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岳州之龙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23,557

  却说元敬阳一行人从白帝城渡口上船,有一人在开船之际飞身上船。待他站定,几人看清此人之后,不免心中一惊。

  那人进了船舱,对几人说道:“对不住各位,还望给老夫留个位置。”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人头发花白,不管是容貌、体态,都和在茶摊上被杀死的老头极为相似,身后还背了条长长的麻布包裹的东西。

  这人闻言,脸上流露出悲戚之色,自言自语道:“可怜我又少了一位老仆了。”原来茶摊上的老头是他的一个仆人。

  这人接着说道:“看来你们正好撞见了我仆人被杀的情形了吧。”

  元敬阳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老人坐在他们腾出的一点空间里,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啊。”

  元敬阳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们你是谁呢。”

  老人笑了,说道:“你问我事情,却不先告诉我你是谁,岂不笑话。”

  他们觉得还是应该尊重下老年人,于是一一向他介绍了自己。老人等他们说完,笑着说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见到你们这些青年俊杰,老夫的名号就已经不重要了。”

  这老头,知道了我们是什么人,却又把自己的身份藏着掖着,实在不地道。元敬阳正要急眼,史霁风却说了四个字:“‘灞上黄龙’。”

  老人笑着感叹:“没想到还是瞒不住啊,不过那些都是虚名罢了。”

  二十年前的一个雨夜里,有一个为报血海深仇的中年人,带着一把名刀走上了括苍山。那一夜,整个玉琴山庄的杀声没有断过,众人的嘶喊甚至掩过了彻夜的雷鸣。直到第二天早上,括苍山的山脚小溪里流满了红色的血水,杀声才停止了。一千人的玉琴庄,只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老夫岳州张天锋,潇湘宫副社,今日认识诸位,实在是三生有幸。”老人抱拳说道。

  听得“潇湘宫”三个字,禹边云差点没吐出来,好嘛,要么不来,一来就来个副社!幸好扇子挡着,老人没注意到他的神色。

  “哪里哪里,认识前辈,是我们三生有幸才对。”显然张天锋这个名字在江湖上的分量能掩盖潇湘宫的负面影响,史霁风拱手回礼道。

  本来史霁风这小子老老实实的还好,他这么一说话元敬阳不开心了:你路费都是老子垫的,老子没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于是元敬阳抢着问道:“前辈,你还没说你自己的事呢。”

  张天锋说道:“对头,既然在这长江之上、小船之中,不妨告诉你们来聊天解闷。”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事情,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那时,我的一个故人丢失了一件重要的遗物,不知什么时候被一个叫玉竹剑社的社团得到了,并且还奉为至宝。我一直到去年才获悉这件东西的确切所在。我曾经想过用自己的佩刀来换取这件东西,可惜没换成。”

  史霁风讶异地问道:“难道有什么东西是灞上黄龙刀都换不来的吗?”

  张天锋笑着说道:“如果我真的还有灞上黄龙刀,当然能换过来。”

  “怎么,你连刀都丢了?”元敬阳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么一个传奇般的前辈居然是个粗心老头。但是张天锋接下来的话才让元敬阳震惊。

  “刀早就坏了,让我给扔了。”

  我的个乖乖,刚才还感觉这什么灞上黄龙刀的多么威猛,上可屠龙、下可戮蛟,中间还能玩个千人斩的,你居然说坏了,还特么给扔了,糟蹋东西不是这么糟蹋的啊!

  看到其他人惊讶的神情,张天锋说道:“这世上的兵器吹得再怎么玄乎,也不过就是地底的铁石烧红了敲出来的罢了,哪有那种神话里的神兵利器啊。那把刀,我当年在玉琴庄砍到第八十人的时候就已经弯了,到了一百人的时候就已经不能用了,后面都是拿到什么用什么。”他说到“砍人”的时候,脸上忽然狰狞了一下,让原本总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元敬阳不禁打了个寒噤。

  “也是我老大糊涂了,居然这么多年了,还经常忘了灞上刀早就丢了。”张天锋自嘲道。

  “那后来前辈怎么办的呢?”史霁风问道。

  “后来嘛,”张天锋接着说,“后来我还想用金银去换,但可惜的是我没那么多钱。不过玉竹庄的庄主看我去那么多次,觉得我诚恳,于是答应把东西给我。可没想到,上个月老庄主去世了,新的庄主立马改口,不给我了。”

  “改弦更张了,死人话不值钱了。”禹边云为了掩饰心中的紧张,发出感慨。

  张天锋同意他的说法,继续说道:“我看没办法,我想我都诚恳这么些年了,你这一改口,我不就白费功夫了吗?所以老夫一怒之下,进去把东西抢出来了。可没想到啊,里面居然还有机关,我被毒弩射中,勉强逃了出来,也怪我上了年纪了,都忘了机关这种事。虽然我运功排了毒,但是一时难以恢复完全的功力,所以我的老仆才帮我使了个障眼法,让我顺利来到了渡口。”

  从张天锋说的这些内容来看,这所谓的遗物肯定相当重要,不然不至于让他费了这么多功夫,这东西说不准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想像着衣服里再多一大沓银票,元敬阳不免试探性地问他:“前辈,你花这么大力气拿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张天锋哈哈笑一笑,从怀里抽出一根长长的东西,却是一根七节洞箫。

  耶律宓一旁看得奇怪,问道:“这东西有那么珍贵吗?”

  “珍贵,当然珍贵,当然也不珍贵。”张天锋满口的哲学话。

  “为何珍贵,又为何不珍贵?”

  张天锋说道:“说它珍贵,因为他是我故人的遗物,所以珍贵;说它不珍贵,是因为确实值不了什么钱,所以不珍贵。”

  “那它到底珍贵还是不珍贵啊?”耶律宓被绕糊涂了。

  “珍贵,也不珍贵。”元敬阳似乎顿悟出了什么,喃喃道。

  “切,不跟没说一样吗?”耶律宓一脸鄙夷。

  张天锋倒开怀笑了,夸赞元敬阳道:“说的对,说的对。”

  张天锋笑着,史霁风问道:“张前辈既然你原来的刀都没了,那这身上背的又是什么啊?”

  张天锋听她这么说,取下身后背的麻布长条,解开让来他们一看,却是一把弧形的长刀。这把刀刀鞘漆黑,刀柄包着来回交叉的柄卷,护手是铜质的横绕着的祥云圈。元敬阳从没见过这种形制的刀。张天锋接着轻轻拔出一点刀身,紧贴着刀柄的是一块黄铜的笄,往下是亮闪闪的刀身,地黑刃白还没有血槽,刀刃上有着波浪形的刀纹。他们看出不是本国的形制,忙问这是什么刀。

  昆夷道远不复通,世传切玉谁能穷。宝刀近出日本国,越贾得之沧海东。

  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闲杂竖与铜。百金传入好事手,佩服可以禳妖凶。

  传闻其国居大岛,土壤沃饶风俗好。其先徐福诈秦民,采药淹留丱童老。

  百工五种与之居,至今器玩皆精巧。前朝贡献屡往来,士人往往工词藻。

  徐福行时书未焚,逸书百篇今尚存。令严不许传中国,举世无人识古文。

  先王大典藏夷貊,苍波浩荡无通津。令人感激坐流涕,绣涩短刀何足云。

  张天锋说道:“这把刀有意思,属于一种叫太刀的刀类,是我认识的一个日本的刀匠给我打造的。这刀匠原本从日本带了好多刀来,想卖给厢军,可厢军试了试之后发现这些刀根本伤不了厚重的盔甲便不愿出钱买。这刀匠眼看货就要烂在手上,却有人发现这些刀虽然伤不了盔甲,但对于没穿盔甲的人来说,杀伤力极为惊人,而且刀条韧性也超出一般的刀,于是武林里的刀客将其抢购一空。后来这刀匠便留在大宋,收徒造刀,在江南很有名气,叫正宗刀号。我的这把刀,便是花了三百两让他替我造的。这正宗刀匠还说这刀是几层好钢夹在一起的,因为我和他关系不错所以才用了这种工艺,一般人可没这个待遇。不过这刀也麻烦,经常要上油,我这一把年纪了还得像伺候大爷一样伺候它。”

  注:中国对日本的称呼时有变化,宋代时期直接称“日本”。

  “那这刀总得有个名字吧?”元敬阳们问。

  张天锋说:“这刀按他说叫百胴斩正宗,日本人起名字就是奇怪得很。”

  他笑着,史霁风又问:“前辈你去别人庄里明抢东西,难道就不怕有人会来找你麻烦吗?”

  张天锋摆摆手,说道:“找我也无妨,正好没机会试试这口太刀。”

  “前辈您还没用过这把刀?”军营出身的高邦宏看着太刀,知道是好货,眼都快直了。

  “是啊,这么贵的刀,怎么舍得随便拿个人的脖子就试啊。”张天锋小心包好刀,又背在了身上。看他把杀人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虽然他们当中不乏杀过人的行伍,但也不免心中一凛。

  在这四面是水的长江之上,元敬阳实在是怕他乌鸦嘴,总说杀人搞不好真有人问自己是吃板刀面还是吃馄饨,于是元敬阳转移话题,问张天锋接下来打算干些什么。张天锋说道:“往后也没什么事,我准备路上买点礼物,去洞庭那边看看我侄女去。”

  说着,张天锋探头看了看舱外。“说这么多,都累了,不说了不说了,老夫先睡了。”他往后一倚,闭上眼很快便响起了鼾声。

  元敬阳看着张天锋,恍惚觉得那么的不真实。传说中天下无双的刀客刚才和他们近距离聊着天,现在就这么和他们睡在一间船舱里,从他花白的须发间看不出半点当年的杀戮痕迹。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纵有风传的大名,等到真正见面的时候却总是觉得有些平凡,甚至是不真实。

  此时已是满天繁星,船夫放慢了速度,江水剔透,波光粼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