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熊孩子2018-04-26 12:081,171

  “啊?”单渝微侧头去看景诗,声音充满讶异:“可你们不是……”

  跟陆泽承交往五个月后,景诗就说要把人带到自己家去,果真,第二天她跟陆泽承一起来学校,然后悄悄告诉单渝微,说她把陆泽承拿下了。

  那时候单渝微整个脑子都懵了,心里很难过,酸酸的。

  一直到后来陆泽承喝醉了,搂着她喊景诗的名字时,单渝微心里都很难过。

  她那么爱的一个男人,却什么都不属于她。

  “其实吧……我们没做。”景诗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谁知道我爸妈那时候突然回来嘛,我家隔音效果又不好,所以我跟阿承什么都没做成。”

  单渝微没想到是这样,愣了半天:“那你为什么……”

  “我不是怕你笑话我嘛!”景诗咕哝,闷闷道:“我都跟你说要拿下阿承了,要是因为我爸妈回来这事没做成,跟你说你还不得笑死我!”

  “……”

  单渝微忽然想到,第一次的时候陆泽承确实有点笨拙,控不住力道,让她整整疼了两天,她一直以为是他喝醉的缘故,也没有多想。

  所以自己是陆泽承的第一个女人吗?

  想到这些,单渝微心情竟是好了不少,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难过的,那男人不爱她,至少拥有的第一个女人是她,而且跟她在一起的这三年来从没跟其他女人有瓜葛,她已经很满足了。

  景诗听到了单渝微的笑声,以为她在笑话自己,顿时不乐意了,“我就知道你会笑话我的,薇薇你太不够意思了,早知道我就不说了!”

  单渝微被她挠的直笑,求饶道:“没有啦,我不是笑话你,你别挠了。”

  “你就是在笑我,笑我没用对不对?”

  “没有,哈哈哈,你别挠。”

  “咦?”景诗似乎摸到什么,停下手来,讶异又好奇的问:“薇薇你肚子上是不是有条疤啊,我刚刚摸到了。”

  “没,没有。”单渝微把她的手推开。

  景诗不依不饶:“绝对有,我刚刚摸到了。”说着她还想打开台灯,单渝微只好扯住她的手,硬着头皮说道:“是有,我开过刀……”

  “你知道的,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时间不稳定,吃饭又不规律,等痛的死去活来去医院时才发现得了阑尾炎,做手术在家里躺了好久,天天喝白粥。”

  “对不起。”景诗凑过来抱着单渝微,歉意的说:“那时候我在国外的生活也不怎么好,所以没有联系你,不知道你出了这种事。”

  “没事啦!”单渝微笑道,“不过是阑尾炎,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紧张什么?”

  景诗哼着:“是啦,要心疼也是何谨言来心疼,你又不需要我!”

  “睡吧,明天不是要去果园吗?”

  ***

  隔天一早,单渝微早早起来准备早饭。自己合面做馒头,白粥熬的浓稠又香,和农家小菜搭配美味的很,这早餐可要被大城市的那些好吃多了。

  景诗感慨这天气太好了,吃了早饭后上楼去换了一条裙子。

  景诗带着漂亮的亚麻色遮阳帽,小脸精致漂亮,时时刻刻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给人的感觉自信又大胆,女人味十足,让单渝薇很是羡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律师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律师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