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最后的礼物
Love想儿2018-04-26 18:342,372

  一场秋雨过后,离洲收敛了它火爆的脾气,气温瞬间降低了几度,也多了些,稀许的凉意。

  丝丝躺在床上,上身靠在床头处,一脸恬静地,看着手里端着的书,眼神却有意无意间的扫向了床尾,那里摆放整齐的围脖。

  这样心不在焉的看书方式,还是暴露了丝丝,此时悲凉的心情。

  凉风起,秋意浓,越凉越凋零,越浓越凄凉。

  丝丝的心情,也随手中的书,在合上的那一瞬间,想起了前几天袁浩的话,这让她,变得更为凄凉了些。

  袁浩的话,说的义正言辞,却仍然掩盖不了,他身处的现实。

  就算他不想要,但是,春家会因为他的一席话,就此善罢甘休吗?

  不,绝对不会,这不是一场战争,就能够解决的事情,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

  而,作为战役的一方弱者,要想取得胜利,袁浩必须在春家,一波波猛烈炮火的轰击下,得以存活。

  然后在炮火中舔着伤口,慢慢的壮大,奋勇反击!

  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丝丝是一个感情丰富的女孩,她同情袁浩,感同身受着他那一份悲凉。

  这样倔强的袁浩,丝丝想为他做些什么,哪怕是一次微不足道的送别,哪怕是为了他以前说的句话。

  “丝丝,丰州的冬天不太冷,只是风很凉,刮在脖间,就像被刀片划着一样痛。”

  这样的一句话,让丝丝记在了心里,所以,从袁家回来以后,丝丝不受控制地,学习书上的编织手法。

  丝丝很聪明,学什么都会一看就会,那只是局限于,教科书里面的内容,像这样很生活的东西,她却无从做起,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做过。

  在编织这个围脖的过程中,她的手上生生的扎出了,数个淤血处,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渗出了血。

  丝丝熬了几宿,终于在昨日,为袁浩编织了,这样一个围脖。

  它,正放在床尾处,叠得很整齐。

  丝丝看了一眼自己的风衣,她的颜色是淡紫色的,和围脖的颜色也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围脖上面点缀着斑斑鲜红的颜色。

  这条围脖,是由上好的紫丝绒线编织的,看着它,就会让人觉得,佩戴的人会多么的温暖,只是做工却粗糙的了些。

  这条围脖,是丝丝唯一能为袁浩做的事,而亲手为他编织的,不为别的,只是希望身处外地的他,在寒冷的时候,能够多一丝温暖而已。

  今天是袁浩上学的日子。

  丝丝不知道,袁浩这几天是怎么过的,但绝不会好过。

  她刻意地,没有去接他的电话,看也不看地,删了他发过来的信息。

  她也不想这样,但是却无可奈何。

  她必须要拉开与袁浩之间的距离,因为,春晓说的话,说的很明白,袁浩可以随便玩,却不能有自己想要的爱情。

  而他妈妈嘴里所说的,“合适女孩,”并不是她而已。

  丝丝知道,袁浩是喜欢她的,他们之间,甚至是可以说成,是那种青梅竹马的感情。

  但是,她还没有像他那样喜欢他,爱恋他,她不能因为同情,而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他,去和他成为这场战役的战友,恋人。

  丝丝已经穿好了风衣,做好了去送袁浩的准备,而她也只能做到这些。

  她想去送袁浩,却不能主动打电话过去,那样会让春晓误会,误会她是图谋不轨的女孩子。

  此时的丝丝,只能在家里,无心地看着书,等待着可能来的,或者根本就不可能来的电话。

  “你亲爱的丽丽来电话了……”

  安静的卧室里,电话铃声的突然响起,让丝丝喜上眉梢,纠结的心,不在纠结,她快速的接起电话来,说道:“喂,丽丽!”

  “这电话接的这个快!不会是一直在等着呢吧?”丽丽向身边的袁浩挤了挤眼睛,开着玩笑地说道。

  “没,没有,还有几天就上学了,你都准备好了吗?”

  被丽丽一下子猜了个正着,让丝丝有些尴尬,赶快挑起个话题问道。

  “一切就绪,就等着上学了。你呢?”

  丽丽不紧不慢地问道,看着身边火急火燎的袁浩,心里乐开了花。

  “我也准备完了……”

  丝丝没有什么继续说下去的心思,她一直在想,怎么提送袁浩的事情,而对面也是一样,瞬间进入了一个空档期。

  过了几秒,两个人几乎同时说道:

  “哥要走了……”

  “听说哥要走了……”

  然后在电话两头,都发出银铃般,美好的笑声……

  丝丝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去飞机场,应该不会堵车,拿着给袁浩编织好的围脖,走出家门。

  飞机场内,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丝丝四处望了一下,没有看见丽丽和袁浩,看来自己是来早了一点,便找了一个的位置坐下。

  她很自然地把礼物捧在怀里,又喜欢地摸了摸,看着和自己风衣一个颜色的围脖,淡淡的笑着,还有三天,就是袁浩哥哥的生日了,这既是送别的礼物,也是生日礼物……

  丝丝的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飞机场里过往的行人,有的人穿的很少,有的人则穿的很多,这样的呆傻的看着,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一句话:“丝丝,丰州的冬天不冷,只是风很凉,刮在脖间,就像是刀子一样痛。”

  这是袁浩和她说的一句话,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上了她的心,她竟然,学着书上的编织手法,给他编织了,这样一个形似神不似的围脖。

  “丝丝……丝丝……”

  突然间两声大喊,让丝丝从慌神中,瞬间清醒,她随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是袁浩。

  就在袁浩走过来的,这段距离里,丝丝又想起了,他母亲说的话,也明白他母亲的意思,抓着围脖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给袁浩送围脖是不对的。

  丝丝很快的低下了头,看了看怀里的围脖,但已经编织好了,就当送他最后的一个礼物,一个曾经,让她上过心的男孩子,最后的一个礼物。

  此时的丝丝,在看见袁浩的那一刻时,内心深处是凌乱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心里深处,是喜欢袁浩,还是只是把他,当做青梅竹马的哥哥。

  可是,如今这个哥哥,却是她高攀不起的人,又看了看自己发白、纤细的手指,无奈地笑了笑,这样糟糕的身体,和谁在一起,都应该是种负担吧?

  既然是负担,那就算了,在什么事情都发生之前,算了,在什么感情,都没有变的太离谱的前提下,算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 送别的涟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爱承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