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策反
苏桥2020-01-14 09:223,266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石氏突然站起身道:“陆大人,这渡安县可不是你一人只手遮天,不要欺人太甚!”

  这一句话说出来,整个衙门瞬间安静下来了,那些原本想要告状的也都有些瑟缩的神态。

  石氏向周围看了一圈,冷哼了声道:“我乔家虽然只是做生意的,但是好歹也有人庇佑,你不过就是个小小县令而已。如今我乔家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刘县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想我的个娘啊,我今天就不应该坐在这里,我应该装病在后面躺着才对啊!!何县令何县令,时至如今我才知道你是个多么好的县令啊,我想回去!!

  陆羡之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猛地一拍惊堂木:“大胆石氏,竟然敢见官不跪,咆哮公堂!来人啊,杖十!”说完手里一直把玩的那只红签被他抛落在地上。

  石氏整个人都傻了,衙役上前来拖她的时候,她不可置信的挣扎道:“陆羡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可知乔知府与我们乔家什么关系?你撒野竟然撒到我们乔家头上了!!我已经与乔知府递了信,信不信到时候你不但官帽不稳,就连脖子上的脑袋也不稳了!”

  陆羡之冷声道:“给我打!”

  衙役按住挣扎不休的石氏,十杖噼里啪啦很快就打完了。可是石氏毕竟是半老妇人,哪怕只有十杖也几乎要了她小半条命。

  看着伏趴在地上直喘粗气的石氏,陆羡之的目光往堂下一扫,“还有谁对本官有意见?”

  他站起身道:“乔家在渡安县只手遮天十恶不赦,就算是上面有知府庇佑,也绝对保不下如此无恶不作的小人!本官听闻乔知府乔大人素来刚正不阿,公正廉明。若是知道他有这样的亲戚借着他的名义为非作歹,怕是一定会大义灭亲的!石氏,一开始你们就示意本官乔知府乔大人给你们撑腰,这就是抹黑乔大人的证据!本官一定会禀报皇上,相信皇上心中自有公断,不会因为你们这种恶人而连累乔大人的!”

  石氏挨了顿打,又被陆羡之一番话刺激的不行,她哆嗦着手指着陆羡之,半天呃的一声晕了过去。

  陆羡之悠悠坐下,对着旁边使了个眼色。

  很快,一名衙役端着一盆水进来,尽数泼到了石氏脸上。

  石氏哆嗦了半天,醒了。

  然后凶狠的看着陆羡之。

  陆羡之道:“我知道你们心中不服,不过别着急,本官会让你们心服口服的——来人,把告状之人都给本官带上来!”

  外面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乌压压的跪了一地,男女老少都有,而且每人手中举着一张状纸,齐刷刷的。

  这个时候哪怕石氏再傻再蠢,也知道这绝对是有人早早的就安排好了这些事这些人。

  那些告状的不是告乔家强抢民女,就是告乔家恶意占地,恶性竞争,霸占田地和铺子房产,害的别人妻离子散。

  其中罪恶种种,简直令人发指。

  陆羡之看完那些状纸,愤怒的将一叠状纸摔到乔富贵面前,“你可认罪?”

  乔富贵趴在地上看着那些状纸里的内容,煞白的脸变得青灰起来。他真没想到,这个刚来的,小小的县令,看上去每天都笑眯眯的年轻的状元郎,一出手竟然如此滴水不漏!

  王氏见状,知道乔富贵很有可能翻不了身了。她心中暗喜,若是乔富贵和石氏都被下了大狱,那么乔家就是她的天下了,那些乔家的庄子与地,库房的金银财宝,也都是她王婷婷的了!

  想到这里,王氏连连磕了几个头,“大人,民妇不知道相公竟然做下如此多的错事,可是民妇是无辜的啊,民妇腹中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恳求大人,放民妇一条生路。”

  “你?”陆羡之哼笑道:“难道你的相公做了这么多的事,你却一无所知?”

  王氏嘤嘤嘤的哭诉道:“民妇只是内宅女子,平日里相公说什么就是什么,民妇哪里有置喙的余地?只能听着,好好的在内宅相夫教子。”

  陆羡之点了点头,道:“好一个在内宅相夫教子。既然你不知道乔富贵在做什么,本官也不强求。那么,本官就说些你知道的,如何?”

  王氏的动作一顿,她惊慌的攥紧手中帕子,抬起头来梨花带雨的看着陆羡之,“大人,民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呈上物证。”陆羡之道。

  一名衙役捧着用油纸包着的东西,在陆羡之的示意下放在了王氏面前。

  纸包散开,里面露出一堆黑黢黢的药材,还散发着一股子肉香。

  “王氏,你可知道这些是什么?”

  王氏的嘴角抽动两下,艰涩道:“这些,这些是民妇给相公补身子,用的补药。不知为何会出现在大人手中?”

  “补身子?你确定这一包草药,是用来补身子的?”陆羡之再问。

  王氏用力咽了口唾沫,强笑道:“民妇,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

  “没听懂?那好,本官就说一些你懂的。你既然说经常给乔富贵煲汤养身体,是也不是?”

  王氏干巴巴的点了点头。

  “本官在这药材之中,发现了藜芦与人参,这两样可是你去药店买的?虽然藜芦切的十分细碎,但是本官毕竟擅长一些岐黄之术,还是分辨了出来。”

  王氏道:“这些都是补身子用的。”

  陆羡之呵呵一笑道:“倒是哪个昏聩大夫,给你开了这么个方子?”

  乔富贵忍痛爬过去,惊慌的抓过纸包仔细看过,磕磕巴巴道:“难道,难道这些有毒???”说完,他狠狠的甩了王氏一巴掌,“王婷婷,你竟然要毒死我?”

  “不,不……我没有,我……”王氏急忙往旁边躲。

  陆羡之敲了敲桌子,又道:“我还听闻王氏你往炖的鸡汤里撒了一些菊花花瓣,炖的鹅肉里面放了润肺的梨膏?这些又是谁教你做的?”

  王氏脸色惨白,她哆嗦了半天道:“民妇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说这样补身子,便拿来给相公炖了吃了——相公,你我如今已经十七载,难道奴家还会害你不成?”

  乔富贵一想也是,于是神色有些犹疑。

  陆羡之道:“鸡汤里放菊花有小毒,鹅肉炖梨膏则伤肾,藜芦催吐而人参补气。王氏,本官倒是奇怪,你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方子?”

  乔富贵听了惊的说不出话来,就连一直趴在地上呻吟的石氏也惊讶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向王氏。

  王氏只是一味的躲避摇头,话都说不出来。

  陆羡之笑道:“虽然你不说,可是本官也能查到一些有趣的东西,来人,带人证!”

  李苗苗身穿捕头服装,背着剑,从后堂转了出来。她左手拎着个干巴瘦的老头,右手拽着个大姑娘。

  王氏一抬头,惊声道:“怎么是你!!”

  那大姑娘正是王氏身边的大丫鬟,秋容。而那个老头,在场不少人都熟悉,正是县里丘仁堂的坐馆大夫——刘源培。

  秋容哆嗦的伏趴在地上,颤声道:“大人,大人,小的知道的都已经告诉这位李大人了。”

  陆羡之道:“本官知道,只是想要再听你说一遍。”

  秋容抖了半天,她回头看了看脸色煞白的王氏,狠了狠心道:“是的,大人。”

  秋容是乔家家生子,原本分给了乔富贵一个妾做丫鬟。她与那名妾室是同乡,平日里那妾室对她也如同姐妹一般,并无什么拘束。后来那名妾室生了个儿子,可是这小儿没活过几个月就夭折了,随即那名妾室也跟着去了。秋容因为能说会道就被王氏要走伺候,过了几年成功的成为了王氏的大丫鬟。

  “那小少爷,是,是夫人派人用水淋了头脸,放在风口上吹了两个时辰,高烧不止所以才没了的。夫人知道这个儿子很得乔家喜欢,怕高姐姐指认与她,于是给高姐姐灌了哑药,用针刺入高姐姐前胸。没多久高姐姐就因为胸口疼痛死去了,旁人却一直觉得是高姐姐因为没了孩子受了刺激,其实并不是!而是,而是被夫人活活害死的!”

  “你胡说八道!!”王氏嘶声吼着,“平日里我待你不薄,你却如此害我?”

  秋容继续道:“奴婢是乔家家生子,但是高姐姐因为觉得与我是同一老家,所以与奴婢姐妹相称。那时候我才不过十三岁,原本说是出去玩,可是因为伤了风就在下人房里睡了,这才撞见有个妇人抱着小少爷淋水,还放在风口,当时夫人就在旁边。奴婢因为害怕所以不敢说话,到了晚上小少爷高烧,才……还有给高姐姐灌药和扎针的事,他们不知道,当时奴婢正在房中伺候高姐姐,然后夫人来了,奴婢害怕,鬼使神差的钻进了床下,才目睹所有事的。

  后来奴婢在夫人跟前做了小丫鬟,一直到如今,已经七年了。那些药方,都是刘大夫给的,夫人最信任刘大夫不过,平时吃药看诊都是找的刘大夫,就连,就连……那腹中的孩子……”

  王氏猛地捂住了肚子,颤抖的手臂透露出了她内心的恐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