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遗愿
疯狂路人2018-04-27 10:402,187

  五六十个野人刚刚退出密林不久,忽又折返回来,接着更多的野人涌进密林中来,全部聚集在姜鱼儿藏身的树下,接着密林外围响起一阵巨大的轰鸣,一阵气浪差点将姜鱼儿掀下树来。

  一个一瘸一拐的汉子渐渐的从密林深处走了出来,赫然就是斗兽场中的赵心云,只见赵心云浑身血污,面目狰狞,将冲到身边的野人随手抓起,如丢小鸡般摔到地上。

  接着踏前一步,将地上的野人头颅一脚踩碎。

  赵心云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少年面上露出浅浅的微笑,似乎对赵心云的的行为无比无奈,间或将躲过赵心云身边的野人随手抓住,抛到赵心云脚下。

  少年出手如电,跑过赵心云身边的野人无论离少年多远,但无一例外被少年探手抓住抛到赵心云脚下。

  但少年显然比起赵心云要更和善一些,所以众野人虽对少年忌惮,但仍是远远躲开恶煞一般的赵心云,期待侥幸从少年手中逃脱。

  三人不一会儿就走到姜鱼儿藏身的树下,少年忽然咦了一声,抬头向姜鱼儿藏身的树上望来,姜鱼儿不再躲藏,从树上一跃而下,顺手将树下的一个野人踢到赵心云脚下。

  赵心云一脚踏出,野人口中只是简短的呃了一声,就已命丧黄泉。

  少年抬头望了姜鱼儿一眼,淡淡道:“是你。”

  姜鱼儿默然,多年的形单影只让姜鱼儿不习惯交流,只是默默的对少年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面对身前的众多野人,眼中冒出熊熊的愤怒。

  密林外又是一声轰鸣,这次的声音更近了一些,少女面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是贝壳。”

  少年淡淡的应了一声,身形忽变,欺进野人从中,接着一个个的野人被抛掷到赵心云脚下。

  赵心云哈哈大笑,半年被囚的闷气一扫而光,双脚连环踏下,在野人头上补上致命一脚。

  众野人终是禁不住如此屠杀,慢慢密林中的野人越来越少,侥幸逃脱的野人不足一成,直到黄昏临近,斑驳的阳光从细碎的树叶中斜斜洒下,两方众人终于站在一起。

  望着俯在贝壳背上的安妮,看着拄着拐杖裤管空空的安贝,赵心云终于掉下泪来,拥着安贝恨恨道:“不杀光图绝一族,我赵心云誓不为人。”

  转头看向少年道:“林豹,你说追杀你的还有八人对吧。”

  “是。”林豹道,“那八人身手敏捷,和我在密林中纠缠了一天一夜,我担心众人安危,才引开他们,先来和众人会合。”

  “好,好。”赵心云连道两个好字,仰头望了天空:“我也要他们尝尝剥皮剜骨的滋味。”

  姜鱼儿将背上哥哥的尸体托了一下,对众人道:“我先去一下。”

  赵心云走上前来,拍了拍姜鱼儿的肩膀,慢慢道:“多亏你了,路上小心,我们会等着你。”

  “是。”姜鱼儿答应一声,转身向密林深处走去。

  夜间的密林漆黑,但姜鱼儿脚下匆匆,并未减慢速度。

  这片密林自己在里面生活了七年,甚至比附近生活的野人更熟悉,每当自己一人确定无人监视时,就会来到这片密林深处。

  姜鱼儿不知道自己来这片密林中干什么,只知道这儿的每一棵树,每一片草丛都是自己可以诉说心事的对象。姜鱼儿甚至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下去,在图绝的监视下小心翼翼的活着,装成精神受到刺激的傻子。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去实现父母心中的夙愿。每当黑夜那颗蔚蓝的星球升起时,姜鱼儿就会喃喃自语:我还有没有机会?有时候姜鱼儿都会自己没来由的迷惑,父母口中的那些同伴为什么还没有来,难道他们都如父母一样被杀死了?

  又或是经过漫漫岁月,众人忘记了先祖的遗愿?

  七年来姜鱼儿就在迷惑中等待,没有人可以诉说心事,有时候他自己都差一点坚持不下去,但想起父母的惨死,想起哥哥的背叛,他心便再一次坚硬起来。

  赵心云一行人来到图绝,姜鱼儿也不敢露出丝毫蛛丝马迹,直到赵心云被囚禁,自己在黑夜摸到赵心云的囚笼旁,慢慢的探知赵心云就是自己一直苦苦等待的人时,不由欣喜若狂。

  帮赵心云将求救的信鸽放飞后,姜鱼儿一直就装作在海边钓鱼,慢慢的等待,只是哥哥心细如发,发现自己的异常后,每天派了人监视自己。

  直到林豹,萧十一走下船来试探自己,自己仍要装作是一个弱智的傻子。

  等到林豹与萧十一进入密林,监视自己的两人绕捷径回去报信,自己才敢恢复本来面目,将贝壳一行人带进密林,绕过重重暗哨,扑进姜破壁的山洞,希望劝说哥哥和自己一道暗暗离开图绝,实现父母的夙愿,哪知哥哥仍是执迷不悟,将自己的性命最终留在这片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

  姜鱼儿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密林中急速前行,逐渐密林开始稀疏,渐渐看见了前方不远的雪山。

  在星光的映照下,雪山泛着星星的寒光。在雪山的顶峰上,父母的坟茔矗立在一个小小的雪凹中。

  那是哥哥最后终于良心发现埋葬他们的地方。

  那一年自己十岁,哥哥带着自己偷偷的回来,找到父母的尸体,悄悄的埋在雪凹里,那天姜鱼儿终于看见了哥哥眼中的泪光,是悔恨?还是给自己一个心安?

  背上哥哥的尸体已变的僵硬,死亡的孩子终究还是要回到父母的怀抱中,若是忏悔,就慢慢的忏悔吧。姜鱼儿叹一口气,将哥哥的尸体往上托了托,慢慢向雪山顶峰上爬去。

  秃鹫仍在十字架的横木上梳理着羽毛,风穿过某处细小的空间,发出呜咽的声音,密林深处,间断的魔兽的吼叫,预示着又是一场战斗。

  战斗从未停止过,过去,现在,将来,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战斗,而战斗最终带给生命的是灭亡。

  篝火在广场上熊熊燃烧,贝壳望着火焰中的女子渐渐变成灰白的骨灰,心中空荡荡的,仿佛只剩下了一个心脏,在虚无中飘荡。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蔚蓝往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蔚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