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春晓
Love想儿2019-12-10 18:362,287

  袁向东已经好几日没有见丝丝那个小妮子,心里想得有些难忍,他没有想到,已经活了这样久的他,会有时刻想要去见一个人的冲动,只是她的父母太碍眼了。

  他想问问袁丽,她俩一向都形影不离的,最近丝丝为什么不来家里了?

  袁向东走到袁丽的房间,却听见他们想要去丰州市的消息,这样真的很好,我就在海边等你怎么样?让我们来个异地的偶遇怎么样?我美丽的女孩。

  袁向东没有进袁丽的房间,而是掏出手机,淡漠地说道:“王助,我记得丰州那边有工程是吗?”

  “是的,袁董。订机票,明天我陪你去一趟吗?”王助不知道老板的心思,也不敢乱说,试探的问着。

  袁向东不喜欢炫富,但在她喜欢的女人的面前,就不一样了,他想让她知道,我什么都有,也什么都不缺,唯独身边没有你。

  “不定飞机票,我想试试新定的飞机怎么样?”袁向东霸气地说着。

  “明白了老板。”

  袁向东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目光放空,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丝丝的样子,手不自觉的抚摸着旁边的空位,心里痒痒的某个地方也不舒服起了。

  他走到了浴室,冲着澡,冰凉的水打在他刚毅的肌肤上,似乎热的有些沸腾,想她的心,让一向冷静的他都难以控制。

  从浴室出来,半围着浴巾,开始整理着他的行李。

  春晓开门进来,却在看见袁向东那一幕,微微地愣了一下,静静的看着那个迷人的背影,岁月似乎格外地偏爱他,如今她都觉得老了,而他依旧如曾经那般的帅。

  袁向东听见开门的声音,目光看了过去,是春晓!她也回来了,一定是袁丽说的,他最近回家住了,她才舍得从外面回来是吗?

  春晓看着袁向东看着她在笑,心情也很好的回应着笑容,看着他在整理行李箱,想着怎么我刚刚回来,你就要走吗?

  “你这是?”

  袁向东没有过多的解释,淡然平静地说道:“出差。”

  “恩。”

  春晓早已经一贯他的冷漠,她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听她父亲的,不应该任性非要和这样一个狠心的男子在一起,如今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吧!

  她紧走了几步,来到了袁向东的身后,抬起她白皙的手指,去抚摸他刚毅身体,爱他的感觉就想触电一样,撞击着她的内心。

  她情不自禁抱紧她的男人,嘴里喃喃地喊着:“向东,我好想你。”

  袁向东是男人,还是个聪明的男人,他怎么会不明白春晓的意思,他很快地转过身子,压她在床上,亲吻着。

  春晓确实是个成熟的女人,她很会取悦袁向东,可以说,她了解他的需要,妩媚动人的笑着,抚摸着他很私隐的地方,发出迷人之声,刺激袁向东。

  袁向东似乎也被刺激到了,亲的更加疯狂,手也开始伸进春晓的衣服里,却在在摸到她身体的一瞬间,什么欲望都没有了。

  她已经做过了隆胸的手术,可以说那里很丰满很舒服,可是却不是他想要的。

  没了欲望的他,雄风也去了一半,无奈地对着春晓尴尬地笑了笑:“我可能是太累了。”

  春晓无奈地穿上了衣服,淡淡地说了句:“没事”

  她还能说什么,说你是个无用的男人,这个时候,突然就不好使了吗?完蛋。

  春晓无奈地来到浴室,躺进铺满花瓣的浴缸里,抚摸着自己,抚摸间,她也不自觉的说道:“我真的老了吗?”

  从浴室出来春晓,看着偌大的房间里,早已经没有了袁向东的身影了,无奈的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抚平她心中的思绪……

  丝丝和丽丽二人上车的时候,还是很有兴致地看着沿路的风景,说着所到之处的风土人情,热闹地闲聊着。

  只是到了晚上,二人都没有了声音,车厢的灯也由原来的都亮着,变成三五个才亮着。

  丽丽依靠在丝丝的肩上迷糊地睡着了,丝丝担心行李会被扒手拿去,警惕地没有睡觉。

  音乐播放器里的歌曲,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的循环。

  丝丝也很困,她想着洗一下脸是不是就会好一些,她扶了一下丽丽,把她的头靠在了椅子上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火车到了一小站,有三五个人上了车,火车也随之启动,洗完脸的丝丝感觉清爽了很多,从卫生间出来,正巧被急促上车拿着很大行李的男子给撞得正着。

  她的小身板怎么受得了这样地碰撞,再加上本就困,行动还很迟缓,她也随着火车的晃动,就倒了下去。

  丝丝想着,这回要栽跟头了,就在她要倒下去的时候,后背被人轻轻一扶,竟然站了起来。

  她觉得很神奇,这是太极拳的以柔克刚吗?她快速地回头,想看看这个会以柔克刚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丝丝回身,那人快速的转身,已经走了好几步,她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只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很高大威猛的。

  她对着背影既礼貌又温柔地说着:“先生,谢谢你。”

  男子带着鸭舌帽,半低着头没有回头,借助着火车上微弱的灯光,在门的玻璃处看清楚了女子的容颜,她给他的感觉是,很瘦,很脱俗的,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心里想着,我记住你了。

  他从不开玩笑,更不会挑逗和女子说话,遇见了她,他也玩笑地说了句:“你想谢我,是吗?”

  “是啊!”丝丝很快的回着。

  “那你想怎么谢了吗?”鸭舌帽男子,自己都那闷,我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丝丝觉得这个男子的话,有问题,我怎么谢你,就谢谢就好了。

  “你想让我怎么谢?”

  鸭舌帽男子,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他如今还有事在身,不能在和她扯话了,他很快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李丝。”丝丝没有犹豫告诉了他,她的名字,她觉得他不是坏人。

  “好。李丝,你欠我一个人情”

  鸭舌帽男子说完话以后,很快的进入了另一节车厢,离开了丝丝的视线,剩下丝丝一个人傻傻地站刚刚那个位置,发呆地看着那人的背影,莫名其妙想着,这人真怪,就扶我一下,就要我李丝的人情了吗?在说我们还会在见面吗?她无奈摇着头。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偶然的必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爱承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