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情报?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343

  不知是谁的手在花颤颤的肩膀上拍了拍,花颤颤一瞬间胆便被吓破了一半。

  急速的伸手去擒肩膀上的手,却是被那人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去。

  花颤颤一击未中,惊异之下却未有慌乱,快速的转身后退,弹开一步。

  好在步履轻盈,没有惊动下方的土匪。

  却见柳皓然在其身后笑得很是嘚瑟。

  “怎么是你。”花颤颤似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轻声问道。

  柳皓然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指了指先前花颤颤掀开的那片瓦片的位置,示意花颤颤注意什么才是重点。

  花颤颤缓过了神来,撇了撇嘴,却不想再挤回那处与柳皓然共用一个洞口,便又就近小心的揭开了一块瓦片。

  只见屋内不知何时竟已多出了一位气度不凡,非富即贵的公子,身后跟着两名武功明显不弱的侍从。

  屋内的众人均是起身相迎。

  便是连那先前的领头人也很是客气:“公子,请坐。”

  花颤颤想问问柳皓然的想法,可是抬头看向柳皓然时,那柳皓然只顾着看着屋内的情形,没有任何的表示。

  而最让花颤颤感到奇怪的是,柳皓然竟然把她藏在床上的包袱也背了来,显然没有再回去的意思。

  可他明显衣裳未湿,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呢?

  心头的疑惑越来越多,花颤颤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能学着柳皓然的样子认真的探听屋内的动静,以求寻得结果。

  “公子,咱们这次又遇着了两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随身带着这么多银两,却未带什么随从。”那头领将花颤颤和柳皓然包袱中的银子挑了出来,恭敬的捧到了那位公子的面前。

  那公子似乎却并不似这群土匪那么激动,谨慎的问道:“这回可查清了这二人是什么身份?不会有诈吧?”

  “公子,我猜测这二人是一主一仆。但是不论他们是何身份,我们可以保证,这次绝对没有追兵。”那参与盗窃的一人笑着说道。

  “哼,我也不妨告诉你们,你们知道上次见到这么多银两是偷到了谁的头上么?”那位公子挥了挥衣袖,示意那头领将银子放到桌上。

  痛心疾首的敲了敲桌子:“那可是当今四皇子!皇子!”

  “什么?”一时间屋内也是炸开了锅,传出了阵阵的窃窃私语之声。

  花颤颤显然也是一惊,这四皇子竟然也在那家客栈里被人偷过钱,而且还是同一伙人?

  那为何这伙人如今还能这般猖獗?

  转头看向一边的柳皓然,却见他似乎一点也不惊异,反倒是早知此事一般。

  “哼,要不是我爹聪明,寻了个替罪羊给你们顶着,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是是是,我们做这行的,还不都得仰仗着公子您么?”那领头之人恭敬的拍着马屁。

  随即再次发誓道:“公子,我敢保证,这次绝对不会有任何麻烦的。”

  “行。”那公子也不再多做计较,随手抓了个包袱将面前那柳皓然和花颤颤的银子包起,“今日我便只拿这二人的银子便好,其他的都给你们兄弟几个分了。”

  “这……”那领头人似是有些迟疑,虽是偷了十几个包袱,可是其余十几个加起来也不如这一半的分量啊。

  “怎么?嫌少?”那公子也是有些怒了,“你知不知道上次惹上四皇子,我爹赔进去了多少银子?你们还在这里嫌少?”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咱们混口饭吃也不容易,可不都得听公子的您的。”

  “哼。”那公子不愿多做停留,轻哼一声后,便想起身离开。

  花颤颤见柳皓然依旧无动于衷,不由得扯了扯柳皓然的衣角,用眼神示意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等。”柳皓然只说了一个等字,后又觉得此番表述不清,补充说道,“看看暗道在哪。”

  只见那公子起身之后,走到了药柜之前,不知是移动了个什么机关,那药柜从中间分开,露出了一条暗道。

  直到暗道再次合上,屋内方才传出阵阵的抱怨之声:“大哥,那个不要脸的真是越来越贪了。”

  “是啊,我们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他却好,只管向我们伸手。”

  “有什么办法,谁让他爹是知府大人,要是不和他合作,对我们更是不利呀。”那头领唉声叹气的坐回了桌旁。

  柳皓然想要翻身的下去,却被花颤颤一把拉住:“你去干嘛?”

  “走啊。”柳皓然理所当然的说道。

  他本意是追上去的,可是如今那位公子的身份已经查明了,便没了追的必要。

  “不杀进去?”花颤颤并不掩饰自己的意图,既然暗道已经发现了,此时便应该杀进去才是。

  柳皓然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花颤颤:“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而花颤颤同样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柳皓然:“你的衣服和银子不要了?就算你的衣服不要了,我总得换身衣裳吧?”

  柳皓然看了看浑身湿透的花颤颤,没再说话,想必也是觉得花颤颤所说有些道理,当下不过是在权衡胜率罢了。

  花颤颤伸手抢回自己的包袱,从中摸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圆球,伸手一挥便穿过洞口直抵那圆桌。

  屋内顿时满是白烟,而那群土匪不过传来几句“是谁?”

  “小心……”

  “捂住鼻子。”……便没了声响。

  “呐,我的迷药比他们的强的多吧?”花颤颤得意的笑了笑。

  “含住我之前给你的药丸即可。”说着便先行跃下了房顶。

  两人背起包袱跟进暗道之后,因这离开前在药铺中拿了盏灯的缘故,倒也走的一路畅通。

  因为不能并行,柳皓然举着灯走在了花颤颤的前面。

  “我问你个问题啊。”花颤颤戳了戳身前柳皓然,“你是不是早知道?那家客栈是个黑店?”

  “知道。”

  “那你之前还不信我?”

  “四弟下江南的时候路过这里被劫,消息自然传回了京城。可是盗贼已被抓获,我认为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所以你就来了个将计就计?”花颤颤似乎有些失望,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她的功劳,原来她只是全盘的计划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棋子罢了。

  “早就听说他们会去林子里绕一圈再回村,正好我不想跑,你又自愿代劳。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你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情情报啊?”谁曾想柳皓然知道的比她要多得多,而她不过是个跑腿的罢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月黑风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