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穷的掉渣
苏桥2020-01-14 09:203,229

  刘县丞不可思议的瞪着陆羡之看,这神鬼直说若是百姓们私下传说也就罢了,你好歹是个状元出身,怎么也……他忍不住觉得陆羡这个状元有点儿名不副实了,或许眼前这位是靠着脸……

  也许备不住很有可能呢,要知道之前那些县令们哪个不是相当有才学有能力的?就是因为有才学有能力才会放到这边来,可惜……

  陆羡之挑眉道:“刘大人只是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我这张脸还能驱魔镇邪不成?”

  就这一会儿,刘县丞肚子里折腾了一堆坏水儿出来,他扫了眼一直坐在旁边当壁鬼的宋师爷,突然露出个诡异的笑容。

  “按说……”刘县丞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两下,他抻着脖子凑近陆羡之,声音压得很低,“按说,咱们这些人不应该去谈那些鬼神之说,不过陆大人提起闹鬼这件事儿,下官还真的听了几耳朵。”

  “哦?”陆羡之也压低身子,胳膊横在桌子上凑了过去,“怎么说?”

  这俩人的形象实在猥琐至极,不像当官儿的,到像是那些市井地痞。

  李苗苗坐在一边儿看的嘴角直抽抽,她自从拜别了师傅下了山,就一直相当个劫富济贫的大侠,只不过第一票生意就劫了陆羡之这么个玩意儿。当时她一撩车帘子,正喊着那些“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那些学来的乱七八糟的口号,结果就被车里那张精致如冠玉般的俊脸儿给惊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天下竟然有如此俊秀的男子?莫不是跟自己一样女扮男装?

  李苗苗惊疑不定,回神的时候自己的爪子已经摸上了对方的胸膛——平的,平的一马平川的平!

  面对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发不出脾气。

  李苗苗知道自己这个毛病得改,可惜每次看到陆羡之那双大眼睛,一肚子的话瞬间化作烟尘,随着凉风飘散了。所以她不但被忽悠着给陆羡之做了马夫,还被忽悠着拿了自己的银子一路上供这位大老爷吃饭!

  简直没有天理了!

  可是每次见如果自己不掏钱陆大老爷就得当点儿东西的穷困情景,她……她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原本自己想要劫富济贫,结果呢?被别人劫富济贫了!

  真是心塞。

  更心塞的是她还发现陆羡之这人表里不一,尤其是现在,明明一副翩翩佳公子的长相,愣是能让人看出来猥琐的气息。

  陆羡之挑着眉毛,似乎把满肚子的好奇心都堆到了脸上,一双大眼紧紧的盯着刘县丞,眼中流露出唯恐天下不乱的期待。

  刘县丞被他看的,一肚子腹稿差点儿灰飞烟灭。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陆大人可知,这渡安县几百年前可是兵家征战之地?”

  陆羡之点头,“自然知晓。”

  “几万亡魂啊……”刘县丞摇头叹息道:“几万亡魂成天在这里徘徊,就算是如今这里住了人又能如何呢?再加上这门口连镇邪的石狮子都让人换了……据说这城里,真的有鬼……”

  似乎为了印证他口中的这个鬼之论,刘县丞话音刚落,原本关好的厅门吱呀一声,缓缓地打开了。

  外面连打了几个闪电,门口映出如鬼怪犄角般的两个尖尖倒影。一个炸雷响起,那黑影嗖的蹿了进来!!

  “鬼啊!!!”刘县丞吓得胡乱挥舞了几下手臂,瘫软在椅子上,眼看着就要跟一滩烂泥似的滑到椅子下面去了。

  喵~

  一声娇滴滴的猫叫响起,屋中的烛火哆嗦恍惚了半天,终于稳了下来。

  李苗苗抱着刚才跳到膝盖上至少得有二十斤沉的大黄猫,踢了踢陆砚的椅子腿儿,“去,把门关上,当心风吹灭了烛火,又得把刘大人吓着了。”

  刘县丞干笑了几声,扶着桌面让自己重新坐好。

  陆砚吧嗒吧嗒跑着去关门,刚走到门口哎哟一声,“你谁啊?”

  门外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饭整好了,老爷大人们要不要现在开始吃饭啊?”这妇人姓冯,就是刘县丞口中做饭的老妈子,因为是本地老人,所以口音很重。

  冯妈妈在这个衙门做饭已经有不少年头了,因为周重的20万两白银案导致衙门上上下下被抓了个精光,可是这冯妈妈却因为只是个做饭的老妈子而未被连累。等刘县丞来了之后又把这冯妈妈请了回来,继续给县衙做饭。只是如今连年的灾祸,县衙之中已经发不出什么钱薪,所以便用每日三餐来抵银子。

  冯妈妈在衙门做好了饭菜,等这些老爷们吃完,就把剩下的打包回去家中和家里人一起吃,也算是省了不少花销。

  而且县衙大老爷们就算吃的再差,也比他们这些穷苦百姓吃得好,至少每隔两日都是会有些油水的。

  许是因为要给新上任大老爷接风,所以这餐饭还算是丰盛。桌子正中间摆了个装满了小鸡炖蘑菇的瓷盆,香气浓郁的令人忍不住直咽口水。

  李苗苗夹起一根蘑菇嗅了嗅,又掰开个馒头瞅了两眼,掏出一根银针把盘子里的饭菜都试探了一个遍,最后给自己捡了个鸡大腿道:“没毒,吃吧。”

  刘县丞眼角直抽抽,他苦道:“李姑娘,这冯妈妈也算是衙门里的老人了,不至于……如此吧?”

  李苗苗收起银针,啃了两口鸡腿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刘大人总说这县衙里闹鬼,就算冯妈妈没有害人之心,可是防不住万一有鬼呢?我师父说了,在外行走看似洒脱,其实要提防的事多了去了。不过刘大人放心,在下还懂一些岐黄之术,就算刘大人吃坏了肚子,我兴许也能救回来呢。”

  李苗苗这巴拉巴拉的一大顿,把刘县丞挤兑的彻底没话说了。

  他啃了口馒头,偷偷觑了几眼也开始吃饭的这位陆大人,心说怪不得这姓陆的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却能一路平安走到这里,原来身边有这么大个保护神呢。若是自己身边也能有这么个人,哪里还至于成天担惊受怕?想到这里,他瞟了眼细嚼慢咽的宋师爷,这宋师爷还不如自己呢,哎……

  吃完晌午饭,外面的天总算没有刚开始黑压压的模样了。黑云散开了一些,可是雨势并没有减少多少。

  饭菜撤了下去,刘县丞干巴巴的继续陪坐。绞尽脑汁想着要跟这新上任的年轻大人说些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倒是陆羡之想到了一些事,“刘大人,您说……我们这个县衙是不是应该招点儿人啊?”

  这县衙里算上猫如今才七个活物,那只大黄猫吃饱了菜汁拌饭,窜到了陆羡之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呼呼大睡,可比他们这些人要舒服多了。

  县衙里书卷多,大多都会养猫防老鼠,可是没见过哪个县衙的猫能长得如此肥壮。刘县丞初来乍到的时候还将此猫嫌弃了一番,结果第二天大早刚走出门,就踩了一脚的死耗子,差点儿把他吓得背过气去。

  从那时候起,他对这只猫简直又爱又恨,只是不敢再得罪了。

  刘县丞的眼神落在大黄猫肥胖的肚子上,愁眉苦脸道:“是该招人了,否则连个跑腿的衙役都没。可是……招人得用银子啊。”现在县衙里最缺少什么?那就是银子。如今又闹了灾,就连种子都是他借来的,秋后能不能收来税还不知道呢。

  陆羡之的手一下一下的摸着胖猫,眼神却飘到了李苗苗身上。

  李苗苗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道:“我去休息了,各位大人你们自己聊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厅堂。

  “这……”刘县丞不解的看着李苗苗的背影,“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陆羡之苦笑道:“朝廷说要拨下救灾的银子和粮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到了又能有多少。如今大部分灾民都背井离乡出去讨饭了,显得这渡安县真是冷清啊。”

  刘县丞也跟着叹气道:“可不是吗?只希望这大雨不要冲了那些薯种,否则这就真的是要逼死人了啊。”

  “可是人却也不能不招。”陆羡之又把话题转了回来,“如今你没钱我没钱,李姑娘倒是有些钱,只是……这一路上麻烦李姑娘太多,我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再伸手借钱了。”

  “啊?”刘县丞眨眨眼,似乎没听明白。

  陆羡之又点了点头,重点复述了一遍,“只有李姑娘有钱。”

  刘县丞顿时涨红了脸,这一屋子大老爷们,难道要靠着一个小姑娘过日子了?他窘迫的搓着手,支吾道:“下官这里倒是还有几钱银子……”

  “我们也得吃饭啊,”陆羡之捏着大黄猫的肉爪子,细声细气的说着,“这李姑娘可不能得罪了,回头我再去求一求。不过李姑娘侠义心肠,必不能见我们受罪。”

  刘县丞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他试探着道:“陆大人若是对李姑娘有情义,不如……”

  “不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陆羡之连忙摇头道:“刘大人不要胡乱说话,你这样的,李姑娘一个能打十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