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异界生存(三)
兮媛2018-04-26 17:354,530

  “吁吁,你们给我排好了一个一个进去把你们的名字,年龄,为何参军这些给我一个个填好了,听到没有!”

  领头的带着漓悦他们来到了军营门口,门口搭了一张桌子,桌子的前面是报名表,有两名小兵负责填表,漓悦排在最后面,邻近下午的时候才排到了漓悦。

  “叫什么名字?”

  “漓悦”

  “漓悦?”

  “嗯。”

  “怎么这么娘不唧唧的名字。”小兵耻笑的看着漓悦。

  “大哥,我们那儿有个习俗,17岁之前把儿子从小当女儿养,据说会平安幸福一生呢。”漓悦偷偷地讲述着这根本不存在阿习俗。

  “行了行了,进去吧,最左边第二个帐篷。”

  “是、是。”

  终于搞定了漓悦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进入帐篷后,漓悦四处打量了一下,“哇”看到这个帐篷漓悦突然发现这个时代的优点了,她这么一个小兵居然住这么豪华奢侈的地方,室内的隔断,除板壁之外,还采用落地罩、花罩、栏杆罩以及博古架、书架、帷幔等不同的方式进行空间划分。内装修的材料,多采用紫檀、花梨、楠木制作。结构均为榫卯结构,造型洗练,工艺精致。床与公办桌之间隔着一块锦平,这床这毯子,哇,简直比现代的床都爽。

  漓悦喜滋滋的躺上床等着一会吃饭,殊不知,此时正有一人朝着这个帐篷走来。

  舒适的绒被把漓悦裹得舒舒服服的,一天的疲劳仿佛在这刻顷刻而出,睡意蒙上,悄声歇息。

  帐外 ,“王爷,副将军说,新的小厮已经准备好了。”

  “嗯。”百里渊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自那日匆匆一别,百里渊总是在无意间或有意间想起和漓悦的那一晚(漓悦:别误会,其实啥也没有)。

  “咳,白玉,去把本王的白驹安顿一下吧。”百里渊故意转过话题不让白玉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是。”白玉转过身去牵马。

  看着去牵马的白玉,百里渊心情愉悦的向帐篷走去。由于他是主将,所以帐篷的位置最靠里,以便众将及时开会。而且百里渊的帐篷跟周围的所有帐篷隔得距离较大。

  走到帐篷前的百里渊就感觉有一股陌生的气息在他的帐篷里。‘难道是今天新来的小厮?’但是这个怀疑好像不太合理,他的帐篷一般情况下没有他的允许是不允许进的,就算是开军机会也是在旁边的专用帐篷里开的。

  百里渊掀开帐帘直径走到锦屏之后,本来的杀意却在看到那张脸以后怒意全消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还以为要派人去通缉才能找到漓悦的。不过他还是想不通为何漓悦会在这,而且还胆大包天的盖着他的被子睡着他的床,但凡来这的人谁不知道他百里渊的规矩。

  他与她不过才分离一天,她是怎么来的呢,难道是奸细?百里渊对于漓悦的到来存有疑心。如果是奸细的话,当机立断‘杀了’!

  而某人到现在还睡得特别香,浑然不知自己在火锅里被烤着。

  “唔~”漓悦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但是百里渊可不会放过她。百里渊像拎小鸡仔一样拎起还在与周公下棋的漓悦,然后‘碰’的一声扔到了地上。

  “啊。”屁股上的疼痛让漓悦清醒了些。漓悦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再看看这周围只有他们两个人,她这起床气一下就迸发出来了。(其实是看到对方穿的便服,想以小欺大。)

  漓悦冲着百里渊就是一顿吼,“您凭什么把我从床上叫起来,你知不知道谁先来这谁就是老大,你竟然对老大这样,你有想过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吗?识相的赶快道歉。”

  漓悦挺起胸脯努力拉直自己的身高,努力做到个子不如人,气场得如人。大有蛮不讲理的架势。

  “凭什么?谁先来这谁老大?道歉?”百里渊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漓悦,他不懂漓悦是装的还是真的蠢。

  “好了好了,看你第一次来就原谅……你了。”漓悦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和百里渊的大身板,如果硬碰硬她铁定吃亏,所以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忍!

  “你原谅我了?”百里渊摆出一副黑面神将居高临下的看着漓悦。但令百里渊有疑问的是漓悦居然不记得他了,难道他的脸就这么大众化,他这么俊美脸只要见过的人这辈子大概是不会忘了。‘她难道是瞎了吗?’

  一分钟后经过百里渊的视察,他确定了‘她’是瞎了。

  漓悦被看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但是现在示弱的话,以后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了。漓悦强装厉害,但是她的气场弱的已经啥都感觉不到了。

  “噗。”看着漓悦那强装厉害的架势百里渊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人站在一起一比较百里渊才发现漓悦哪都小。

  不过言归正传,百里渊对这漓悦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我?哼,我当然是来参加黑豹兵团比试的”提到‘黑豹兵团’四个字漓悦很傲娇的扭了扭头,不过,说实话,漓悦真心觉得黑豹兵团这四个字有点土土的感觉,怎么不叫大黄兵团。

  “黑豹兵团?”百里渊把漓悦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就这小身板不被打死就算好的了,还比试。而且,据百里渊所知黑豹兵团的招选昨天就已经结束了,今天只听说找了十几个小厮而已。

  “怎么了,不行啊。”漓悦知道百里渊在鄙视她。

  “行,当然行,只是你知不知道黑豹兵团的招选昨天就已经结束了,今天招的是服侍黑豹兵团的小厮。”说道小厮的时候,百里渊故意俯下身子靠在漓悦的耳边,说完还轻轻的吹了口气。

  漓悦羞愤的一把推开百里渊,“你,说话就说话,离我远点,你有什么好神气的,你不也是。”

  漓悦现在肠子都悔青了,那位大叔那么激动那么兴奋居然只为当个小厮,还是土土的黑豹兵团的小厮,怪不得她这么容易就进来了。也不知道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

  “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这里进来容易出去难。”百里渊一眼就看穿了漓悦的小心思。

  “那我们岂不是要为人小厮,受人差遣!”漓悦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百里渊。

  百里渊轻轻地移开漓悦的手指道:“是你不是我,更不是我们。”

  “嗯?”漓悦不太明白为什么百里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王爷,白驹的一切已经打点好了。”这是安放好白驹的白玉走进帐篷。

  “王爷!王……ye?”白玉的话给漓悦可谓是一通晴天霹雳。这屋子里除了白玉就只剩下她和他,那么不是她不就是‘他’喽。

  漓悦现在可谓是后悔莫及、后悔无及、悔之已晚……

  坎贝尔和佚名曾说过,生活是复杂的,——这才令人感到兴味无穷——我们需要一种能把握它的复杂性的思维方式,以让我们根据生活的复杂性相应地确定我们的目标。(——坎贝尔)

  如果有人只知道享受明媚的春光,而忘却春前严寒,春后有酷暑,那也不会真正懂得春天的乐趣。(——佚名)

  其实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珍爱生命,切不可一时鲁莽’

  (大大想说一句,其实这两句名言和漓悦小姐姐所说的珍爱生命还是有实质性的区别,总之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期待。)

  “白玉,你说要是有人对本王不敬该怎么办~”百里渊故意当着漓悦的面以一种询问的口气问道。

  在百里渊说这句话阿时候,漓悦的心都快提到嗓子上了。

  白玉打一开始就看到漓悦了,他知道百里渊意有所指,故道:“轻者一百大板,重则五马分尸。”

  “这么严重!”漓悦心中是一万匹cnm在蹦腾啊,一百大板也算是轻的?这简直是没有王法了呀。

  “你选哪种~”百里渊撇了撇漓悦,满眼的笑意是遮也遮不住。白玉看出了百里渊的愉悦不但没有插嘴,反而添油加醋道:“公子也可选择一丈红。”

  “一丈红!”这不是华妃娘娘的专用刑法吗?甄嬛传漓悦可是看了不下十遍。

  “白玉给她解释一下。”不知何时百里渊已经卧躺在床上,右手撑着下巴邪魅的笑着。

  这让漓悦想到了肤若凝脂雪堆就,细柳扶风摇曳行这句话。细腻的肌肤吹弹可破,秀挺的鼻梁下,唇如草莓水光闪烁,发若黑瀑垂落腰间。长袍拢着那身躯,隐约的勾勒着飘渺的线条,若隐若现中恍惚着,看不清,道不明,眼前仿佛是山谷中升腾的朝雾,有形无质。

  “是。”

  “一丈红和打板子有一定的区别,一丈红女的打的是胸,男的打的是下面,直到打出血位置?”

  “这么狠,能不能留个全尸啊。”漓悦不禁看了看自己的胸部,本来就小,这几大板下去,不就没了吗?

  “全尸啊?那刚刚你说的话~嗯”百里渊假装思考着怎么样惩治漓悦,实则话里有话。

  这么明显的暗示,漓悦不会不知道的,俗话说的好留的小命在,往后再报复。

  白玉好奇的看着漓悦,他百分百肯定漓悦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到底是什么话听了让人这么心情,额‘复杂’。

  “王爷,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您看你长得玉树临风英姿飒爽,搁我们那儿您就是赛过貂蝉美过吴彦祖,您简直像仙人一般威风凌凌,小人这等凡人怎么配惹您生气。”漓悦摆出了一副谄媚婆子的样子。漓悦想着自己都已经这么谄媚了怎么说也应该不会拿了她的小命吧。

  百里渊不喜欢那些阿谀奉承的人,但是身边却偏偏少不了这样的人。面对那些人百里渊向来是没有好脸子,但是,漓悦这样的谄媚却让他生不出讨厌之心,这天底下哪有谄媚的人这么愚蠢的。

  白玉用手扶了扶脸以抵住自己的笑意,自他跟随百里渊之后还从未见过这么拍马屁的人。难得百里渊由此雅兴,白玉觉得漓悦适合留在百里渊的身边侍奉其左右。

  “咳咳,既然你诚心认错,那我就小人不记大人过放你一马吧。”百里渊尽力克制自己眼里的笑意。

  “谢谢王爷。”为了表示感谢漓悦特地来了个90度的鞠躬。

  “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罚你做本王的贴身随从吧。”

  “啊!这,小人怕伺候的不周到,不如还是换个人吧。”漓悦边说还边看着白玉,暗示的无比明显。

  白玉现在是哭笑不得。

  “白玉是我的副将,你觉得你和他谁更适合做随从啊。”

  “额,还是小人比较适合。”

  “这不就对了吗,乖。”百里渊轻轻地摸了一下漓悦的发角。

  把漓悦莫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回禀王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

  “嗯。”

  白玉从侍卫的手中接过晚饭,途径漓悦的身旁,白玉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是错误的。

  只见漓悦盯着饭菜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这举动不只白玉看见了,百里渊也看见了。

  “想吃?”百里渊优雅的夹起莲子蓉方脯,酥香的味道无一不在吸引着漓悦的胃。

  “咕噜~”一声,漓悦的肚子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漓悦尴尬的摸了摸肚子。

  “噗。”看着漓悦这模样,百里渊不禁笑了出来,他从未见人尴尬的时候还能这么可爱。

  这大概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百里渊看着漓悦的眼中无不透露着宠溺。那样的百里渊是白玉从未见过的,那种开心的笑,他已经许久不曾见过了。

  “本王现在还不饿,这些饭菜就赏给你了。”百里渊拂袖回身靠在床上。

  “真的?”

  “嗯,真的。”

  说罢,漓悦已经拿起了筷子,看着满桌子的菜,漓悦都不知道先吃哪一个。

  尽管漓悦很饿,可是她并没有狼吞虎咽,到底是豪门千金,无论从坐姿还是吃相来说,漓悦的一举一动都带有那种大家女子的气息。

  百里渊有点猜不透漓悦,她的一举一动都告诉他她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但如果是富家小姐的话,又说不通。这个大陆哪家小姐会动手做那么危险的急救。普通小姐一般看见血就晕了,更不谈做那种事。

  白玉更是猜不透,刚开始他以为漓悦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厮,可是她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大家风范,白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离家出走的贵公子。

  白玉仔细打量了一下漓悦。‘哦~’他的心中亮起了一盏明灯。

  ‘原来该称之姑娘~’

继续阅读:第四章异界生存(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俏皮千金遇上多面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