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是死人吗
兰贞2020-05-29 15:161,872

  她回过了神,瞥了一眼,见是曲若夏的脸,不由得往一旁退避了一些,以她的直觉来判断,曲若夏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她并不想跟他有什么接触,只想好好在这里陪傅匀尊应酬。但是曲若夏却并不是这么想的,沐颜笙退避了一寸,他又往前近了一尺。

  “美女别这么高冷嘛,初次见面,我也想请你喝杯酒啊,不知道美女肯不肯赏脸啊?”曲若夏说着,便把酒杯凑到了沐颜笙的嘴边,脸上的笑容浮夸淫色,让沐颜笙有些作呕。

  “不用了,我不会喝酒。”沐颜笙紧紧地闭着双唇,将脸转到了一旁,十分不情愿。

  “不会喝,我可以教你嘛,来嘛,给个面子吧。”曲若夏强行将手里的酒杯凑了过去,几乎是强灌着让沐颜笙喝下了这杯酒,烈酒的辛辣苦涩一时间充斥着她的咽喉,她本来就不是很会喝酒,再加上又喝得有些急,她忍不住捂着嘴,咳嗽了起来。

  曲若夏的手也不自觉地搭上了她的肩,整个人都扑到了她的身上,她抬起头,望向了傅匀尊,但是傅匀尊仍然像一个没事人一样,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求助。

  她本想反抗的,她的双手紧紧地捏着拳头,眼里的那份倔强也慢慢沉寂了下去,她是跟着傅匀尊来的,既然他都不管她,那她还有什么反抗的必要,要不干脆就这样吧,也不会得罪谁。

  曲若夏又倒了一杯酒,凑到了她的嘴边,将她搂在怀中,半哄半强迫地喂她喝了下去,傅匀尊也渐渐注意到了这个,但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并没有要做出什么行动的意思,曲若夏瞧着傅匀尊的态度,便也越发肆无忌惮了。

  “美女挺能喝的嘛,要不再来一杯吧。”曲若夏这是要把沐颜笙灌醉的意思,沐颜笙这个时候本来就有些微醉了,喉咙干疼,她实在是不想再喝下去了,在曲若夏把酒灌到她嘴里的时候,她一直在往外漏。

  曲若夏眼见着事情好像差不多了,便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在她的脸上吻了几下,他们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场合了,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多么恶心的事情都能做出来。

  沐颜笙此时的意识已经完全被打乱了,她坐在原地,靠在沙发上,任由着曲若夏,也不做任何的挣扎和反抗,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

  傅匀尊开始坐不住了,一连看了她好几眼,搂着美女的手也渐渐僵硬了,他希望沐颜笙能够做出一些反应,哪怕是微不足道,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沐颜笙却让他失望了。

  沐颜笙半眯着眼睛,大脑一片混乱,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放在砧板上的肉,任由着别人过来处置,她除了有呼吸之外,什么能力都没有。

  就在曲若夏沉溺在其中的时候,傅匀尊终于受不了了,推开了身边依偎着他的女人,猛地站了起来,阴沉着脸,将曲若夏猛地推到了一旁,拉着沐颜笙的手腕,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强行带着她大步走了出去。

  一出夜店的门,沐颜笙就不由得倍感恶心,刚才在里面被强行灌下的两杯酒发挥作用了,她觉得胃里有东西在不停地翻搅着,她捂着嘴跑到了墙角,猛地呕吐了起来。

  傅匀尊跟在她的身后,脸上充满了愤怒,眼神就像一匹即将发怒的恶狼,想要把自己面前的猎物撕成碎片,他也不管她是不是吐完了,直接捏起她的手腕,将她拽了过来。

  “沐颜笙,你是死人吗,刚才曲若夏那样对你,你不会反抗吗?”傅匀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牙切齿,深邃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她,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暴起,看得出来他已经很克制了,但是还是凶悍得让人感到可怕。

  沐颜笙咽了咽口水,调匀了呼吸,这才慢慢回过了神,听着傅匀尊的话,她的嘴边不禁泛起一丝冷笑,她摆正了自己的头,脸上的红并未退却,望着傅匀尊近在咫尺的脸,眼神里的倔强暂时被她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无所谓。

  “呵呵,反抗,我为什么要反抗啊,反正我只是你的床伴而已,你随手一抓都能有好多个,我被别人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

  沐颜笙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彻底激起了傅匀尊心里的怒火,傅匀尊的手不禁捏的紧了些,她的手腕被他捏的生疼,她忍不住皱起了秀眉,她想要挣脱,但是却发现在傅匀尊的面前,她就像一只蚂蚁一般,什么都做不了。

  “当然有关系,你是我的女人,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染指,我告诉你,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另外一半钱,你们一分都别想拿到。”傅匀尊一向都是这样霸道,说过的话,想做的事情容不得任何人反抗,他愤愤地说完这句之后便松开了手,径直走到了车里,开着车绝尘而去,把沐颜笙一个人丢在了路边。

  沐颜笙靠着墙慢慢蹲了下来,这城市里的晚风比她想象中要凉的多,她的身上只有一条小小的连衣裙,,一时间巨大的悲戚和酸楚涌上心头,她本该可以在路边打一辆车的,但是她并不想回去,她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该怎么去面对傅匀尊,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办,同时也离她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婚约:傅少的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婚约:傅少的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