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漏馅儿
冷嘲2020-01-02 16:052,885

  回到“家”中的周肃灵浑浑噩噩的,何曾想过如此卑躬屈膝的站在自己的叔叔——幽王面前。自己刑部冰窖中的对答,皮鞭一样的抽打着自己的自尊,每一个字都带着羞耻和嘲讽,让他无地自容。

  “胡大人。”郑强笑嘻嘻的迎上来,可扭曲的面容却带着其他的味道,这让周肃灵一阵的厌恶。

  他傲慢的冷哼了一声,不理不睬的往屋里走。

  “慢着——”

  周肃灵心里一诧异,这下人好放肆!他怒目回视着郑强,却陡然发觉自己竟从来没有如此观察过这个下人。那双浑浊的双眼若明若暗的带着冷光,嘴角微微斜着,正傲慢的盯着自己。

  “胡大人,你怕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吧。”郑强慢慢的走上前来,脊背微微挺了起来,比“胡衍”还高出几分。他直视着周肃灵的双眼,灼热的目光让周肃灵心底一虚,有些懊悔自己的态度,现在的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摆谱。

  周肃灵看着眼前的“下人”,只是沉默不言,眼神却有些闪烁不定了。

  “你做你的胡大人,我做我的下人,逢场作戏而已。如今幽王都进城了,别他妈狗头蛤蟆似的在我面前装大!”郑强凛冽的目光盯着周肃灵,显得底气十足。

  “哦,你想多了。”周肃灵心里升起一阵的害怕,这个郑强果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但是内心仅有的矜持还是倔强的不愿意在一个“下人”面前俯首帖耳。

  “明着告诉你,我是幽王身边谍司的人,帮你跑个腿顺便也是奉命看着你。你一个七品官算个什么东西?平时在我面前低眉顺眼,怎么,现在立功了,不知道姓什么了?”他傲慢的在周肃灵身边踱了两步,不住的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周肃灵:“今天早晨起就觉得不一样,跟变了个人似的。”

  周肃灵身上冷汗直冒,他不知道真正的“胡衍”平时是如何应对的,但是此时他只能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这个郑强盯着自己,像只恶犬一般仔细嗅着一个陌生人。

  “你真的多心了。”周肃灵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因为心虚多了句嘴,说出一句致命的话语:“听说过几天,倒是你要擢升了。”

  郑强嘿嘿笑了一声,便不说了,转身就慢慢走去。周肃灵心里松了口气,也往自己书房走去,还没走两步,便后脑一震,随即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牢牢的绑在床上,那郑强就坐在身边,时不时打量着自己。

  他惊慌的说道:“你干什么!”

  郑强拧着眉头思索着说道:“不对,你不是胡衍!”

  他心里一虚,自己怎么就露馅了?他恼怒的叫道:“你疯了吗!说的什么胡话!”

  郑强把玩着一把匕首,在手指尖摩擦着,根本不在乎周肃灵的言语,只是斜着眼盯着他看。

  “易容术再逼真,也是面皮,可你这脸的确没蹊跷,真是奇怪。”说完探过身子,仔细的看着周肃灵的脸,一边还怀疑的说道:“不对,胡衍跟我说话一贯谨慎,从不拿大;你和他睡觉方向也是反的,走路姿势也不一样。而且,胡衍是左撇子。”

  周肃灵听完一惊,左手下意识的微微一捏,正巧被郑强看在眼里,对方轻轻哼了一声,看着周肃灵的眼神多了一丝肯定。

  一瞬间的目光交错,让周肃灵猛的醒悟过来,郑强所谓的“左撇子”分明是诈自己的!这才察觉到自己脸颊火辣辣的疼,原来是被人用刀刮过了。他心里不由得阵阵发凉,这个郑强光凭这几点就怀疑自己,虽然牵强附会,可歪打正着也是要命的。

  谜底往往一步之遥,虽无证据,可周肃灵显然是更紧张的一方。

  “我要喊人找玄洪大师来看看,一准能看出问题!”他神经质一般,一口笃定眼前的胡衍是假货,随即又摇摇头,似乎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猎犬一般的眼睛,透着闪烁不定的凶光。

  周肃灵心急如焚,玄洪大师他有所耳闻的,据说那人是个怪人,精通青门、四海门、白夜门三家所长,非同小可。

  郑强还是疑虑不定的看着他,有的人总喜欢胜券在握的时候侃侃而谈,仿佛一定要让对方死得明白才算圆满。

  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不能让你走,不能让你走!”他扭头看着这刀刃嘀咕着奇怪的话语。周肃灵细听之下,稍一思索这才明白,原来这“胡衍”对这个郑强颇为忌惮,看来自己还是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可是对郑强如此激烈的情绪,他又有些奇怪。

  突然一道亮闪划过,自己毕竟曾经是皇上,驭下之术那是与生俱来的。他机敏的感受到郑强内心的波动,是嫉妒。郑强嫉妒“胡衍”的功劳,监视皇上的动向,卧底几年,如今正是功成名就坐享封赏的时候。他恼怒自己仅仅是个跑腿的,不甘心“胡衍”得胜的趾高气扬。

  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这是爷爷生前告诫自己的话。

  “不行,既然撕破了脸,要想办法把你除掉才行!”郑强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烦躁的起身来回踱着步子,周肃灵明白,对方现在在想一个借口,向幽王交代的借口。

  “你不必这样,幽王今天还夸了你……”他笨拙的安抚着。

  “闭嘴!”郑强恶狠狠的盯着他,压着声音威吓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七品小官,敢蹬鼻子上脸!”他似乎都有点癫狂了,周肃灵都不知道这个人究竟图什么,嫉妒能让一个人疯成这样?

  “哈!对了,你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幽王怎么能容得下你!怪不得不升你的官!”他惊喜的猜到了“圣意”,随即骂了一声:“黄凯这个废物,让他杀个人都杀不掉!自己还死了!”

  这话语如同晴空霹雳一般,震的周肃灵浑身发麻,只觉得一腔热血直顶脑门!自己还在思索黄凯是谁指使,他怎么都觉得不像是幽王的手笔,胜券在握的人根本没必要做这样的龌蹉事情,直接逼自己退位就可以了。因为“弑君”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没想到,原来是眼前的这个郑强利令智昏,想要争这份“天功”!

  他愤恨满胸,肺都要气炸了,大声吼道:“你竟然胆敢弑君!现在罪加一等!要是幽王知道,非灭你九族不可!”

  郑强的眼神已经开始阴冷起来,短短的两步距离,转瞬即至。

  周肃灵心如死灰,死在一个卑贱的小人手里,让他死不瞑目。

  “可惜幽王不会知道了。”郑强言语等同于最后的宣判,随后猛地抬手便要向周肃灵胸膛插去。

  只听“噗”的一声,周肃灵痛苦的喊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却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疼痛之感。他诧异的抬眼一看,只见郑强腰腹间露出一个刀尖,随即便看见暗红的血透出衣衫,就像一股墨汁在宣纸上浸泡开来。

  转瞬之间的形势骤转,惊的周肃灵目瞪口呆。只见郑强双眼圆瞪,透着难以置信。他嘴半张着,“嗬嗬”的发着痛苦沙哑的声响。

  腹部的刀尖嗖的一下消失不见,郑强随之便烂泥一般的摊到在地,露出后面的一个身影,竟然是邓通和。

  那邓通和满不在乎的在臂弯里把刀擦了擦,嘿嘿笑着说道:“怎么样,胡大人,幸亏我来的及时吧。”

  周肃灵死里逃生,可是心有余悸,刚才郑强说了那么多话,这邓通和究竟听了多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此时只能静观,借着惶恐掩饰着心虚。

  邓通和嗤的笑了声,随机轻巧的帮周肃灵挑断了绳子,说道:“起来吧,胡大人,还有差事呢。”

  周肃灵虚脱一般,浑身瘫软动弹不得,只是机警的问道:“邓大人找我……有事?”

  “毛坤还在大牢里,等着你我去过堂呢。”说完踢了踢脚下的尸体说道:“狗一样的东西,见不得人好!”

  周肃灵听了这话心里终于稍稍定了定神,这才感觉四肢有了感觉,一身的冷汗反而让他平静下来。

  身上传来的酥麻告诉他,这就是活着的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