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青城黑市
烈风宗主2019-07-25 16:222,133

  却说元敬阳拿了钱准备缉杀盗贼,杨尚云拦住了他。

  “你今日射死了董立安,刀马社的人正在到处搜捕你,难道忘了?”

  “对哦。”元敬阳这才想起,青城山里正有一堆人想干掉自己呢。他数了数箭斛里的箭矢,还有十支。之前听观外的动静,少说也有四五十人,万一遇上他们,这点箭肯定是不够用的。

  “我的箭不够了,如果给我五天功夫,再做两袋,应该不成问题。”

  杨尚云说:“我看道友得先乔装打扮一番,最好是过几天再去。另外你说箭不够了,不要紧,我青城派天师洞专门有一处售卖违禁武器,到时候任你挑选。”

  “何必等那么些时日,我现在就可以乔装。”元敬阳拔出腰间小刀,在牛皮上荡了荡,就把脸上的络腮毛刮去了。接着脱下外面的皮甲,放在案上,道:“可别给我弄丢了,回来我是要拿的。”接着他问:“道长,天师洞在哪儿?”

  元敬阳按照杨尚云给他指的路,到了天师洞,拐了几个弯,走进了一间阴暗的小房间,。房间里正对门的是一座木柜台,柜台左右和后面都是放了满满武器的架子,这里就是青城派的黑市了。

  “要什么的?”柜台后面的一个露出半边全是皱纹的脸的老道士问元敬阳。

  元敬阳也好奇这里除了弓箭,到底还能卖些什么,于是问:“你这有什么?”

  老道士也不看他,只说:“弓弩、袖箭、喷子,要什么有什么。”

  弓弩知道,袖箭也听说过,唯独这“喷子”不知道是什么,于是元敬阳问:“你能拿个给我看看吗?”

  老道士转身从架子上拿下几样东西,排在桌面上,依次是弓、弩、袖箭和一根长长的管子。这管子应该就是他口中的喷子。

  “这个东西?”

  老道士告诉他说:“这东西就是喷子,一般叫做火铳,喷火的,打出去的弹子五十步之内能把冷锻甲给打穿喽!”锻甲那可是当年防护力最佳的护甲,刀砍不裂、剑刺不穿,要想伤到穿锻甲的士兵,只能拿锤子和狼牙棒。而这区区一根铜管,竟能打穿锻甲。老道士一边吹嘘,一边解释怎么用这玩意。

  元敬阳被说的有些心动,拿下了这一套东西。

  “铜制火铳一把,铅弹二十颗,火药一罐,引线七尺八寸,一共是十两六钱。”

  “什么,还要钱啊?那个杨掌门说任我挑选的。”

  “口说无凭。再者杨尚云不过一介少阳门掌门,在天师洞,那得掌派人才说了算!看你这般模样,不会是没钱吧?没钱也想买火铳!”老道士轻蔑地看了元敬阳一眼,伸手就要拿回火铳。

  这种态度倒把元敬阳激怒了,他一把将那张会子排在了台子上:“谁说老子没钱?看这是什么?”得了,不但把禹边云给的钱花掉了,自己还补贴了不少。

  拿到了火铳,当然还得看看最要紧的弓箭,毕竟弓术是他的立命之本。

  元敬阳拿起老道士给的弓身,上好他摆出的配套的弓弦,试了试。奇怪,明明看上去弓把又粗又硬,却很轻易地拉开了。元敬阳又试了几把,仍觉得没什么力道,甚至还不如他自己带出来的外表朴素的复合弓。不过也好,能省下买一张新弓的钱了。

  再看看箭,有灰翎、褐翎、白翎、黑翎等好几种。元敬阳掂量了下几枝样箭,发现灰翎和白翎的箭尾部较轻,褐翎一般,唯独黑翎箭不但色泽发亮,而且整体厚重。要知道,箭在飞行当中,重量是很重要的,尾羽越重,越不容易受风向干扰,精准度更高;其次便是箭杆的材料,密度越大越好;而箭簇往往不是特别地重要,除非遇上重甲军队需要撞上三棱重箭,平时普通的锥头箭就够用。而这黑翎箭不但箭杆沉手,尾羽也浓密厚实,实在让人爱不释手。

  “觉着不错是吧?这是从金国进的雕翎箭,一支便要四十文。”老道士似乎很为这些箭支感到骄傲。这意思是一颗子弹就要六十块钱,而且还是消耗品。虽然贵,但是这拿出来就显得上档次,元敬阳还是决定忍痛买了。除此之外,元敬阳又挑了个合适的箭囊,另外七七八八又买了些消费得起的新奇玩意。

  最后算下来女真雕翎箭二十五支,袖箭匣一只,袖箭箭矢八支,中号箭囊一只,油囊一只,蜡烛一根,还有西南地区才有的见血封喉树提炼膏一囊,一共一两八钱

  这里要说一下,之所以要买油囊、蜡烛和毒药,是因为刀具和弓都需要保养,刀具易生锈,所以在不用的时候需要在刀身上涂油来防锈;而弓箭在不用的时候为了防止掉磅,则需要卸下弓弦,打上蜡密封好,不然弦受潮有了弹性,会影响弓的威力;至于毒药,是为了涂在箭矢上增强二次杀伤的威力。

  老道士见元敬阳花了这么多钱,态度来了个大转弯,眯眯笑着随口问道:“小道友,你买这么多东西是要做什么吗?”

  元敬阳想也不想就答道:“嗐,去惊雷庄缉拿盗贼。”

  老道士闻言,面色陡变,从柜子里又拿出一袋箭和一把小斧:“来来,你把这些也带上,就当你买这么些东西送的。”

  元敬阳毫不犹豫地收下了,不免说道:“你看看,你还送我两样,果然有钱就是大爷啊。”

  老道也不搭茬,兀自说道:“多加保重、多加保重。”

  这样倒让元敬阳疑惑了:“什么多加保重?”

  “你还问我,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二人这么一交谈,元敬阳才知道缉拿大盗不但是个极其危险的活计,而且完成之后还有官府给的巨额赏金。

  走出黑市,元敬阳不免破口大骂:“好你个禹先生,想让老子送死,自己独占赏金!我可告诉你,等我拿了盗贼人头,自己一个人去官府领赏,一文钱也不会给你!”

  打定主意,元敬阳飞也似的朝惊雷庄的方向跑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羽堂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