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自己寻个差使
籼米2019-03-08 15:012,148

  夏秋水挪了挪有些跪疼的膝盖,心中叹息一声,准备随机应变。

  骤然,独孤傲开口。

  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崇政殿中回荡,显得特别的威严。

  “夏秋,你可知罪?”

  夏秋水本想还想着一会皇上会给她赏赐什么官,她该如何处理才不至于落到欺君之罪的问题时,突然听到皇上这威严的一问。

  顿时被吓了一大跳,果然伴君如伴虎,根本不知道喜怒无常的皇上下一秒会想到什么。

  夏秋水斟酌了一会,猜测着皇上这句话的意思。

  她稍微抬头,望向独孤傲,只见皇上的虽然眉头正紧蹙着,但是眉尾却微微上扬,最双肩轻松地下垂,这个人都没有发怒时表现出来的攻击性,而更像是好奇……

  顿时,夏秋水的心思打了一个转,她觉得皇上刚才那么问,应该是在炸她罢了。

  忍不住的,夏秋水的后背冒出一阵虚汗,果然皇宫不好待。

  “回皇上,小民知罪。”夏秋水伏下身子,做出老实憨厚的神情。

  “噢?你知的什么罪,还不招来。”独孤熬望向夏秋水的眼中好奇更甚,他一直以来都是听说这个夏先生才思急辩,今天他倒是要看一看夏先生的才华有几升。

  夏秋水跪直身子,声音不徐不急:“皇上,小民的罪名有二,一是小民不知双上所思,不能为皇上分忧是为罪一。

  二,小民身为一介平民,却屡屡涉及进官场之事,不知本分是为罪之二。

  等到夏秋水把话说完后,高坐在龙椅上的皇上蓦然哈哈哈打笑起来,顿时夏秋水暗暗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在试探与好奇。

  可是现在这是要赶鸭子上架了,夏秋水苦恼地想,要不要挣一个免死金牌出来,以免以后身份败落之后,能逃得一命。

  崇政殿内一片安静,而大富总管正在朝她使着眼色。

  这是要她上投名状的意思了。

  夏秋水左思右想,既然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孝忠之事,那么就要好好谋划一番,不能万事被动了。

  她想到这里后,又重重地朝皇上磕了一个响头,声音诚惶诚恐地说道:“皇上,小民很希望为皇上分忧。”

  独孤傲听到夏秋水果然上道后,脸上的笑意真心了几分。

  不过他还没有开口,又听到夏秋水说道:“皇上,但是小民惶恐,小民出身乡野,根本不懂这朝中的规矩,而且小民的性格耿直,万一那一天得罪了权贵,小民犯了轴。

  所以小民想要问的是,皇上,您有赏赐免死金牌之类的例子么?”

  夏秋水的话让独孤傲微微挑眉,沉声问:“夏先生这叫居安思危吗?”

  “是。”夏秋水伏地:“盼皇上告知。”

  “哼!胆子不小,现在都还没有上任了,就开始想着犯死罪的事情了,莫非夏先生是真的有什么不可言说的不成?”

  夏秋水的心顿时咯噔一声,她知道直接急于求成了。

  “好了。朕也就问问而已,用不着怕成这样。”高坐在龙椅上的独孤傲一眼便能把夏秋水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看在眼底,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夏秋水会真的胆大到现在就犯了欺君之罪。

  只认为自己天威迫人,所以就连夏先生这种民间能人异士都打心底里生出敬畏之心,优越感十足的独孤傲看夏秋水的眼神顺眼了许多。

  “起来吧,起来回话。”顺眼之后,独孤傲对夏秋水就宽厚了许多。

  “谢皇上。”夏秋水应声起身,她强忍着膝盖的疼痛,垂首立在崇政殿中央,等待着皇上回答她的问题,然后给她安排的新身份。

  果然,不过十秒,皇上便又开口了:“夏秋,免死金牌有是有,但是想要得到却是条件苛刻,还有得到后也不是全然无罪的,比如残害皇室成员,勾结外敌叛国罪之类的,都不在免死的条件中,汝可知?

  还有这免死金牌的获得方法可是要给朝廷做出大贡献的才能获得。”

  夏秋水点头:“小民知。”她不过是想为她女扮男装的欺君之罪找一条后路罢了,那些造反之类的事情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又不是吃饱了闲的。

  看到夏秋水应得干脆,皇上便放心了。

  继续问:“你可有擅长之事?”

  “小民擅于行商。”夏秋水根本就不想走进朝内,她觉得若是天天跟一帮子老臣天天扯皮,她的身份不露馅也是早晚的事,加上无聊不无聊,还不如找一件能就外的事情来做。

  皇上没有想到夏秋水会直接不客气的说行商,所谓士农工商,商却事最为低下的行当。

  看到皇上又拧起了眉,夏秋水赶紧抱拳开口:“皇上,民计在于生计,何况夏秋要行的这个商却是行的雅商。”

  皇上静静地看着夏秋水,等待着她继续往下说去,他猜测着难道夏秋想要做的是皇商不可?

  顿时独孤傲的心底升起一阵失望,皇商已经很多了,而且市场已经趋于平稳的状态,若是他又莫名封一个皇商出去,到时候争抢市场份额起来,难免会得不偿失。

  “皇上,小民想要办的书报官商。”夏秋水直接把打好的腹稿说了出来。

  “书报商?”皇上不解,这书册不好贩卖,虽然称得上雅商,但是每一年能从中赚取的利润却是很少的。

  就在皇上还在沉思的时候,夏秋水开口了。

  “皇上,小民认为整个苍乾王朝识字的人都太少了,很多人根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多数人都是以物易物的方法在交易着……”

  独孤傲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皇上当然清楚夏秋水所说的现象,他自认为自己的治理的还算是国泰民安,不过教化民众要经年累月的去实行,不是一天两天便能看到成果的。

  “皇上,小民有一想法,希望能得到皇上的大力支持,这与民与朝廷都是有利的双赢之事。”

  夏秋水一谈起生意经,不自觉的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眸中神采奕奕,让人侧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