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讨要琴谱
小沙子2019-09-30 14:232,385

  谢钰抿了一口茶看着谢珍轻轻一笑道:“大哥这一次也随同茗安公主一起回来,这一次王家的宴会倒是要好好准备,前些日子王管家带回来一些南珠正好分给妹妹们添妆润色。”

  谢珍等人忙道谢,不想一直对谢菀冷眼鄙视的二小姐谢敏笑道:“小妹多谢长姐了,不过听闻这次王家的宴会虽然规模极大,可是云州地界儿想要参加的世家小姐实在是太多了,每个府里头的倒是不能全去。”

  谢钰点了点头道:“二妹说的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王家不比其他人家,讲究的是门面,岂能是说去就去的。届时乱哄哄的,岂不惹人笑话。”

  谢珍神色一阵紧张,自己是谢家三房出身,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机会呢?

  “小妹觉得平日里王家与谢家自然是走得近一些,应该是都能去的吧?”

  “五妹这一次想必猜错了吧?王家虽然对谢家照顾颇多,可是这一次却是不同的,那么多公卿大族的子弟赴宴,岂是那些不入流的下三滥也能去的?”

  谢珍脸色一红,随即心头有些恼恨。自己虽然是三房出来的女子,可是你谢敏又是个什么东西。虽说是在府里头大夫人身边长大,到底还是个庶出的。

  不过谢敏这话倒是更多针对谢菀说的,只是谢菀至始至终都不在意这些,静静的坐在一边小口的吃着挖成梅花形状的凤梨果肉。

  谢钰在姐妹们之间争论的时候向来是温雅旁观,心头却是喜欢这样的局面。这些庶出的妹妹们越是争锋相对,越是需要依靠她这个长姐出面调停,素来谢家嫡长女好名声便是这样传出来的。

  “罢了,你们也不必争了,”谢钰脸色整肃了几分,摆出了长姐该有的态度道,“父亲说这一次谢家只能带三个女儿去,大哥到时候会同去照应。”

  三个?谢珍眉眼间的娇憨再也装不下去了,只能带三个吗?自然是大房这几个女儿的份儿。

  谢钰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转过头来看着谢菀道:“听闻三妹抚琴抚得极好?”

  谢菀眉眼一动,谢钰这绝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抚琴?怕是惦记着她的琴谱吧?

  “长姐谬赞了,最近一直生着病,琴艺倒也是生疏了许多。”

  “三妹谦虚了,前些儿日子听闻三妹弹了一首好听的曲子,叫什么《丽人歌》?”

  谢珍猛地一顿,自己昨儿刚同三姐讨要这首曲子的曲谱,原本今早想去冷月阁讨过来,不想长姐将她们几个请到了听雨轩。

  她还想着等一会儿顺道去冷月阁将琴谱拿过来,不想长姐突然问了起来,忙转头看向了谢菀。却看到对方黑漆漆的眸子里也是晃过了讶异之色,心头顿觉不妙。

  谢珍猛地想到定是大夫人派到了谢菀身边的两个丫头搞的鬼,自己昨儿刚讨要琴谱,谢菀说是要吩咐屋子里的丫头找一找,今儿长姐就知道了。

  她越想越不是滋味,长姐已经在这谢家占着独一份儿的了,如今还要与自己这样庶出的妹妹争个长短来。

  谢菀脸上诧异的表情一晃而过,忙笑道:“这首《丽人歌》确实是四姨娘留下来的东西。”

  谢钰脸上一喜,这一次王家的宴会她定要拔得头筹,为自己谋一份绝佳的姻缘。在这云州地界儿,说起抚琴她谢钰可是在世家小姐中最富盛名的。

  从小母亲便请来了京城裴家的乐师亲自教导,谢钰知道自己这一次能否抓住京城来的那些世家子弟的眼睛便在此一举了。

  丽人歌这首曲子绝对是锦上添花,谢钰知道谢菀在谢府中的地位,她能这样好言好语与她讨要已经是给了她极大的面子了。

  “既然如此,三妹能不能拿来一观呢?听闻这首丽人歌早已经失传了很多年,而且是难得的琴谱。我们姐妹们一起看看也是好的。”

  谢菀哪里听不出来谢钰的意思,随即扫了一眼笑得有些僵硬的谢珍缓缓道:“长姐……”

  “哦?”谢钰脸色一沉,“三妹有什么不妥吗?”

  “倒也不是,只是,”谢菀又扫了一眼谢珍,似乎有难言之隐。

  谢钰将视线落在了谢珍的脸上,谢珍知道此番不说也不行了。她本来不想让别的人知道自己偷偷要琴谱的事情,这不是表明自己要同谢钰一争高低吗?

  “长姐,昨儿小妹与三姐偶遇,三姐说起了琴谱的事情,小妹一时间好奇便想要同三姐借来看几天便还的。既然今儿长姐也要看,我们几个正好一起参验这琴谱的奥妙之处如何?”

  谢钰眼底的冷意渐渐消退了下去,没想到这个素来讨巧的五妹居然想同自己在宴会上较量琴技,也实在自不量力。

  谢菀知道一粒猜忌的种子算是在长姐和五妹之间种下了,她要的便是这个结果。说起来谢家这些女儿里头,谢敏虽然恶毒却是被人当剑使。

  四妹谢冰是个超然的,自然不会争这些长短,只有这个五妹心思缜密,手腕狠辣,笑意嫣然之间便能让人万劫不复。心机之深绝对是堪比长姐谢钰的。

  谢菀欠了欠身子道:“既然如此,我这便吩咐春梅回去将丽人歌的琴谱拿过来。”

  谢钰点了点头,虽然谢珍说的是共同参验,可她才不会真的与众人参验什么。要是谢菀,更不可能放在她的眼里,她算个什么东西,想来王家的宴会哪里有她的份儿?

  又坐了一阵儿,众人都散了去。

  谢菀带着长姐送的南珠出了听雨轩,谢珍心头不快到底脸上的面具装不下去,冷冷淡淡同谢菀打了一声招呼扭头便离开了。

  谢菀唇角一冷,抬眸看着听雨轩外面被翠竹掩映的小径,心头竟然生出了几分快意。

  她刚拐过小径,便在莲花池边看到了孑然而立的四妹谢冰,着一袭白色纱裙,素净得很。就像莲池中的玉莲,高洁又孤独。

  谢冰此番一定又在想那个人了吧?上一世,谢冰在一次上香途中喜欢上了云州一个庶族出身的子弟。

  那个人是依附与王家的属官之子卢明,后来依着王家的势力谋了一份军职。谢冰嫁给他也算是下嫁了,成亲后谢冰将谢家二房所有的财产都给了此人。

  没几年那人渐渐实力雄厚,又善于钻营,得了一个机会跟随了当朝权贵魏相。机缘巧合之下领命戍边还做了副将,后来扶摇直上,却在归家的时候另娶了京城魏相的千金。

  自己这个冰清玉洁,苦守多年又心高气傲的四妹哪里忍得下这等羞辱,硬生生自焚而亡。

  谢菀看着那抹清冷的背影觉得心疼,也不再顾及什么了,这一次她定要保下这个面冷心热的妹妹。

继续阅读:007 宁拆一门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