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祭祀大会
疯狂路人2018-04-27 10:382,212

  洛卡小小的身高站在贝壳的对面,看起来瘦小又可怜。

  干巴巴的黝黑的身材,两只警惕而又懵懂的眼睛,看起来像个可怜虫。

  “你先说说,阿娜丝怎么了?沙巴尔不是说她生了病?”

  贝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不过心里已经信了个大概,林焰心在旁边听着,思绪转的很快。

  和贝壳对视一眼之后,两人相视而笑,大约是想到了一起去了。

  “不是的,沙巴尔骗人!他不允许你当族长,所以他才囚禁了阿娜丝首领。”

  洛卡义愤填膺的瞪着贝壳,仿佛他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一样。

  “那天早上,我出来……我出来找东西吃,就看到一向懒惰的沙巴尔,破天荒的起了个早,这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洛卡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板,回忆起那天的经过,对于那天早上的行踪,羞愧的隐藏了过去。

  他总不能说他是早上出来偷东西吃吧。

  “我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忍不住好奇跟了上去,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他和他手下那几个害虫汇合在一起。”

  “嗯……我怕被发觉,一直远远的跟着,我是觉得他们没有什么好事的,没走几步,我被阿娜丝首领发现了,不过,她并没有揭穿我,反而还偷偷的告诉我跟在她的后面。”

  “再然后,就是阿娜丝首领被沙巴尔发现,囚禁在一个牢房里。”

  洛卡越说头越低,到后来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贝壳和林焰心很敏锐的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皱着眉头问道,

  “那你怎么不早来找我们帮忙,现在都已经过去两天了!”

  “我,我……我不知道找谁?没有人会愿意相信我的话,何况对方还是族长沙巴尔。”

  “可是,我又不敢再拖下去,所以只能来试试找你们了,你们有没有办法去救救阿娜丝首领?”

  洛卡殷切的眼神让贝壳和林焰心不忍心拒绝,事实上,贝壳也根本没有拒绝的意思。

  “哼,臭小子,我就知道你对那个美艳首领有想法,你看你巴不得的样子,心都要飞过去了。”

  林焰心撇撇嘴,一脸挖苦的样子,眼神里是实实在在的调侃。

  在洛卡的带领下,三个人很快就来到了阿娜丝被囚禁的牢房。

  “这里还真是远……”

  “嘘,别出声,门口有两个人在把守,我熟悉地形,去把他们引来,你们去救阿娜丝。”

  洛卡坚决的的语气让贝壳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对,没有洛卡,这事情还是难办很多。

  “嘘——”

  洛卡吹了声口哨,就从他们藏身之处跑到别的地方,果然那两个守门员就跟着跑了跑来。

  “我们走!”

  贝壳拽着林焰心的胳膊就窜了过去,时间紧迫。

  “阿娜丝,阿娜丝,你还好吗?”

  推开门,贝壳和林焰心没有看到阿娜丝的身影。

  “贝壳?我在这里。”

  除了语气带着怀疑,阿娜丝的声音里依旧透着冷艳。

  果然,就在一个角落里看到阿娜丝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看起来并没有受伤。

  “你放心,沙巴尔不会对我下毒手的。”

  知道两个人在关心她,阿娜丝淡淡的开口解释。

  “那就好,时间紧迫,你快点跟我们离开这里。”

  “不行,我离开以后,沙巴尔就会培养下一个阴谋,我们必须一网打尽他们这些害虫,我不能跟你们走。”

  “听我说,我有一个计划,你们相信我,只要将计就计,一举揭发他,族人就会按照神的旨意,处罚他的,这种人我不甘心让他成为我的丈夫,也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族长。”

  “相信我,这是神给的旨意。”

  阿娜丝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贝壳两个人,末了,还补充了这句话。

  “我知道了,喂!我们要走了,不然一会被发现,我第一个出卖你,这样的情况下,你居然睡得着!”

  贝壳恶狠狠的拍着昏昏欲睡的林焰心。

  “哎呀,不怪我嘛,我不是一直都喜欢在这个时辰打盹。”

  “快走吧,祭祀大会也马上开始了,我要看那个小丑演戏去。”

  “……”

  祭祀大会上!

  沙漠一族的族人都更加庄重了,就是脸上的色彩都涂了一层又一层,脑袋上的羽毛还特意插了几根长长的,贝壳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毛。

  祭祀大会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族人门都在自己攀谈,似乎对神定的族长很满意。

  沙巴尔远远的将贝壳微笑的表情收在了眼里,心道,就让他得意这一会,马上他就会被惩罚了。

  “嗨,贝壳,有没有很兴奋,你就要接替我的位置了,其实真好,我也能轻松点。”

  “喝杯酒吧,我给你讲一些当族长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后你也可以来问问我。”

  沙巴尔一脸和善的样子,无一不显示出他的风度。

  以后,这沙巴尔说的真好听,其实就是一个伪君子,贝壳忍了忍,并没有揭穿他,若无其事的接过了酒杯。

  忙着和别的野人还有祭司寒暄,祭司才是真正能告诉他事情的人。

  看到贝壳举着那杯酒,好几次要喝没喝成的样子,沙巴尔一脸着急,给心腹递了个眼神。

  “尊贵的族长,可否赏赐一点神圣的光芒,给予我一点福泽。”

  心腹虔诚的微笑着,若不是贝壳早知道他们的身份,恐怕真的会被骗。

  既然他们这么想让他喝这杯酒,那他真的不能让他们失望了……

  “可是,你先将脚下我的鞋放开可以吗?你看上面都是你踩的灰!”

  贝壳脸上故意流露出不满,把酒放到了一边,低头去扫上面的灰。

  “我来我来,是我冒犯了神威。”

  心腹还是很虔诚的,把酒放在一边,低头替贝壳清理。

  而那杯酒已经被贝壳掉了包,只可惜他们的眼神都在心腹的动作上,没有看到。

  “没事,祭祀大会马上就开始了,先干为敬!”

  贝壳倒了倒空着的酒杯,转身离开,他可不想看到那野人毒发身亡的样子。

  看到阴谋得逞,沙巴尔满意的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毒发身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