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囚锁
姚璎2018-05-07 20:503,294

  马帮兄弟继续开吃,不知有谁突然说了一句:“有谁知道金布政使司家的大小姐长得如何?”

  “据说很美——”有人接茬,却立刻被一旁的人拍打了一下头,将他压低了下来。

  大家一阵沉默,谁也不敢当众议论这个话题。

  苗王蓝远铮的威望甚高,没人敢对他有丝毫不敬,弟兄们不敢随便议论他的私事,即使他现在不在场也不例外。

  “金家小姐们都还好吗,现在?”一个急促而担忧的声音响起,竟然还是那个蓝礼央。

  “你关心那么多作甚?!”有人斜睨了一眼那孩子。

  “我,我想知道金家小姐们可否安全,”蓝礼央犹豫了一会儿,看着众人猜忌的眼神,终于鼓足勇气说出实情,“因为金家小姐们是,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年我双亲带着我逃荒,路上因为我爹我娘把东西都给我吃了,所以,所以他们,他们饿死在路上——”蓝礼央说着,脸上都是眼泪。

  “我以为我也要死了,但是金家大小姐把我从死人堆里刨了出来,还赠我衣服食物,我才活了下来。我娘说过,知恩要图报,我知道金布政使司被杀是罪有应得,不过我觉得金小姐是好人,她不应该被杀,所以我想跟来看看,苗王是不是杀了金小姐——”小少年望着众人问道。

  “金家大小姐?你说得没错,她算是布政使司府里最不应该死的人,我们在场的人有不少也受过她的恩惠,可惜,她摊上了那么人神共愤的爹,唉,可惜了——”

  “那,咱苗王把金家大小姐抓住了么?她死了吗?”小少年急切地问道。

  “这个——”说话的人有点语塞,望瞭望一旁一言不发的施梓,不敢说话。

  “师爷,您能告诉我吗?咱爷把金家小姐怎么了?”蓝礼央转向施梓,想从他嘴里问出个所以然来。

  施梓清清嗓子,有点尴尬地想对蓝礼央说点啥,却听得密林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

  马蹄声一直穿过密林,在马帮兄弟的驻扎营地停下。

  “是爷!咱爷回来了!”众人连忙站起,一起迎接着苗王蓝远铮的回归。

  月光下,只见蓝远铮已脱下了身上的外袍,只着一件短衫,寒风中他微微袒露着结实健壮的赤裸胸膛。

  夜色如水,树林里的那一人一马,浑然天成,冷冽不可侵犯亲近。

  蓝远铮端坐在马背上,马背上搭拉着他的玄色外袍。他双目如电,自有威严。

  蓝远铮向众人颔首,问道:“都驻扎安顿好了?”

  “是!”弟兄们应道。

  蓝远铮不再说话,他从马鞍上翻身而下,手中轻松地提着自己的外袍,他大步径直走向一丛篝火,手里一抛,便将自己的外袍一把扔在了篝火堆旁!

  由于蓝远铮的用力,他那件外袍在地上出于惯性,居然自己动了动,顺道翻了个儿,接着从那件外袍里竟传出了一声微弱的娇吟声!

  随着衣物缠绕散开处,竟然露出了一个人来,把在篝火前取暖的马帮兄弟惊得纷纷避让倒退。

  在熊熊燃烧篝火的照射下,可以看出,蓝远铮外袍里裹着的是一个女人,厚重的外袍掩盖不住她起伏的曲线轮廓。

  外袍下,一身破碎的红裙包裹着她妙曼的身体,她两条白皙的小腿在被撕成破布条的裙摆里若隐若现,而她秀发散乱,面色苍白,双目紧闭,眼角有着隐隐的泪痕。

  月光下,即使她苍白憔悴毫无血色,但却依然美得让人心折。

  “真,真的是——金家大小姐——!”有人结巴着,认出了那张美丽绝伦的脸。

  金璃汐蜷缩在火堆旁,温暖的火焰渐渐让她从冰寒刺骨的昏厥中清醒过来。

  她眨了眨长长的睫毛,缓缓地睁开了一双如水的眼眸。

  尽管连日来的疲惫与忧愁让她头昏目眩,而且眼皮有如千钧般沉重,但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勉强想看清楚自己究竟是身处何方。

  透过隐约的火光,映入金璃汐眼帘的是一群睁着大眼小眼的少数民族打扮的粗壮男人。

  他们个个张着大嘴,晒得黝黑的脸上俱是惊艳与迷惑的神情。

  是天上的仙女么,不小心坠落凡尘,而且还恰好掉落在了他们的篝火堆前?!

  金璃汐注意到了这群苗族男人好奇且灼热的目光,她低下头来,不敢与众人的目光相对。

  垂下眼睛,金璃汐才看清此刻的自己衣裙碎裂,几乎就要春光外泄,她狼狈万状地拉起那件外袍,尽力想遮掩住自己的衣不蔽体。

  她的粉脸涨得通红,身为曾经显赫一时的金布政使司的女儿,她几曾受过如此的羞辱与委屈,金璃汐拼命地将自己裸/露的双腿蜷起,晶莹的泪光不由在她的眼眸里泛起。

  而在场的男人都不吭气地看着面前虽憔悴却依旧妩媚如出水芙蓉的金大小姐。

  她的秀发散乱,羞愧欲泣,楚楚可怜,让人看了着实有些心疼。

  尽管她拼命遮掩,但她几乎已经成为碎布条的衣饰,以及散布在她如玉般的脖颈间与胸口间那紫红的吻痕,充分说明了苗王方才对她做过了什么。

  金璃汐在众人四处探究眼光的照射下,只觉得自己是一只活活被擒获的动物,任由旁人围观。

  衣冠不整,乍露春光,纵使金璃汐一向落落大方,性格沉稳,此刻却也是如此无依无靠。

  她垂着头,恨不得火堆裂开一条缝,她能跳进去,逃脱眼前如噩梦般的这一切。

  正在金璃汐惶恐万状,羞愤交加之时,一旁伸过一只手来,接着一件带着体温的衣裳披在了她的身上,同时带着惊喜口吻的声音低声响起:“真的是你?金大小姐?”

  金璃汐披上了外裳,遮住了自己的裸露,心中方才略微一松,她感激地抬起眼,看见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悄悄朝她微笑。他是谁?

  “你,你不认得我了?大小姐,你曾经救过我啊——”蓝礼央看着金璃汐有点迷惘的眼神,在心里默默念道,但他的眼光瞥向远处的苗王蓝远铮,还是低下头,不敢再多说。

  蓝远铮在不远处的火堆前坐下,望向金璃汐这边,他不诧异金璃汐给他的马帮队伍带来的骚动,但她带给大伙儿惊叹与震撼的情绪,倒是他没有想到的。

  不就是一个女人,至于那么稀奇么?蓝远铮拔开皮囊酒袋的塞子,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火堆旁的施梓挪动了过来,坐在蓝远铮的身侧,还未等好奇心严重的施梓张口,蓝远铮已经先他一步开口了,“狮子,另外两个逃犯呢?”

  施梓摇头,“你是说金家二小姐和那个丫头么?我已经吩咐一些兄弟搜寻山头,查找她们的下落了——”

  蓝远铮没有吭声,他沉默一会儿,才缓缓道:“继续搜查,一个都不许漏掉!”

  施梓还没有应声,蓝远铮的贴身侍卫蓝翼鑫已经点头道:“是!”

  施梓斜睨了一眼蓝翼鑫,不说话,只是低头喝了一口米酒,他将面前的兔肉从火架上拿下,扯了一只后腿扔给了蓝远铮。

  蓝远铮接住,面无表情就啃了一口。

  施梓本还想问些什么,不过看了看蓝远铮阴沉的脸色,决定不在老虎的嘴上捋胡须了。

  还是喝酒吃肉!免得好奇心害死猫!施梓埋头闷嚼。

  一只兔子很快就没了,施梓吮着手指,意犹未尽,他远远冲着蓝礼央喊道:“那孩子,你给咱爷留的那份呢?!”

  蓝礼央连忙跑过来,将给蓝远铮留的那份食物取出奉上。

  蓝远铮微微眯缝了眼,他是感念蓝礼央和他一样身世凄凉才收留下这孩子的。不过这孩子刚才为金璃汐披外衣的一幕他也还记得。

  蓝远铮没有接食物,转头问着蓝翼鑫,“大伙儿的口粮够么?”

  蓝翼鑫恭谨地回答:“够,今天这些个野味都是现打的,难得礼央这孩子有心,为爷留了一份。爷忙了一天,请趁热食用。”

  蓝礼央捧着食物,用崇敬的眼神看着蓝远铮,道:“爷,请您用晚膳吧——”

  蓝远铮看了蓝礼央半晌,终于伸出手,接过了食物。

  蓝礼央腼腆地一笑,站在蓝远铮的身边,灵巧地将烤肉分割成块状,又为他斟上酒。

  施梓见了,伸手也要分上一块,却有一只手拦住了他的手,蓝礼央轻声而有礼貌地说道:“师爷,这是为爷留的——”

  施梓斜睨着蓝礼央,道:“怎么,我就不能和咱爷一起享用吗?他方才还吃了我一只兔腿呢!怎么着也得还我一只腿吧?!”

  旁边有人低咕一下笑出声,说道:“军师,您只是多喝了一皮囊酒,就失态若此了——”

  施梓瞪着那人,咬牙道:“蓝翼鑫,你少幸灾乐祸了,你和蓝礼央是一丘之貉!尽和我过不去!”

  蓝翼鑫忍笑道:“属下不敢,军师言重了——”

  “你有啥不敢的?!为了爷,你半夜都能把我从帐营里赶出来,说是爷受不了我打呼噜,难道你睡觉不打呼噜的?!”

  “不,不,属下不敢,实在是军师您打的呼噜能把半夜路过的灰熊吓跑,所以属下才请您到帐篷外头肩负起看守的重责——”

继续阅读:第七章 暗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