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忠仆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57

  春梅可受不起谢菀亲自服侍她忙要站起来却被谢菀一把抓着手拽在了椅子上,她看着春梅腿上的伤口,眉头狠狠蹙了起来。

  只见春梅腿上那条被石头尖儿划破的伤口比她想的还要严重一些,伤口肿得很厉害,皮肉外翻,深可见骨。

  谢菀狠狠吸了一口气,眼底有些湿润,她记得上一世也是这个丫头为了保护她腿上受了伤,以后每到冬季的时候都会疼痛难忍。

  还记得那个时候谢珍嫁进了王府不到一个月便想着法儿将她这个大房的遗孀弄出正院去,她因为想要住进王家的正院子,便在一次府里头王家二少爷举办一个宴会宴请宾客的时候,买通了外面的一个市井混混潜伏进了她的院子。

  那个混混看到谢菀的长相后,更是心生邪恶,便要玷污谢菀,若不是春梅拼了命护着她她那一次怕是被谢珍活活逼死了去。

  春梅被那个人差点儿用刀子将腿斩断了,也是留了很深的伤口,后来她还是被谢珍污蔑与外男私通被撵出了院子,后来她们被赶到了偏院。

  只是王家家主早些年赣南剿匪死于行军路上,后来王夫人也病死了去,只留了一下个男孩儿便是王充,二少爷是妾室所生速来被王老夫人不喜。

  不过二少爷也争气,后来成了王家的家主,甚至还是三皇子的人,三皇子最后关头扶持九皇子上位,王家自然是大富大贵,想来谢珍的诰命夫人跑不了。

  只是王家嫡长子也就是自己的那个病痨夫君死得早,王老夫人也是难过至极哪里能看顾得了她这个配了冥婚嫁过去的王家大少奶奶。

  那年冬季,谢珍主持了王家的中馈,处处克扣她的生活费用,日子越发的难熬了起来,尤其是冬天她和春梅的手都生了冻疮,春梅腿上的伤口始终好不了,每天晚上痛的大哭。

  想到此处谢菀的手狠狠一颤,眸色间带着几分清绝和冷冽,这一世,她要她的春梅再不受这般钻心入骨的痛楚。

  “春梅,谢谢你!”谢菀低声道。

  “主子折杀奴婢了,奴婢也是个笨拙的,总是给主子添麻烦,是奴婢没用……”春梅听了谢菀的这一声道谢,倒是狠狠吓了一跳。

  “春梅,”谢菀给春梅上好了药缓缓起身看着她笑了出来,“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其实奴婢受了罪不是奴婢无能,是我这个做主子的无能,不过以后再也不会了。”

  “主子……”春梅的唇微微哆嗦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儿,这辈子可以修来这么好的一个主子。

  当年她老家遭灾,她爹将她卖进了谢家,她从小就跟着三小姐生活,虽然常常受其他院子里的那些人的欺负,可是三小姐却是从来没有苛待过她。

  春梅刚要说什么却不想窗户外面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呵呵!好一个主仆情深!在下看着都要感动几分了。”

  “谁?!”春梅忙一把将谢菀拉着护在身后,自己瘸着腿便朝着门边走去。

  谢菀却是喊住了春梅低声吩咐道:“春梅,不必惊慌,此人我认识,你去院子外面守着,免得闲杂人等撞见便不好了。”

  谢菀哪里听不出这个听墙角的混蛋,不就是那个江世子身边的陆卓吗?

  她如今已经成了谢府某些人的眼中钉,此番院子里的粗使婆子和明月都去了玉秀堂还没有回来,这个时候她的院子里出现了一个男人,若是被那些有心人发现了,她谢菀能被那些人剥下一层皮来。

  她们现在恨毒了她,正愁找不到一个污蔑她的机会,现在倒好儿陆卓硬生生把这个机会送到了那些人的手中。不过谢菀绝对不会给那些人把柄可攥的,她好得二世为人,岂能轻易落人口实。

  春梅忙应了一声疾步走到了院子门边看着, 谢菀缓缓端坐在了椅子上,却是冷冷盯视着暖阁的门口道:“还请陆公子现身。”

  不多时穿着青色布袍的陆卓却是从门口走了进来,暖阁内的烛火映照在他俊美无双的脸上,自然带着几分别样的魅惑。

  谢菀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也没有起来行礼。

  “陆公子,今天小女子当要多谢陆公子帮忙,只是小女子有一件事情不太明了,我自认为之前也没有见过陆公子,为何陆公子一次次帮我?或者说陆公子为何一次次的给小女子添乱?”

  谢菀嘴巴上说着感谢的话,骨子里却是不认为陆卓帮了她的忙,之前没有他的出现她也照样会让谢敏吃个大亏,只是陆卓的出现恰恰让她更是成了谢府里那些人的眼中刺,倒是打乱了她谋事的节奏。

  本不想这么快就露出瘆人的锋芒的,陆卓这一次真的是推波助澜啊!

  谢菀暗自磨了磨后槽牙,她是不是要谢谢他啊?

  陆卓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轻松,像是没有感受到谢菀那杀人一样的视线,他身材高大每向前走一步都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谢菀皱着眉头抬眸看着一步步逼迫而来的男子,身上的气势居然丝毫不输给他。

  陆卓缓缓躬身却是两只手撑在了椅子的扶手上,他这个动作有些轻佻,谢菀整个人几乎都被他拥在了怀前。

  谢菀的脸色终于微微变了几分,眸色微微沉了下来,她的眼睛很好看带着几分琉璃色,此番因为生气越发清冽了几分,陆卓不禁微微一愣,这双眼睛绝对不像是一个闺阁里的小姑娘的眼睛,有些直击心脏的力度。

  陆卓眼底的诧异也仅仅是一晃而过,随后却是脸上换上了几分轻佻,抬起手轻轻掐着谢菀的下巴低声笑了出来:“丫头,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在下姓陆名卓字行逸,仅此而已!”

  他缓缓起身,给谢菀造成的威压陡然消失,谢菀倒是愣怔在了那里。

  此人怕不是个脑子有些毛病的人吧?他夜半闯到了一个女子的闺房中就是为了告诉她他的名字?

  陆卓说罢倒是真的不再废话,而是转身大步离开。

  谢菀咬了咬牙,眼神透出几分冷冽,此人身份神秘,行事乖张,实在是猜不透以何种目的非要和她纠缠不清,真的是她重生以来最大的变数。

  谢菀狠狠吸了一口气,现在要应付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此人既然让她摸不着底细,想必她也奈何不了他,只能忍着。

继续阅读:021 多方角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