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开战
时间溜金2018-05-04 11:043,198

  看到北齐渊和绿露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眼前恩爱,那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心底里面煞是不好受,可是人家是夫妻,自己又能够怎么样呢。为了不让自己在当电灯泡,那苯扎托品竟然传音给苯海索和利修来得,说道:”两位兄台难道想要这么下去吗?难道就不想那样那样?”

  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君子,可内心深处却无比的堕落,肮脏。一听苯扎托品所说的那样那样,苯海索和利修来得马上就知道了。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他们倒是不怕北齐渊和绿露能够从他们的手中逃走,而是接下来该如何分配战利品的时。从金浩、李元和张锦他们那里得知绿露还是一个处女,当然,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等三人不可能会做出忍让,而不当第一个。

  为此,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他们三人不由得秘密传音讨论了起来。苯海索道:”我们先把金浩、李元和张锦他们十五个人支开吧!”

  “嗯!这也好!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分?毕竟只有战利品只有一个而已?”利修来得也无奈:

  反倒是苯扎托品,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那还不简单,我先来,你们两个顺便!”

  一听,苯海索和利修来得马上就反对道:”绝对不行。”

  “刚才金浩、李元和张锦那三个小子不是说了吗?这小妞可是处的。这个时代,处女不好找呀?”

  “那你们想怎么样?”如何分配,乃是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最为关心的。而对于北齐渊,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看都不看一眼,因为北齐渊的修为,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

  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就这么争执了起来。为此,北齐渊和绿露也看在眼里,但是,绿露却并不知道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他们三个为何时而气愤,事儿像败露。两人早已经分开,看着北齐渊,绿露不解道:”他们在谈些什么呀?”绿露乃是在宁浩星土生土长的,哪里知道人类那些龌蹉的事呀!在绿露眼中,弱小的魔兽被强大的魔兽逮住了,那就只有两个结果---不是臣服就是被杀,哪里有人类这种劫色行为呀!

  本来,北齐渊是不打算告诉绿露关于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他们三个正在秘密讨论的话题的,可奈何心底忽然善心泛滥:”他们在谈论如何瓜分你这个战利品!”

  一听,绿露马上就是一惊,怯生生地对着北齐渊恳求道:”他们要杀我,要把我分尸。神呀!我还不想死呀!我还没有活够呢!北齐渊,知道你很厉害,你帮帮我行吗?行吗?”北齐渊可是介绍过自己的名字的。

  “天哪!这丫头的思想也太纯洁了吧!”绿露那怯弱弱的恳求,让北齐渊感到煞是无语:”这小妮子刚才是怎么办到的,怎么从一个单纯的模样变得那么的风骚。”北齐渊郁闷的快要吐血,自己躲在暗处观察到的是什么,刚刚绿露的变现是什么,难道是知道在做梦!可奈何自己可是亲眼看到的。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北齐渊苦笑,喃喃道:

  绿露疑惑,询问道:”北齐渊,怎么了?”

  摇摇头!北齐渊不屑地说道:”我夸错你了!”此话,实乃北齐渊脱口而出,并未有过多的思索。

  仔细地想了想,绿露就觉得非常的奇怪,皱着没有,是要从北齐渊的嘴里问出话来:”你什么时候夸过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一直躲在暗处看着?”

  北齐渊心中暗叹:”这小妮子看起来没那么笨呀?怎么看不出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这三个混球在讨论什么呢?”慢慢的,北齐渊也觉得自己的思想跑路了:”,受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这三个家伙的影响,我差点也朝那个方向想去了!”

  “北齐渊,你是不是一直躲在暗处呀?还有,你到底夸我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呀?”绿露见北齐渊没有回应,不禁继续问道:

  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这三个家伙正在火热的讨论着该如何分配战利品的事呢,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注意北齐渊和绿露。所以,北齐渊也不怕被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这三个家伙听到:”刚才你不是挺厉害的吗,弄得金浩、李元和张锦他们起内讧了!现在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呀!”绿露脸色一红:”人家只不过是见机行事而已,用不得夸张人家吗?”

  忽然,绿露认真地看着北齐渊,直把北齐渊瞪出了一身冷汗:”你果然没走,要不然你怎么知道金浩、李元和张锦他们呢!还有我引诱他们其内讧呢!”

  “嘿嘿,你知道啦!”北齐渊摸摸鼻子:

  “谢谢你哦!”北齐渊还以为会受到绿露的辱骂呢,毕竟自己可是把人家当做诱饵的。可没想到,北齐渊竟然听到绿露道谢的话语:”要不是你在,我可能早就被他们杀死了!”绿露指了指正在秘密讨论的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等三人。

  “没什么啦!”北齐渊暴汗:”还好没被发现,要不然貂族可不会放过我呀!”一听到幻剑有着貂族守护者,北齐渊马上就知道貂族恐怕十分之利害,毕竟貂族乃是从主域迁徙而来的,不受地域规则的影响。

  这个时候,金浩、李元和张锦都在一旁,都没有离开,自然是知道北齐渊和绿露听话的内容的。一听到绿露说出她诱惑他们其内讧的话语,不由得心中一寒:”世间最狠毒的是女人,这下子我可终于相信了!”

  “美女果然不简单,单凭美色就把我玩弄在鼓掌之中了!”

  “以后见到美女得小心一点,要不然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经过激烈的讨论,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终于讨论出来结果。为了面子,为了公平,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终于一致通过了一个排序的方法---抓阄。

  “就这样,抓阄,哪一个最长,哪一个先上!”苯扎托品微微点头:

  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也同意的点点头:”好,抓阄,运气好的先来。”

  “这样,谁也无法赖账!”

  绿露躲在北齐渊的身后,说道:”他们到底怎么了!眼神怪怪的!”不知为何,绿露觉得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此时看向自己的眼神是多么的恶心,让自己不时觉得毛骨悚然!

  “你不是想要知道他们刚才在想什么吗!”如此单纯的女孩子,北齐渊也不想让绿露受到人类世界思想的侮辱,可是,左思右想,他觉得告诉她一些关于人类的思想也是很必要的:”其实他们刚才是在讨论如何玷污你的身子呢!”

  “呀!”绿露脸色一片潮红,红彤彤的,好似一个刚刚成熟的苹果一般:”他们怎么这样呀?真是一对败类!”论北齐渊怎么想,也想不出魔兽为何化形之后思想会发生变化,弄得跟人类一样。

  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笑呵呵地看着北齐渊和绿露两人,一人说道:”不知道小友来自何方?是哪个势力的?”现在,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最想要知道的,就是北齐渊和绿露两个人的身世了。

  在这个世界里面因为使用的力量特殊,所以那些势力---比如宗派,佣兵团等,招收的成员或者弟子,都不会干扰他们对力量奥秘的感悟,而只是提供给他们修炼的场所而已。这就是真正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大家了’!

  “小弟不才,至今未加入任何一方势力,而且也是出身在平常百姓家而已。”北齐渊早就看出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对方都如此了,北齐渊怎么可能不好好的利用这个时机呢:”嘿嘿,要不是看老子比你们年轻,老子才不自称自己为小弟呢!竟然你们那些想要干这种事,那么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吧!让你们得罪得罪貂族和宁浩星所有魔兽一番。”

  北齐渊哪里不知道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问他话的意思呀!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之所以这么问,不就是怕杀了北齐渊之后,给自己找麻烦。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互视一样,奸邪的笑说着:”自在就好,不像我们。”

  “真是羡慕小友的生活呀!”

  “对呀!”

  绿露还是如此,怯怯地躲在北齐渊的身后,好似害怕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把她给吃了一样,小声对着北齐渊说:”北齐渊,我们走!”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那秽的目光,直让绿露感到害怕不已。

  “再等一下吧!”北齐渊清楚的很,要是他和绿露现在一动,那苯扎托品、苯海索和利修来得三人绝对会马上动手,将他们杀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狂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狂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