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当堂对峙
苏桥2020-01-14 09:203,288

  陆羡之的目光蓦地沉了下来,他冷声道:“莫不是乔老爷觉得本官不会断案?”

  乔富贵一愣,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没有……哎呀怎么会呢,大人尽管问,草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罢,还露出一丝谄媚的笑来。

  陆羡之这才算满意的点点头,他的手指把玩着惊堂木,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孩子是你儿子的?”

  乔富贵道:“是找到了当初的接生婆,那婆子告诉草民,草民儿子腰上有一块胎记。可巧,草民腰上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他说着撩起袍子,“要不大人您看看?”

  谁要看你的肥腰!

  陆羡之蹙眉,“这里可是公堂!”话音刚落,新上岗的四名衙役就威武的喊起来,差点儿吓着他。

  乔富贵也被吓了一跳,脸色更加难看了。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他讪讪的放下袍角道:“大人不看就不看吧,还吓我。”

  陆羡之的手指在惊堂木上慢慢的滑动着,他道:“只是一块胎记就证明他是你儿子?若是因为这样,本官能给你找到十个八个腰上有胎记的,你都认成儿子?”

  乔富贵的腮帮子抖了抖,道:“大人这话说的,当然不止是胎记。那梁氏被休弃之前便怀了身孕,后来又嫁给他人不到五个月就生了孩子。而且别的不说,那孩子长得也与草民相似,难道这还不能证明?”

  “哦?按照你的意思,那梁氏在怀着身孕的时候便被休弃了?这休弃的理由……是什么?”陆羡之的语气有些讥诮,“休弃有孕正妻,如今过了十多年又想把孩子夺走,乔富贵……你究竟想做什么?”

  “大人,冤枉,草民那个时候压根不知道啊!”乔富贵的表情及其夸张,“而且梁氏不敬母亲还善妒,草民才狠心将其休弃……”

  “你胡说!”侧堂传来怒喝之声,梁氏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跪在堂下指着乔富贵大骂:“乔富贵,对着大人说谎话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乔富贵的表情先是扭曲了一下,又突然变得十分愤慨,“梁氏,我哪句话是假的?你不敬公婆,还善妒。当时你总也没有身孕,为了乔家传宗接代我抬了几个妾进来你便不依不饶。”

  “你胡说!”梁丽娘眼圈泛红,浑身发抖,指着乔富贵痛声道:“乔富贵,当年可是你家求着我家订的亲,成亲之后我家中出了事,可是你们却袖手旁观。而且在我进门之前你就已经有了妾室,进门之后更是肆无忌惮的抬进家门好几个,我说什么了吗?后来你与你那表妹偷情被我撞见,我只当没看见,可是却被你娘罚跪了祠堂。后来你让你表妹进门就百般看我不顺眼,不到三年就找了个由头将我休弃!”

  “大人!”她转身给陆羡之磕了几个头哭诉道:“大人,当年民女在乔家从不敢顶撞公婆,更是每日矜矜业业打理家事。被休弃之后回家后晕倒,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民女本以为还能回去,可是乔家却说民女与下人私通,甚至还让人将民女打出门去。民女当时万念俱灰只想一死了之……要不是遇到了民女如今的夫君,民女怕是早就死了。可是他们乔家却仗着自己家大业大,都过了十六年了却跑去民女家中要将孩子夺走!民女提前得了信儿与夫君孩子都躲进山里逃过一劫,几日后下山发现,发现家中被砸的乱七八糟,养的牲畜也都不见了踪影。大人,他们乔家这是想要我们一家人的命啊!”

  陆羡之看向乔富贵,道:“哦?可有此事?”

  乔富贵的脸色随着梁氏的话已经越来越难看了,听到陆羡之这么一问,强笑道:“这,这草民真是不知情,可能是过去的几个下人实在无理。但是大人,不管怎么说认祖归宗也是件大事……”

  “我呸!”梁丽娘啐了乔富贵一口怒道:“十六年不管不问,你们乔家这是生不出儿子来才想到我儿子,若是我儿子进了你们家,遇到你们家那几个毒妇,怕是早晚也会没有了命!”

  堂下两人争执不休,陆羡之摸着下巴听的津津有味。刘县丞被吵的头大如斗,连忙又拽了拽陆羡之的袖子,“大人,您看这件事儿……”

  陆羡之哼了声,一拍惊堂木道:“先退堂,待大人我好好梳理梳理这件事儿再说。”

  “大人,大人!!”梁丽娘哭着磕头,可是乔富贵脸上却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

  ……

  陆羡之的手边放着一叠状纸和两张银票,他拿起银票左看右看,突然笑道:“刘大人,这件事你怎么看?”

  刘县丞抓耳挠腮了半天,苦着脸道:“乔家惹不起啊大人。”

  陆羡之道:“这乔家出手就是两百两银子呢,刘大人,您来这边也不短了,这乔家可有来拜访过?”

  刘县丞道:“我不过就是个县丞,他们怎么可能会来理会我?”

  “嗯……”陆羡之装模作样的拉长声调,珍惜的摸着那两张银票道:“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他们也不愿意理会。若不是出了这种事,人家怕进了这衙门还得沾了穷气回去呢。再说了,他若是来拜访过,你也不至于连薯种都要去老东家那边借,不是吗?”

  刘县丞啧啧的吸气,就跟牙疼似的。

  “对了,在堂上我看他总是看你……刘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陆羡之又问道。

  刘县丞打了个激灵,连忙道:“这,这……下官,下官的一个丫鬟,是,是……他们乔家送的。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了。可能是想让下官给他多多的说些好话吧?”

  “有恃无恐啊……”陆羡之摇着头叹气。

  李苗苗走了过来,一把抓走他手上的银票往桌子上一摔,怒道:“你总看银票是什么意思?那乔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若是收了这银票,老娘这就宰了你!”说完刷拉一声拔出了腰上的宝剑。

  刘县丞吓得一哆嗦,差点钻桌子下面去,他白着脸颤着声对李苗苗道:“李李李姑娘,李捕头,刀剑无眼,小心伤了人啊!”

  李苗苗哼声道:“从堂上就看见你俩,眼珠子恨不得钻进这银票里!怎么着?嫌弃姑奶奶给的少了?”

  陆羡之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并没有,本官只是在想要拿乔家怎么办。对了,我不是让你去打听一下乔家的事儿了吗?”

  李苗苗把宝剑往桌子上一拍,坐了下来,“我一个大姑娘怎么打听?让陆砚去了。”她撇了撇嘴,抓过那一叠讼状仔细的看了一遍,“我看这小李秀才挺可怜的,他娘也可怜。要我说就应该让乔家赔钱,多多的赔。”

  陆羡之道:“认祖归宗本就是大事,不管赔钱不赔钱这个小秀才也得回本家去。他觉得离开生母继父示威不孝会被人诟病,可是若真是乔家独子却不认祖归宗,也照样会被人诟病。”

  李苗苗不明白,她皱着眉头看向陆羡之道:“为什么啊?哦,不管认不认都被人诟病?这还能到哪里说理去?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

  “这就叫刀子不扎自己身上不觉得疼,有的读书人迂腐,你不认,他觉得你不孝,到时候要骂上几句;你认了他也觉得你不孝,照样还要骂上几句。天下人的嘴,哪里堵的上呢。”陆羡之的语气有些讥诮,但是很快就正色道:“所以这件事得好好处理。”

  陆砚虽然人小,但是十分机灵。这天还未黑就带着打听来的消息回来了。

  “那梁氏挺可怜的,”陆砚先灌了一肚子茶水,才喘匀乎气儿,“我向乔家附近的一些老人打听了,听说那梁氏是个十分和婉的人,嫁入乔家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相夫教子。只是姓乔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不但买妾,还抢过两个大姑娘。梁氏因为这个和他吵闹过,只是没有什么用。那梁氏家里之前据说也挺有钱,做粮食生意的,后来闹灾梁家把存的粮食都拿出来救灾了,所以一下子就穷了。乔家也是因为这个,挺看不上梁家的。梁氏和乔富贵俩人订的是娃娃亲,是当年乔家老太爷做的主。只是老太爷在梁氏嫁进去第二年就走了,再加上梁家那个情况……”

  “还强抢民女??”李苗苗杏眼儿都瞪圆了,“好大的胆子,就没人去告他吗?”

  陆砚道:“谁敢啊?听说乔家有个大官儿的亲戚,以前这边的县太爷都要让乔家三分呢。”

  “那梁氏当初究竟为什么被赶出门的?”陆羡之问道。

  陆砚嘿嘿一笑道:“我找到了当初梁氏身边伺候的老妈子,被她也带来了,现在从前面候着呢。大人要不要见?”

  “你这个小机灵鬼儿,”陆羡之屈指在陆砚额头上弹了一下,“带进来,本官要见。”

  那老妈子说是在梁氏身边伺候,其实就是个做杂活儿的。当初梁氏被休回家之后,因为带进去的陪嫁丫鬟有两个都被乔富贵看上了就没能带出来。跟着她回来的只有个小丫鬟和一个奶妈妈。

  小丫鬟留在了梁家,奶妈妈则回去了老家颐养天年了。

  而陆砚找到的这个老妈子原本是乔家的,后来因为给梁氏说了几句好话就被赶了出来,如今靠给人浆洗过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堂下何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