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和闺蜜约会
晚宝2019-08-20 10:012,354

  下午下了班,莫雨晴坐地铁直奔去了新天地。在一楼咖啡厅靠窗的位置等宁嘉过来。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宁嘉到了,

  “等多久了?”宁嘉坐下,端起面前已经点好的冰红茶喝了一口,“真够贴心的了,我这一路走来,都要热死我了。”

  莫雨晴笑着说:“那还用说。”

  宁嘉看着她,啧啧了两声,问:“脚伤好了吗?”

  “喷了药,好的差不多了。”莫雨晴回道。

  宁嘉打趣她说:“也该好了,这都付出被看光光的代价了,再不好,天理难容!哈哈哈。”

  莫雨晴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出糗,脸色微红,嗔怪的对宁嘉说:“你能不提这事吗?都丢死人了!”

  宁嘉收起笑说道:“好好,不说了。在顾家住的还习惯吗?他们对你好吗?”

  莫雨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寄人篱下,也就那么回事儿呗。我就是哪里有小姨,哪里就是我的家。”

  宁嘉颇为理解的说:“说的也是,再怎么好,那也不是自己的家。和老顾那儿子,相处的都还好吧?”

  听宁嘉叫顾震老顾,不由的呵呵笑出了声,“宁嘉,你还真会叫,老顾,很有莫明的喜感呢。”

  “笑什么?这么叫不是很正常?”宁嘉不以为意的说:“问你话呢,上次打电话,听到他给你送药,人还不错吧。”

  莫雨晴笑了笑说:“除了嘴巴说话难听点,其他都还好。”

  她勉强的笑落入眼中,宁嘉有些担忧的问:“怎么了?挨欺负了?”

  莫雨晴抿了抿嘴,说道:“没有,就是突然和陌生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难免都需要磨合一段时期,有点摩擦我觉得也是正常的。”

  随后又对宁嘉笑笑说:“好啦,不用担心我,都挺好的。姨夫对我也不错,还说要送我台车让我上下班开呢,可我不会开,你说多可惜。”

  宁嘉知道她的难处,可还是坚定的说:“雨晴,咱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看宁嘉关怀的眼神,莫雨晴心里流过一丝暖流,回以肯定的说:“好,我知道了。”

  说完了莫雨晴,宁嘉又好奇八起了肖雅,感慨的说:“我是真没想到小姨能嫁给顾震!小姨今年多大了?有四十吗?”

  莫雨晴抬手比划了一个“九”,“三十九岁。”

  宁嘉说:“俩人差了快二十岁,小姨还只是一个小会计,这都能在一起,我看也是真爱了!”

  “也就你会这么以为吧,外人可都等着看我小姨是怎么去吞没他们顾家的财产呢!”莫雨晴讥讽的说,“就我那个远方表姐,这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呢,结婚宴上那天还不是说我小姨是贪图人家的钱!”

  “哎,总是有那些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不要理就好了。幸福不幸福,只有自己知道!”宁嘉说。

  “但愿我小姨会幸福吧!”莫雨晴现在也唯有祝福了。

  俩人在咖啡厅喝完了冷饮,直接上楼逛了逛。俩人都是无产阶级,一个小导购,一个家里开小吃部的,都没有什么钱,来这大商场逛,也只是为了看款式,回头再去网上淘。

  “哟,这不是小拖油瓶吗?也来这逛商场啊?”

  某家店里,莫雨晴和苏韵很有缘分的碰上了。

  “小拖油瓶”四个字不禁让莫雨晴黑了脸,淡漠的看着苏韵,没说话。

  苏韵倒是不以为意,看了后面一眼宁嘉,挑眉笑着问:“买什么了?”

  莫雨晴看她脸上嘲讽的笑,冷声说:“没买什么。”随后挽过宁嘉的胳膊作势就要往出走,对苏韵说:“你慢慢逛,我们先走了。”

  “呵,没买是因为太贵买不起吗?”苏韵的话在后面传来,带着讥笑,“也是,每个月挣那两三千块钱,来这里买东西,那不是找虐呢吗?”

  莫雨晴闭眼深吸一口气,吐出来,转过身看着她,回以微笑的说:“苏小姐,我真是没看出来,你这长的人模狗样的,还真是狗眼看人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一句一个狗,也真是够难听的了。

  宁嘉怕苏韵听了发飙再打起来,遂拽了拽莫雨晴的胳膊,小声的说:“咱快走吧。”

  莫雨晴骂完苏韵自然也是不会再待下去等着被她骂回来,仇视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和宁嘉离开了。

  苏韵被骂,看上去并没有多生气,只是眼里带着不屑,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来。

  “看什么呢?还笑的那么瘆人。”容家遇走过来,正好看到苏韵那副表情。

  苏韵收起笑,说:“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

  “谁呀?”容家遇好奇的问。

  “小拖油瓶!”苏韵朝他挑挑眉毛。

  “小拖油瓶?”容家遇疑惑的问,随后又反应过来说:“啊,你说的是莫雨晴吧?”

  苏韵说:“那小丫头,看着文文静静又可人的,嘴巴可是厉害的很呢,牙尖嘴利的。”

  “怎么了?听你这意思,刚才你俩吵架了?”容家遇惊讶问道。

  “没什么,就是说了几句话。”苏韵不想再说下去,拉着容家遇的胳膊说:“咱走吧,再去那边逛逛。”

  莫雨晴和宁嘉从扶梯上下了楼。

  “刚才那女的谁呀?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宁嘉不高兴的问。

  莫雨晴一直拉着脸不说话,此时听到宁嘉问,说道:“顾邵霆的一个朋友。”

  “原来如此。”宁嘉恍然大悟的说:“还真是物以类聚,说话都一个损色。”

  “真烦人,好心情都给整没了。”莫雨晴嘟着嘴,又摸了摸肚子,对宁嘉说:“我饿了,我想吃宁姨做的鸡蛋煎饼了。”

  “那咱就走,想吃多少,管够!”宁嘉拍着胸口豪爽的说。

  宁嘉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长大,从来没看过自己的父亲。问过母亲,母亲和她说,你爸早就死了!那话里深深的怨恨,让宁嘉也懂的是什么意思,从此不再去问。

  单亲母亲带着孩子生活极其不易,没有亲戚朋友的帮助,宁姨越过艰难,凭着自己的努力支起了一个小吃店,每天早出晚归,供着宁嘉上学。

  宁嘉也很懂事,从不让母亲操心。高中毕业后,就没再考大学,直接来店里帮忙。和莫雨晴一样,都是缺失父爱的孩子,也都是没有上大学,俩人惺惺相惜,友情也越来越深。

  “宁姨家”的小店的牌匾上已经亮起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闪发亮。

  莫雨晴一脚踏进小店,欢快的喊道:“老板,两份鸡蛋煎饼,双蛋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少一宠成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少一宠成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