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天边的远方2018-05-03 18:053,210

  他们两个人之间就真的要像现在这样说话吗?他也想装作若无其事地将话题给岔开,过了今天之后,明天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还是好朋友,可是他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就是不甘心呐。

  “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就当你这个理由成立了,你不愿意多说的事情我再也不会过问了,我只是想要你在有时候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和我说一声,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很过分吗?难不成你还能对我避如蛇蝎啊!”

  舒安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显然是松了一口气,“你还真当自己是个角色,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避着你。”

  终究他还不愿意逼着她,只要她开心就好了不是吗?

  他为什么会不干黑客这一行,可能是跟她到这里来工作有一点关系,又或者是这里的某一个人影响着她的思绪,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不必点破。

  安安啊,什么时候你才能够真正的对我敞开心扉,你对我永远都是有一点心事藏在心里,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

  总裁办公室的气氛死气沉沉,历景言坐在办公椅上,手握拳头,肚子里攒着一股无名火。听着舒安爽朗的笑声,他的气不打一处来。雷厉风行的他可受不了自己中意的女人跟别人哈哈大笑,起身朝隔壁办公室走去,不,应该说是奔过去。。

  “哼,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历景言一把推开门,冷冷地说着。舒安见自己的笑声招惹过来了总裁大人,立马低下头收拾,不做声。

  牧阳刚要开口说话,历景言怼道“这是办公的地方,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请两位注意场合,大厅出门右拐有小公园,那里比较适合,嗯?”

  舒安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不就是吃个饭吗,加班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体恤员工。牧阳见气氛不对劲,怕因为自己又让姓历的找舒安麻烦,招呼舒安自己先走了。“那我送你下去”舒安说着就要起身。“送什么,这么大的人还能走丢吗,你要赶紧工作,难不成你要在这住上一晚?。”

  牧阳见状,解释道“不用了,你赶紧加班,有什么需要我的记得电话我。”“好吧,那你路上小心!”

  历景言被牧阳的关心搅的心里更难受了,气急败坏地说,“出门右拐,慢走不送。”牧阳似乎看穿了历景言的小心思,“知道了,历大总裁,生气对身体不好哦”“你。。”没等历景言说完,牧阳向舒安摆摆手就走了。舒安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坐下工作。

  牧阳回去的路上一直心不在焉,回想着历景言的一举一动,牧阳第一次有害怕失去舒安的感觉。然而自己却不能做什么。明明是自己先遇到的舒安,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明明自己是喜欢舒安的,现在硬是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别人怀里送,感觉舒安离自己越来越远。想到这里牧阳心中隐隐作痛。

  碍眼的走了,历景言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这历大总裁别看平时做事风风火火,但到了舒安身上,就变得小肚鸡肠起来。他容不得舒安对别的男人嬉皮笑脸,听不得别的男人对她殷切关怀。虽然自己谈过的女朋友不计其数,有婀娜多姿的长腿姑娘,也有小巧玲珑的娇娃,但从来不会有这种感觉。舒安被历景言突如其来的无名火搞得莫名其妙,小心翼翼地说“总裁,你刚才为什么这么生气?你跟牧阳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正在一旁拨弄手机的历景言被问的不知所措,见过大世面的历总竟然紧张的抖起腿来,漏出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没生气啊,我高兴的不得了呢”“你是不是吃醋了”“你太自信了吧,小秘书,你瞅瞅你自己,哪里值得我吃醋?”舒安见他阴阳怪气,撇撇嘴,也是,自己既没有绝世美貌,也没有火辣辣的身材,呸呸呸,舒安被自己蠢到不行,继续敲弄起键盘工作,不再吱声。

  历景言不禁反问自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吃醋吗?!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当时如此气愤,自己就因为舒安与牧阳谈笑风生而生气,堂堂历大总裁竟然会为小秘书吃醋,说出去真怕别人笑话。望着那边埋头苦干的舒安,在白炽灯的衬托下,那张脸蛋更可人了。历景言心虚了,自己真的喜欢上眼前的这个女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心动涌上心头。心里越喜欢就越不愿意承认,历景言就是如此,表达爱意的方法永远与众不同。

  “喂,小秘书,我想喝咖啡了”。“总裁,大晚上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啊”表面关心他,舒安心里却烦的要死。“我要喝咖啡”历景言没好气的一字一句说着。舒安只好放下手头工作,起身去冲咖啡。没办法,谁让自己拿人家的工资呢!

  历景言一直钟爱曼特宁咖啡,而且从来不加糖,舒安冲好咖啡,空气弥漫着苦涩,真不知道历景言如何下的去口。“咖啡来了,总裁”。舒安轻轻端到他面前,放好,正准备转身离开,历景言又开始找茬,“我饿了,陪我出去吃饭”。舒安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低头看了下腕表,还差一个钟头就十二点整,自己的工作还遥遥无期。不等舒安做出决定,就被历景言拉着去电梯口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舒安被历景言牵着竟然有一丝安全感。两人一起进入电梯,舒安本能的松开手,毕竟总裁与秘书的关系本来就被揣摩的神神秘秘,自己还是注意点好,被其他同事看到难免会有说风凉话的。32楼往下走,舒安心里迫切希望电梯快些,在快些。。

  突然“砰”的一声,电梯急速下降,舒安本能地尖叫起来,还好历景言临危不乱,用身体保护住舒安,“哐当”电梯停止下降,电梯内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五指。舒安还在惊吓中没有回过神,历景言一边安慰她不要害怕,一边掏出手机寻求亮光。

  “糟糕,手机只剩百分之十的电了,”“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我最怕黑了。”舒安小声抽泣着。

  “有我在呢,不怕”

  听到这句话,舒安心里顿时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历景言把手机递给舒安照明,自己上前徒手扒电梯门,费了好大会劲终于从缝隙中看见外面漆黑一片。

  “我们应该是掉到最底层了。看下手机有没有信号”

  舒安连忙低头看手机,“信号时有时无,不稳定”舒安答道。

  “我们只能关掉手电筒来维持手机不会关机,这是我们唯一能与外界取得联系的东西了”历景言镇定自若。他明白自己一定不可以慌了手脚,至少目前为止他是舒安唯一的依靠。

  历景言把舒安紧紧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舒安像一只受伤的猫咪,乖乖的依偎着。舒安从没有被人这样拥抱着,孤儿的她甚至不知道原来拥抱这么温暖。电梯里静的只剩下心跳声,历景言闻着淡淡的秀发香味,心想要是这样一直抱着该多好。

  眼下当务之急必须依靠若隐若现的信号拨通紧急电话。历景言一遍遍地拨着号码,终于在电量还有百分之二的时候拨通了。

  “我被困在2号电梯”速度来人!手机完成了他的使命,关机。电梯一片漆黑,一颗一颗的泪珠滴落在历景言的手臂上,舒安哭了。历景言的心瞬间像被什么揪着一样,生疼。

  “别哭,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说着把舒安抱的更紧了。历景言不会理解,孤儿的舒安是有多害怕黑暗,那种被吞噬到绝望的黑暗……

  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来救他们了。历景言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他不害怕吗?他也害怕!但为了舒安他只能故作镇定自若。

  啪的一声,电梯的灯亮了,紧接着电梯门打开了,外面的工人见到自己的总裁抱着秘书依偎在角落里,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愣着干什么,赶紧扶她出去”。

  历景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厉声说道“电梯故障原因给我找出来落实到责任人,明天一早交给我”偌大的公司不知为何会出现如此事故,幸好有惊无险。不过历景言心中竟然暗自窃喜。是因为拥抱了舒安吗?

  回到办公室得舒安惊魂未定,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历景言莫名的一阵心疼,“不要加班了,我送你回家去把”。

  “那怎么可以啊,这些资料都是明天会议要用的,”说着就打开笔记本准备开始工作。历景言被她的小倔强打败了,“好,我陪你,不过前提是你要到我办公室去写。”

  舒安一想到刚才两人拥抱的场景就满脸发热,心中不免小鹿乱撞起来,怎么可能还要去他办公室呢?!再说刚才那一幕被工人看在眼里,指不定明天又出什么八卦新闻了。

  还是避嫌一点好。历景言见舒安没反应,调侃道“哟,刚才是谁抱我抱的那么紧,你看看,我肩膀还有红印子”边说边准备脱衬衣。

  “别,别,别”舒安连忙捂住眼睛。历景言被舒安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