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丽人歌
小沙子2019-09-30 14:232,368

  谢钰作为长姐自然是不能不表示一下的,随即站了起来将手腕间的一只羊脂玉镯子顺到了谢菀的手臂上。

  “三妹妹这茶艺倒是别出一格的很,明儿请三妹妹来我的听雨轩坐坐,今儿我还没喝够呢!”

  “多谢长姐,”谢菀不动声色应了下来。

  一边的二小姐眼眸中生出几分妒意来,她虽然是二姨娘生的,二姨娘素来八面玲珑讨人喜欢。从小便抱着她在夫人的屋子里走动倒是与谢钰最亲近的,她早就看中了谢钰手腕间的羊脂玉镯子。

  只等着谢钰戴腻歪了便想法子要过来,如今却是到了谢菀的手中,加上自己派过去的碧月非但没能毁了谢菀的容反而将自己烫伤了。她想到此处更是说不出的恼恨,看向谢菀宁静清雅的脸庞居然带着几分恨意了。

  谢老夫人又同其他几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便有些乏了。她看着谢菀瘦弱的身子,心头微微一动将自己身边的丫头明月拨给了谢菀使唤。

  谢夫人知道苛待庶女的这个名声决不能传出去,也拨了两个小丫头红笺和玉翅并两个粗使丫头,两个婆子一并去冷月阁去伺候。

  谢菀谢过大夫人便带着春梅出了寿春堂,谁知刚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清丽的笑声道:“三姐姐请留步!”

  谢菀刚转过身胳膊便被谢家五小姐谢珍紧紧挽住显得异常亲热,看着五小姐那张孩子似的清纯笑脸,谢菀却是觉得心头寒意升腾。

  她像是被一条毒蛇缠上了一般,心头的厌恶强忍着才没有发泄出来。谢珍是谢家三房三夫人所生,瓜子脸,柳叶眉,皮肤白皙娇嫩,神采纤细柔弱。性子活泼单纯,若不是后来在王家,谢菀真的想不到这样的女子会心如蛇蝎般狠毒。

  谢菀记得清清楚楚,正是这位单纯可人的五小姐,在她嫁入王家后便借着探访她的名义与王家二少爷牵扯了起来。后来做了王家二少奶奶,又撺掇二少爷将自己关进别院。甚至后来等她病的快要死了,还惦记着她身上仅有的那几个买棺材的银子。

  “五妹,有事吗?”谢菀不露痕迹的将她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推开了些。

  “三姐姐,听闻你素来抚琴抚的极好,小妹想要去三姐那里讨教一二呢!三姐待我最好了,不会不教我吧?”

  “五妹谬赞了,我笨手笨脚那里会抚琴?”谢菀微微一笑,垂下了眼眸,浓密的眼睫在光洁如玉的脸上落下一抹阴影。

  上一世她错看了谢珍,还以为人家真的是将自己当做姐妹,连母亲生前留给她的几张罕见琴谱都交给了这个谢珍。

  此番谢菀不动声色倒是看她有什么下话儿没有?

  谢珍一愣,明净的眼底渗出一抹冷意,却又倏忽不见,刚要说话却听得谢菀叹了口气道:“虽然我蠢笨不会抚琴,不过四姨娘生前的那些琴谱倒是留下了两卷的。”

  谢珍眼眸中顿时发亮,她这一次巴巴的来求这个不得宠的三姐,是因为几天后王家的人要准备一个宴会。

  说是宴会其实也就是贵族门庭相亲会,大魏一朝民风宽松,贵族男女之间的关防也不是那么严密。而且很多门第不是很高的贵族家庭往往都撑着这样的机会将自己的女儿带出去赴宴,要是能得到高门子弟的亲睐,与家族来说也是一桩好事。

  不过谢菀从来没有被带出过,谢家的人早已经将这个低到尘埃中的三小姐忘记了。

  看着谢珍眼里的光芒,谢菀暗自冷笑。她上一世就知道王家的这个宴会,王家那是云州第一大家族,虽然比不上洛阳京城的那些世代公卿大族,可在云州地界儿是说一不二的。

  王家长公子王充虽然云州出了名的美男子可惜身子太弱,二公子王宣也是风流倜傥,仪表不凡,而且因为长子体弱,将来继承王家正统的绝对是这个二公子。

  谢菀的生母四姨娘据说琴技一流,正因为如此才会被谢菀的父亲谢道所亲睐,纳为姬妾。不过谢菀的生母,地位实在卑微得很,能进入谢家做妾也算是烧高香了。

  “既如此,三姐琴谱可否借给小妹一看?”谢珍楚楚可怜的看着谢菀。

  谢菀心头微微一动笑道:“好,不过四姨娘留下来的琴谱放在了倒厦里,之前我的冷月阁人手少,还没有收拾出来。妹妹且等一等,今晚便让下人们寻出来,明早派人送到妹妹那里可好?”

  谢珍倒是有些急促,可是谢菀说的话也在理,忙道:“三姐不用派人送来,明早我自去拜会三姐。只是不知道那琴谱的名字叫什么?”

  谢珍可不想因为一张普普通通的琴谱去拜会她,倒显得自己巴结她似的。

  谢菀早已经看懂了她的心思缓缓道:“是古曲《丽人歌》。”

  谢珍脸色巨变,这首丽人歌可是据说在京城也闻名遐迩的,只不过近来很少有人能抚出来,若是有琴谱多加练习几日,在这小小的云州的地界儿定能一曲成名。

  “三姐,若是三姐找出来,今晚……”

  “五妹还是明早来取吧,夜间行路不是很方便,”谢菀淡淡回道,随即带着春梅离开。

  待到谢菀主仆走远了些,春梅急急压低了声音道:“小姐?那琴谱可是小姐生母留下来的一个念想啊!这般送人……”

  “春梅,你放心,我自有主张,”谢菀微微一笑,看向春梅的眼神却是带着一丝不露痕迹的歉疚。

  上一世,春梅便劝过她,四姨娘留给谢菀的东西不多,这几张琴谱绝对珍贵。那一次谢菀还因为春梅的劝解认为春梅破坏了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而责罚了她。

  如今谢菀心知肚明,再也不会那样忠奸不分。

  回到了冷月阁,谢菀将明月,红笺和玉翅三个丫头教导了一番。

  明月是老夫人送过来的人,而且看起来行事沉稳,被谢菀留在了内室同春梅一道伺候。至于大夫人送过来的两那个人,自然是要放在一边好好观察一番再说。

  支走了明月,谢菀将春梅交到了暖阁里。

  “春梅,”谢菀细细抚摸着放在案几上那卷《丽人歌》琴谱,“你这就将消息放出去,就说我这里有罕见的古曲琴谱。”

  “小姐?”春梅不解的看着谢菀,那不成小姐真的要将自己生母留下来的念想送出去吗?

  “去吧,不得有误。”

  “是!”

  看着春梅离开的背影,谢菀将琴谱紧紧攥在手中,眼底却是冰霜却是封了一片天地。

  琴谱终归是死物,她现在不愿意交出去终有一天也会被别人拿到手。与其如此,还不如将琴谱当做武器搏一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