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契丹洛神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32,268

  黑马拦着元敬阳不让走,是因为女子前胸还有一处箭伤。元敬阳想到这些,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要这样吗?那好吧。”

  元敬阳将女子翻过身来,用颤抖的手解开了她的衣襟,扒开几层衣服后,就只见两只玉笋形的肉球晃了一下。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元敬阳的眼睛都直了,一挂口水几乎要垂在女子的胸上。听到黑马的嘶吼,他才清醒了一点。

  “箭伤、箭伤……”元敬阳已经管不住自己的手了,他下意识地从两只肉球上抚摸过去,慢慢摸到了断箭的位置,一下拔出了箭镞。箭镞刚一出去,深色的毒血就流了出来。元敬阳赶忙贴过脸去,抵着双乳一口一口地吸着毒血然后吐掉,这得一直吸到血液颜色正常才算完工。

  元敬阳吞吐着毒血,不免被毒性弄的有点脑仁发胀,都没注意到那女子咳嗽了两声,逐渐苏醒了过来。

  “求撒尔乌尔斯!”

  一记响亮的耳光,把元敬阳扇的头晕目眩。

  女子醒来看见一个人影趴在自己身上不知干嘛,情急之下来了个重重的巴掌。由于用力过猛扯到伤口,又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

  元敬阳扶了扶脑袋,说:“你醒了。”

  那女子左手收住衣襟,右手拔出长刀来,刀锋直直抵住了元敬阳的颈部。

  元敬阳打了个冷战,甚至被刀锋激出了便意。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面对死亡的威胁。

  “你刚才在干什么?”女子喝问道。

  “我、我帮你疗伤啊,马哥作证。”元敬阳感觉自己都快紧张地吐了出来。

  女子手腕一转,那把刀的刀身紧贴元敬阳的脖颈。元敬阳只觉皮肤好似紧贴着一把细密的锯子,而锯齿上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松油味。

  “你一定要相信啊,我要是真干什么坏事,你那马儿能饶了我么?”

  女子瞥了眼自己的坐骑,见马儿伫立,轻轻晃着脑袋,这才逐渐放下敌意,动作极轻地将刀慢慢收了回来。

  元敬阳瞬间感到脖子一凉,再一摸,湿的,明白脖子已经被划破了皮。

  “好快的刀。”

  “废话,我这把刀,可是传说中的神目刀。神目刀出鞘必见血,这可是规矩,这回再饶你一命。”

  神目刀,三尺直刀,形制吸收了突厥战刀的设计。此刀出自唐代开元年间棠溪神匠之手,从选材料至打造七年方才练成,坚韧非凡。此刀练成之后,由刀圣赵元杰花费二百两金子买下,数年之后授予了他的徒弟于天舜。此后,于天舜带着这把刀杀遍江湖,一时被称为邪刀神目。直到数年后,由于天舜的好友将其从刀尖的三分之一处击断,此刀不再出现于江湖。有传言说神目刀被棠溪工匠收回重铸,变得更加坚韧,弯能自返,刃砍不缺。后来耶律阿保机建国时得到了这把名刀,将其作为自己的佩刀,征战沙场,此刀就成了契丹国宝。

  元敬阳并不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只是被扇耳光时候的那句奇怪的话让他起了好奇心。

  “姑娘,我听你口音挺奇怪的,”元敬阳问道,“另外,你这匹马个头很大,成都府路应该没有这样的高头大马才对,你不是本地人吧?”

  “你管得着吗?”

  “你看,我帮你吸出箭毒,你怎么——”

  “滚!”女子一听到“吸”这个字,当即暴怒,大吼了一声。哪知又用力过猛,扯得左肺生疼,连连咳嗽。

  元敬阳见状不禁觉得好笑:“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老是着急生气干嘛?我叫元敬阳,是本地的猎人,元是有两个横的元,呃……敬是敬重的敬,阳是太阳的阳。”他名字里的三个字,估计也就姓会写。

  女子稍稍平息了怒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耶律宓。”

  有人觉得一出现契丹人不是耶律什么就是萧什么的,实在是很老套,难道就不能换个新的吗?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契丹人总共就只有这俩姓。

  这耶律宓是契丹贵族后裔,辽国灭亡后,家族投降金国,转为女真人服务。可就在不久前,由于金国内部的政斗,耶律宓的父亲成了替罪羊,整个家族被牵连,她被迫南逃,在蜀地流窜打劫为生。

  “我从附近的镇上就盯住了这辆板车,猜测应该是有值钱的东西,所以一直跟到此地截杀。”

  耶律宓说到板车,元敬阳才发现板车竟然还在原地。

  十里远就是那个什么倒霉惊雷庄,这么长时间了都没人把这板车拖走吗?元敬阳感到诧异,径自走到板车旁,掀了上面的干草和铺盖,看到了一只大木箱。

  “嗤”,耶律宓点燃了一把短火炬,走过来一挥刀,砍断了木箱上的锁,打开了箱子。

  借着火光,二人看到了一匹匹色彩鲜艳的蜀锦。

  “原来是一堆布啊。”元敬阳有些失望。

  “这可不是普通的布,这是蜀锦,价钱不菲。你说你是本地人,怎么连蜀锦都不认识?”

  “我——”元敬阳一时语塞,难道要告诉她自己一直很穷,和这些东西无缘吗。

  耶律宓自言自语:“按理说蜀锦就算值钱,在产地也不至于时刻担心被抢,而派人护送吧?难道还有别的东西。”

  元敬阳在一旁笑了笑,心想:我要是知道这堆布值钱,时刻都会想着去抢的。

  耶律宓动手将一匹匹的蜀锦拾起来丢出去,丢了整整三层,方才看见这箱子里真正要保护的宝贝。

  “这是什么玩意?”元敬阳眼神特别好,他即使在昏光下也能看出是一对淡灰色、表面有细纹的小瓶子,纹路好似带着绒毛的蟹爪。这对素瓶和鲜艳的蜀锦放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耶律宓深吸了口气,吐出了两个字:“汝窑。”

  “什么乳摇?”

  汝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首。后来明代的曹昭在《格古要论》里这样写道:汝窑器,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难得。说的是汝窑的颜色是淡青色,有蟹爪纹的真,没有的就更好。而汝窑前后只烧制了二十年前,出产的瓷器在当时都极为珍贵,纵使皇亲国戚亦可遇而不可求。

  耶律宓的手微微颤抖,要去拿那对瓷器,这时身旁元敬阳对她说:“有人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