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当年被抢走得两只鸡
夏雨竹2018-05-03 08:132,400

  “我也只有五十文!”说完从自己腰带里摸摸扣扣的弄出了四十三文,往江长生手里一塞,像是下定了多大的决心一样。

  知道再也要不出来什么,江长生又将头转向了自己刚回家的儿子。

  江善生:???

  “老三,你这个月的工钱应该才发吧。”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啊?这个家看来是呆不下去了!

  明白自己逃不过,江善生叹了口气从袖兜里掏出一百文钱来,“爹,我还有事,一会儿回镇上了。”

  江长生点了点头,觉着自己的儿子走了也好,吃饭的就少了一个。

  秦氏走了之后,一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江长生第一次有了这种体验,虽然他不管家里的柴米,但在秦氏每天念念叨叨的时候,也对行价了解个大概。

  这近二百文紧巴一点也就能坚持一个月,他的脸被挠成这样,本来不想出门做活,但是现在看来,也必须得出去了。

  不过,若是等老大和老二带着银子回来,就算那蠢妇不回来又怎样,就让她在娘家住着!住的久了休了也……

  也还不错?

  如是想着,江长生的脸色莫名的又好看了一些,江鱼看着恶心,就和自己的娘一起背上竹篓上山了。

  山上有野菜也有一些常见的野果,两人总不会饿着。

  江长生今天出门总觉着有不少目光追着他走,事实也就是如此,人们在背后谈论着江家管事的不正经,在外面有了女人。

  秦氏虽然不讨喜,但对江长生的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不少人都暗暗的朝江长生吐着唾沫,恨不得戳上他的脊梁骨。

  古往今来,男人出轨对女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

  感觉到村里妇人的面色不善,江长生加速了脚步,心里直直的骂着秦氏是个蠢妇!

  江鱼和刘氏上了山之后,才真正见识到农家做活妇女的样子,没半个时辰,刘氏竟然就打了慢慢一娄的猪草,顺便还捡了不少的蘑菇和野菜。

  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背后竹篓中一少半的猪草,江鱼觉着自己这双手得速度可能是……

  没遗传好?

  中午两人吃了一些野果之后,就准备回家,还没走多远,刘氏就一声惨叫,江鱼赶紧回头,就看见她脚上有一个兽夹子。

  心里顿时一个咯噔,赶紧跑上前去,用力想要掰开,但不管怎么使劲都不能将之打开。

  十四岁营养不良的身体,力气真的是太小了。

  眼见着刘氏脚脖子处已经鲜血淋漓,江鱼急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也不知是原身和刘氏相连血脉的原因还是怎么,她就是感觉到心疼。

  “鱼儿别哭,去叫人来,娘没事。”

  刘氏见江鱼慌了,反倒是理智许多,江鱼胡乱的点头,还没跑两步就听见有人过来。

  “老子还以为打到了野物,原来不是,竟是个娘们哈哈!”

  一个大汉骑着马从远处跑了过来,身边还有个较之比较弱小的男人,也骑着一匹棕色的大马。

  江鱼站在原地,身体崩成一条线,转过头去之后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是马匪!

  是了,这个贫困的小村落不远处是有个强盗窝的,好在那里的强盗还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柳树村很少会遭到土匪。

  只是很偶尔,他们会从村里抓个鸡什么的上山,但一般都不会做出伤人的举动。

  柳树村比较偏,又靠着山,所以这群强盗来的快也去得快,官府根本就管不了,谁没事也不愿意捅个马蜂窝,所以不管上任的县令是什么人,都不愿意派兵剿匪。

  毕竟吃力不讨好,万一伤亡人数过多,还会被朝廷责怪,马匪都是过关刀口舔血的日子,娇生惯养的兵自然很难啃动。

  但你要和朝廷这样上报,朝廷又肯定会说是你自己督兵不善,在其人而不谋其职,换人吧。

  所以这匪窝不隐不藏的,竟就在那存在了十余年之久。

  原身曾经见过土匪的,那是一次收成极不好的一年,家里都揭不开锅了,然后土匪来了,抢走了他家的……

  两只鸡?

  踹伤了她爹的腰,所以他爹现在腰身上还总是会出些毛病,也就是因此,原身才回对马匪高高大大的形象深之入骨……

  “诶呦呵,那边还有个毛丫头!”瘦一点的那个马匪驾马就跑到了江鱼的前头。

  跑是跑不了了,何况身后还有个受伤了的娘!江鱼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声音娇俏丝毫不怯场,“两位英雄!还请救救我娘!”

  说完就狠狠的在地上磕了个头,镇了镇自己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心脏,

  至于尊严?尊严有个屁用!江鱼前世就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两个马匪忽然大笑起来,“这小娃娃有趣得紧!”

  麻六和薛大壮当了七八年的土匪,还第一次有人叫他们英雄!小丫头这幅遇见救命恩人的样子,却是叫他们感觉好笑的很。

  正义心起,薛大壮利落的下了马,就为刘氏掰开了兽夹子,江鱼见此松了口气。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叫英雄果然没错,不是说所有的土匪都有个梁山好汉的梦吗?

  这里有没有梁山有没有好汉她不知道,但她觉着哪里的土匪应该都是一个样!

  “谢谢恩人,你们真的是大好人。”江鱼起身到了自己娘亲的身前,满脸感激的看着两人。

  如此勤快的发着好人卡,让两人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这娘们也是,瞎轰的,那么大的兽夹子也看不到,还不如你那毛丫头!”

  刘氏:“……”

  麻六骑在马上大笑,“我说大壮啊,正好寨子里缺个会做饭的娘们,就把这小娘俩带回去,咱们也好改善改善伙食!”

  江鱼脸色一僵,果然强盗就是强盗!

  被掳上山之后,刘氏两人倒是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刘氏的脚脖子也被山寨里的一个郎中给上了药。

  两人来了之后,薛大壮和麻六就不知道去哪了,就把他们放在众多寨子里靠后的一个房里。

  整个贼窝都在山上,周围圈上两人高的木桩,周围地势险峻,是个进可控退可守的好地方。

  而且所处位置属于深山入口处,野兽经常出没,所以两人就算跑,也未必能活着跑回柳树村……

  既来之则安之,江鱼看得开,但是刘氏从来了开始,眼泪就从来没有止住过。

  “娘,现在哭也没用,先这么着,等有机会咱们再说回家的事。”

  刘氏擦了擦眼泪,“娘是在哭你,娘已经老了,就算在这寨子里待着也没什么,但是你还小啊,这寨子里都是男人……”

  话没说完,但是江鱼也懂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兔兔辣么可…爱个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妻宠夫:我家娘子是戏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