬷嬷们就说过桃花庵那个地方不是人待着的地方,那里住着的女人都是坏女人。

  当初谢钰说这玉佩戴在她谢菀身上就是个招来祸患的物件儿,不若放到了她听雨轩,她好得是云州谢家的嫡长女,还没有人敢搜她的听雨轩。

  谢钰保证这件事情,她会带进了棺材里也不说出去,让谢菀放心好了。

  谢菀想到这里不禁心头苦涩的厉害,可不是这件事情长姐谢钰一定会带进棺材里也不会告诉九皇子救了他的另有其人。

  那个时候自己也是个傻的,她居然还跪下来给长姐磕头谢恩,只是后来自己被谢珍害死的时候,她现在明白那个时候的谢钰是故意的。

  谢钰故意劝说父亲让心思歹毒的谢珍嫁进了王家,大概早就存着借刀杀人的心思了吧?

  呵!这一次怕是不能让这些人如愿了去。

  九皇子赵祯高高抬起拿着玉佩的手因为在半空中停留的时间有些长倒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俊美的脸上掠过一抹狐疑,不晓得眼前的女子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忍着伤口传来的一阵阵的锐痛缓缓道:“在下唐突了姑娘还请姑娘海涵,只是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这块儿玉佩还请姑娘收下,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这块儿姑娘拿着这块儿玉佩去京都找在下,不管什么事情在下都会帮着姑娘办!”

  谢菀心头一顿,却是缓缓抬起手将赵祯拿着玉佩的手压了下去,整个身体倒是凑到了赵祯的面前道:“公子言重了,这块儿玉佩是公子的贴身之物,我不能收。”

  赵祯顿时愣怔了一下,这般天下的富贵和承诺这个女子倒是拒绝的这般干脆?要知道他可是天家贵胄,他给出的承诺岂是那种一般的承诺?

  只是赵祯刚要说什么却不想谢菀缓缓俯身看向了他淡淡笑道:“公子若是想要报恩,不必给我什么玉佩,只记得我是云州谢家的三小姐谢菀,还有一定要记得我这张脸长得什么样儿,别被人骗了去!”

  谢菀淡淡一笑,缓缓起身却是冲赵祯福了福笑道:“公子安静养伤,想必很快有人会来救公子的,不过我希望公子不要把麻烦惹到了我这处院子里来,想必公子能体谅小女子一二。小女子也仅仅是个云州谢家小小的庶女!公子保重!”

  她转身离开了暖阁,此时暖阁窗外的已经是漆黑一片,床头案几上的一盏小巧的琉璃灯晕染出淡淡的光晕。

  赵祯微微抬起了手,看向了手中捏着的玉佩,那个姑娘实在是太过有趣了。

  他自幼生长在宫中,见识了太多的美人,只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女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奇特的女子。

  他微微垂眸将手中的玉佩捏紧,袖长的睫毛微微轻颤遮挡住了眼底的一抹碎碎的笑意。

  这玉佩,他终有一天一定要送出去的!

  谢菀这边坐进了张泉备好的马车里,张泉得了谢菀的提拔自然是亲自驾车准备将谢三小姐送回到谢府。

  春梅也是有几分紧张,从早上大清早出来,现在已经到了大半夜的时候了吧,不知道谢府那里是个什么情形?

  不多时马车停在了谢府的西侧门,西侧门平日里主要是那些府里头的花匠,送菜的,或者在谢府里头做杂役夜晚不能在府里过夜的人进出的门。

  守着门的小厮已经被谢菀之前命春梅打点过了,自然是将谢菀迎了进去。

  春梅扶着谢菀走进门口的时候低声道:“钱大哥,不知道这一天儿府里头可有什么事情?”

  那人低声笑道:“这外院是没什么事情的,也就是大少爷今儿带着人去了王家,想要邀请江公子吃酒,不过回来后却是有些不高兴罚了两个小厮,打的不轻!”

  谢菀眸色一动,唇角微翘渗出一抹嘲讽来,上一次的那件事情后,江倚天躲着谢家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再高看自己哥哥一眼?

  她是看不上哥哥谢昀的做法的,如今朝廷用人之际,不是去钻研学问真正儿做出一些事情来,却是一门心思的钻营,到头来即便是得了富贵又能有几个人瞧得上他?

  “春梅,回冷月阁吧!”

  一个看门的小厮哪里能得知内院的事情,此番在此耽搁不得。

  主仆二人沿着后花园那片林间小路刚走到了冷月阁的院子外面,顿时二人的脚步同时停了下来。

  “小姐?”春梅忙下意识的要将自家主子护在身后。

  此番冷月阁的院子外面站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粗使婆子,为首的便是脸上笑容有几分古怪的张妈。

  张妈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之前和谢菀有几分过节,此番更是带着几分得意道:“三小姐回来了?”

  谢菀微微闭了闭眼眸,果然这一遭是逃不出去的,她的冷月阁这是被人暗中监视上了。

  若是今天能早些回来倒也是罢了,偏生路上遇到了赵祯,这事儿怕是不能善终了。

  她缓缓抬手将挡在面前的春梅拉到了身后,随后一步步朝着张妈走了过去,也不在乎她阴阳怪气的声音,大步走进了院子里。

  谢菀刚走进了院子便看到了地上被打得浑身是血的明月,顿时藏在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头。

  她忙疾步走了过去,却看到明月后背几乎被带着尖刺的板子打烂了去,血肉都翻了出来,她脸色苍白的厉害,蜷缩在地上一阵阵的发抖。

  被谢菀扶在了怀中,只是虚弱的看了她一眼便晕了过去。

  谢菀猛地抬眸看向了门口,正堂的门口敞开着,老夫人一脸冷冽的坐在了正位上,谢夫人陪坐在一边,脸上看不出喜怒。

  坐在另一边的谢长平谢老爷也是额头上的青筋突起,眸色冷得厉害,谢昀则是站在父亲的身后,眼神阴沉。

  幸灾乐祸的三夫人坐在了下手位,四夫人一脸的凝重也不看谢菀,几个姐妹提心吊胆的站在了后面,谢冰看到谢菀刚要上前被四夫人一把拽到了身后。

  谢钰淡淡看向了谢菀,眸色间微微晕染着一抹冷冽,谢珍则是等着看谢菀的好戏。

  一个世家女子,夜半出去还私会情郎,呵呵,这一次谢菀若是进不了桃花庵便是她老天爷眼瞎了去。

  谢长平看着谢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来人!请家法!我谢家没有这等不要脸的子弟!给我狠狠打!”

继续阅读:050 暴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