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乔太医,乔远琦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249

  一刻钟后,当花颤颤将壶中最后一滴茶水喝尽,方才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和柳皓然置气而苦了自己的肚子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昨晚被张立关在密室之中,并未进食,今早起床又误了时辰,花颤颤的肚子已然开始抗议了起来。

  摇了摇茶壶,果不其然,她就说平日里并不那么爱喝茶的自己为何今日将这一整壶茶喝了个干净,竟是因为饿了。

  可即便这一壶茶水都被花颤颤用来填肚子了,却依旧未能果腹,如今还是寻些吃食要紧。

  打定主意后,花颤颤便想起身出门。

  可是这才走了两步,就突然想起自己这身衣着似乎有些“不雅”,便又只得耐着性子转身回房。

  另一边,待得乔太医给柳皓然看过诊后,被柳皓然留在府中用早膳。

  若是放在平日里,众人皆知,所谓共进早膳的话想必都是客套的言语,委实当不得真的。

  可是今日过府的这位乔太医却是和柳皓然的生母,当今皇后凤予姊有些渊源,柳皓然亦是自幼便与乔太医熟识。

  一番盛情相邀之下,乔太医最终还是留在了府中用膳。

  既是出门用膳,花颤颤便也未带面纱。

  虽是少了份仙姿神秘,却是因为这脸生的着实好看,而平添许多惊艳。

  再加之花颤颤换上了一身釉色金丝绣花长裙,倒是显得高贵了许多,有了些大家闺秀的气质。

  花颤颤住进太子府的这些时日,柳皓然并没有给她安排任何任务,日子过得清闲之时,难免好吃懒做了些。

  如今要说这太子府中花颤颤最熟悉的地方,那还真是非厨房莫属了。

  因而进入厨房之后花颤颤却也无甚顾虑,左手捻起了块桃花酥便往嘴中送去,而右手则伸向了一旁的杏仁饼。

  惹得身旁的一名小杂役急忙惊呼:“天呐,姑娘,使不得使不得。”

  花颤颤有些惊异的回头看去,果不其然是这厨房内最小的沐儿。

  沐儿不过十三四岁,因着他父亲是这太子府的掌勺的缘故,沐儿从十岁时就开始来这太子府厨房做些杂役。

  这沐儿是整个府上花颤颤觉着最有趣的人了,见了沐儿慌张失措的样子,花颤颤觉得颇为好笑:“又发生什么大事了?”

  之所以说是又,正是因为花颤颤初至厨房之时,不过是撕了烤鸡的一个小腿。

  这沐儿便如临大敌一般的对着花颤颤好一番说教,和如今这模样如出一辙。

  “这次你可真的犯了大事了啊!哎。”沐儿脸上全然是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痛心疾首的说道:“这桃花酥里可是加了给太子殿下滋补的药物的,你怎么可以乱吃呢?”

  “我不过是替你们的太子殿下先试试毒而已,现在试过了,你可以端过去了。”这么说着,右手的杏仁饼也吃完了,花颤颤拍了拍手,将桌上那盘桃花酥端到了沐儿的面前。

  “可是。”沐儿还欲多说。

  花颤颤打断了沐儿的话,煞有介事的说道:“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提前尝了尝。他一个堂堂的太子,总不至于跑来厨房问你爹爹总共做了几块吧。”

  “那你也不能……”

  “算了算了,我替你端过去好了。”这么说着,花颤颤便转身向着门外走去,顺手又捻了一块送入口中。

  气的身后的沐儿直跺脚,却又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事实。

  “对了。”因为嘴中还咀嚼着桃花酥的缘故,这句对了说的有些含糊。

  沐儿刚想问又怎么了,而花颤颤却径直退了回来,将桌上另一盘杏仁饼端起,大摇大摆的向着流觞阁而去。

  流觞阁是太子和太子妃平日里一同用膳的地方。

  虽然名为流觞阁,实则是流水之间的一处凉亭,这地方花颤颤向来是不愿去的。

  可是今日不知怎么的,许是因为昨日那荒诞的梦境的缘故,她竟然有些急切的想见柳皓然一面。

  即便是冒着看见太子妃与之恩爱的酸味也似乎不那么要紧了。

  当花颤颤转了个弯后瞧见流觞阁内之人时却是愣了愣,太子妃今日竟未在流觞阁用膳?是尚未起床还是已然离去?

  不对不对,花颤颤将脑中混杂的思绪清除,正视亭内,除了柳皓然之外却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

  在花颤颤的这个方向,只能看见老者的背影和那有些苍白的发。

  花颤颤从小生在酒家,学的是待客热情之礼,后来上得花毒宗,也从未觉得热情是什么坏事。

  故而看到那老者之时,根本未想过自己这样冒失的过去可会打扰二人谈话。

  甚至于因着佟沁不在此处的缘故,花颤颤的内心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窃喜。

  “呐,餐后甜点。”花颤颤将手中的两盘糕点放下后,便径直在柳皓然的身旁坐下。

  而此时花颤颤也终是看清了那坐于柳皓然对面的老者,此人她竟然也认识。

  乔远琦见到花颤颤的一刹亦是有些惊异。

  正待花颤颤想开口与之打个招呼之时,乔远琦却是先行开口道:“太子殿下,这位姑娘是?”

  花颤颤听乔远琦这么一说,第一反应显示一愣。

  随即便反应了过来,宫中规矩森严,乔太医这么做自是有他的道理的。

  “哦,这是府上新招来的侍卫。你别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武功倒是不差。”柳皓然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训斥花颤颤,可这笑颜中有几分勉强就不得而知了。

  “你说谁弱不禁风啊?”花颤颤却并不领柳皓然的情,没好气的瞪了柳皓然一眼。

  “你来这里作甚么?”柳皓然凑近花颤颤,低声质问了一句。

  花颤颤这回倒是给了柳皓然一个面子,不再固执的起身告辞:“我只是来给二位送些甜食,方才唐突了,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无妨。”柳皓然有些无奈,也不知这花颤颤是真不懂规矩还是假不懂规矩,“退下吧。”

  “那个,乔太医,我早就听闻乔太医在用毒方面颇有造诣。”

  走之前,花颤颤还不忘在乔远琦面前卖个好:“一直以来我都以您为榜样,所以方才见了您才会乱了分寸,不知以后可有机会当面向乔太医讨教一二?”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四皇子失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