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32进16(1)
纸半张2018-07-25 01:442,401

  “李旸,通过!”

  主持人公布了最后一个通过的练习生姓名,舞台上的李旸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失去支撑瘫坐在地。

  “白沐泽、周劲、路星、老猫……以上就是这一次的32强了,失去晋级名额的练习生也不要泄气,你们未来的路还很长,以后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等着你们。”

  “晋级的练习生们也不要高兴地太早,接下来是成团的最后一次人选,你们当中,只有一半的人能留下来组成四人团体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对决PK,希望你们已经做好PK的准备。”

  主持人一如既往地宣布着入选名单,说着一些看似鼓励人和安抚人的话。

  “走吧,吃饭去!”白沐泽见比赛结束了,十分自然地勾过两人的肩膀往外走,“兄弟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想在你们这里蹭口饭吃,你们不会介意吧?”

  周劲笑着拍拍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怎么着,白大少爷家里那么有钱,还要到我们这里来蹭饭啊!”

  “那有钱也是我爸妈的钱,和我没多大关系啊,我妈说了,要是不进决赛,就不给我打钱,你放心,等我妈打钱了,我肯定请你们吃大餐!”

  白沐泽说着,一双大眼睛轻轻眨了两下,他和董子琦那种满脸土豪油腻感的富家子弟是截然不同的,清秀的脸蛋,无辜的大眼睛,怎么也让人也联想不到骄纵二字。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记下了!”

  就是因为白沐泽没有董子琦身上那些毛病,所以周劲格外地好感白沐泽,他本来就是一个自来熟的人。

  被他看上的朋友,那就别想逃出他的掌心,一定可以成为过硬的死党。

  “想什么呢?”

  周劲见路星微微皱着眉头,仿佛有什么心事,便轻轻撞了撞他的胳膊,不等路星开口便抢先在他前头说:“你可别告诉我你现在要去练习啊!吃饭要紧,吃完再跳也行啊!”

  “没有,我只是在想之后的比赛,也不知道我能走到哪一步。”

  路星虽然心里忧愁,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很轻松,面部神情也轻松下来,甚至还带着一些故作轻松,仿佛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其实,他只是不想把自己的负能量传染给其他人。

  “别想太多了,你这么努力又这么强,肯定能过的。”白沐泽拍了拍路星的肩膀,以示安抚。

  “就是,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个什么劲?”周劲说着余光一撇,注意到不远处的李旸,忙热情地摆手打招呼,“李旸,一起啊,吃饭去!”

  李旸和他们对视一笑,便和他们几个一起冲向食堂,略微有那么一秒钟,让路星产生一种自己尚在学校,不是在残酷的赛道里。

  几乎所有的练习生都往食堂冲去,毕竟,这里只有一个吃饭的餐厅,看了那么久的比赛,大家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

  有句俗话说的好,人多的地方就容易出乱子。

  “凭什么把鸡胸肉给他们啊,得讲个先来后到的规矩吧!”

  “我和你们又不是排在一个窗口,你们窗口的卖光了那就是没了,凭什么要我把我点的菜让给你们?”

  “放屁,就得讲先来后到的规矩,这是做人素质的不二法则,你懂吗?”

  “什么不二法则,是幼稚园的杠精法则吧!”

  “你他么好好说话!别他么给脸不要脸!王洲雨,我在公司可是你的前辈,按照规矩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兄,会不会做人?”

  “呵,哪来那么多狗屁规矩,还让人吃不吃饭了,给我让开!”

  “嘿我去,你看你他么欠揍!”

  老猫丢下这话,就恶狠狠地抬手撞在王洲雨的餐盘上,餐盘猛烈一震,菜汤顿时四溅在王洲雨的白衣服上,看上去狼狈极了。

  “我看你有病!”王洲雨猛地瞪大眼睛,抬手就将餐盘剩余的菜倾覆到了老猫身上,有几块调皮的糖醋排骨还钻进了老猫的胸口,从衣服下摆掉出来。

  “MMP!”

  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谁也听不进去旁人的劝解,誓要把对方打出猪头。

  有些练习生因为想劝导劝导他们,手里的餐盘都来不及放,就这样被无辜地波及了,食堂内部顿时一片狼藉,让人连下脚的余地都没有。

  路星和周劲等人站在人群外看戏,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却没有办法趁乱买饭。

  周劲眼睁睁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争执,忍不住啧啧了两声:“我真是不明白这些富家子弟,少吃一口鸡胸肉能怎样?能耽误他们少长几块腹肌?”

  周劲说完这话还刻意转头看向白沐泽,打趣一般地眨了眨眼睛,白沐泽双手挡在胸前,大力反驳:“别扯上我啊,这跟我可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也不是富家子弟,我就是一穷逼。”

  “闹够了没有,叽叽歪歪!”

  细碎的争执声中,有人大喊了一声,随即传来餐盘重重砸在脑袋上的声音,周围的空气在瞬间凝固了。

  路星心口猛然一跳,他仰着脖子努力看清人群中心发生了什么,只依稀看到拿着餐盘砸人的不是老猫,而是林一。

  林一将餐盘往地上重重一丢,嘲讽地开口:“屁大点事,是不是男人,不是男人就给我闭嘴,是男人我就把你打到不是男人。”

  王洲雨和老猫是一个公司的不假,可林一并不是龙马国际的练习生,而是小天文娱的练习生,不论是老猫还是王洲雨,林一都是刚刚接触,并无深交。

  王洲雨没想到,自己和老猫争执的时候,林一会忽然插手,他显然站在了老猫那一端,想到他们不由分说来找自己麻烦,现在还在众目睽睽之下侮辱自己。

  王洲雨的脾气彻底收不住了,他低声骂了一句脏话,转头就拾起一张餐盘,对着林一的肩膀重重砸下去,林一躲闪不及,结结实实地被砸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就仿佛炸了毛的猫,顾不得其他就冲上去要对王洲雨拳打脚踢。

  周围人见事态越来越严重,有不可控的趋势,忙将这两人拉住了,林一指着王洲雨仍旧骂骂咧咧的:“老子弄死你,信不信?!”

  “我和老猫的事情关你屁事,你吃饱了没事干,发什么羊癫疯!”王洲雨也没少打嘴炮,两人在大家的阻拦中,对着彼此用尽各种恶毒的语言。

  “你给我等着,有本事就给我晋级,别想跑!我弄死你!”

  这两人的梁子全是彻底结下了,周围人见劝解无用,便硬生生几个人合起伙将王洲雨连拖带抱离开了餐厅。

  路星的肩膀上猝不及防地被重重拍了两下,他转头看向身旁的人,身旁的人双目发光地盯着窗口:“快,吃饭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32进16(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主舞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