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花解语(2)
姚璎2019-11-13 16:552,413

  飘香客栈前早有人在那守候。

  一见大军队伍,那个纤细的人儿立刻带着一群美人婀娜地迎上前来,话还未出口,先听到她如银铃般的笑声,一股幽香便直往人鼻孔里钻。

  蓝远铮见了此人,不由一怔,随之那张冷酷英俊的脸上竟然也有了三分笑意,“原来是万老板,失敬失敬——”说着,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动作利落而潇洒。

  “听说苗王要来,萌萌可是激动了好久的呢,这不,闻说苗王要在飘香楼下榻,萌萌一早便守候在此,期望能尽些地主之谊——”钱庄大老板万萌萌用纤手掩着自己的小嘴,笑得让人如沐春风。

  “多谢万老板了——”蓝远铮也微笑,露出他整齐洁白的牙齿,映衬着他古铜色的俊秀脸庞,魅力光彩,让在场许多美人的芳心萌动,如小鹿撞。

  万萌萌的纤手一拂动,在她身后立刻上前四位美若天仙的佳人,齐齐向蓝远铮盈盈下拜。

  万萌萌笑道:“这是我旗下四位歌舞美人,一起向苗王问个好罢——”说着,手指着四位佳人一一介绍:“水含茗,水若颜,水丁当,水舞雨——”

  四位佳人的样貌各有千秋,或雍容或娇媚或英气或娇憨,齐齐向蓝远铮行礼,脆生生的道:“秋水四姬恭迎苗王,祝苗王身体安康,事事如意——”

  “秋水四姬?”蓝远铮的嘴角勾起一抹摄人的微笑,道:“果然人如其名,秋水盈然,如水温柔。免了,勿要多礼,多谢万老板如此抬举蓝某,蓝某心领了……”

  说着,蓝远铮看了看装饰一新的飘香客栈,又看着万萌萌道:“万老板,难道,这客栈竟是——?”

  “苗王猜得真快,这客栈正是萌萌名下的产业——”万萌萌掩嘴一笑,道:“看来我和苗王真是有缘,左右横竖都要碰到,你说——”她的眼角带笑,“苗王可是自投罗网来着?”

  蓝远铮愣怔了一下,随之朗声一笑,道:“是啊,万老板说得对,蓝某的确——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两人相视一笑,言语皆带了七分趣谐与三分暧昧。

  不引人注意的,两人也都将各自眼中偶而闪过的互揣之意,隐匿在眼底。

  万萌萌道:“那请苗王快进屋吧,您放心,萌萌定会吩咐下去,好好安顿您的手下,好好款待,让他们吃好住好睡好——”

  “那敢情好啊——蓝某先谢过了——”蓝远铮笑着颔首,将手中的缰绳抛给了一旁的蓝翼鑫与施梓,蓝翼鑫忙伸手接住。施梓也率众人随着万萌萌的人去打尖喂马,安顿下来。

  “苗王请随我来——”万萌萌朝秋水四美人使了个眼色。

  四姬中最成熟美艳的水含茗会意,上前去扶住蓝远铮,但蓝远铮站住了脚,回身对万萌萌道:“万老板,且慢,我还带了女眷——”

  “女眷?!”万萌萌一愣,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蓝远铮颔首,他回转身,大踏步往前走去,走到了随军的那辆马车前。

  马车里的人早也听到、看到之前的热闹场景,不过里面的人并没有下马车。

  见着蓝远铮走近车前,车里的上官璞连忙从马车厢里钻出,挡在马车前,阻止蓝远铮近前。

  蓝远铮的眼在上官璞激动气愤得通红的脸上停留片刻,徐徐发话道:“让开——”

  上官璞固执地不动。

  蓝远铮那双狭长俊秀的眼顿时冷了下来,如刀般冷峻与威严。上官璞有些腿软,不过还是不怕死地杵在马车前。

  “快让开吧,阿璞姐姐——”守在马车旁的蓝礼央立刻上前,想把上官璞拉开,但上官璞倔强地站着,她不能容许这个强夺了大小姐清白的邪恶男人再碰小姐一下!

  哪怕他是苗王她也不怕!

  此时,车厢里传来低柔而缓慢的声音,“阿璞,让开——”

  这个声音温柔且低哑,低得像是轻声在叹息。

  阿璞咬着唇,看了苗王蓝远铮一眼,才不情不愿地挪开了身子,让到一边去。

  蓝礼央舒了一口气,连忙抹了抹额上的冷汗。

  马车帘被撩开,蓝远铮眯缝着眼,看着车厢里的人。

  车厢里的人并不看他,只垂首看着自己规规矩矩搁在膝盖裙裾上的一双纤手。

  她看似平静,但那双细白如春葱的纤手却出卖了她内心的波动,她的手在抖动,而她的长睫毛也在轻颤。

  蓝远铮凝望着金璃汐半晌,没有出声。

  从那夜他霸占她之后,他还一直没和她碰过面。

  男人与女人之间有过亲密关系之后,那种感觉就与过去不一样了。身体,感情与行为,都在悄然起着变化。

  他和她之间,也多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熟稔中带着随意,亲密中带着渴望,这一切情感的交织,都隐藏在他炽热的眼神里。

  他凝视着她,觉得自己身体发紧,口干舌燥。只有她,才会让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而金璃汐低着头,一抹红晕顺着她白皙光洁的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根后,犹如一块质地上等的白玉沾染上了胭脂,从晶莹剔透的白里,氤氲地透了红出来。

  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美的。

  蓝远铮不舍地收回眼光,低沉地说道:“随我下车——”他朝金璃汐伸出了大手,想牵她下车。

  金璃汐本不情愿。

  她犹豫了一下,半晌才缓缓伸出手来,迟疑着,克制着,没有将纤手挥向他那张俊脸,而是徐徐地放入了他的大掌中。

  他的手宽大温热,而她的手细长而冰凉。

  两人同时抬眼,又同时低头,一起看着握在一起的手。

  她的鼻侧里闻到的都是他身上男人的味道,她的手在他的掌心里颤动,他握得很紧,即使她想挣脱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空出一只手,替她将遮在她脸上的面纱放下,掩去了她如出水芙蓉的绝美姿容。

  下马车的时候,怕她摔倒,他用手搂着她的纤腰,几乎是将她抱下了马车。

  她被迫偎依在他宽大的怀抱里,悬空着。

  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如此亲密地抱着,羞赧万分的她想推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

  蓝远铮几乎是半抱着金璃汐走向了飘香客栈。

  众人惊异而愕然的眼光,对他来说,算是个什么玩意!

  他不在乎,他本就是个蛮夷。他只遵从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

  当然,偶尔会除外,有时他也是很虚伪的。

  “你——乖一些——”蓝远铮在金璃汐耳边低声说道,他灼热的鼻息喷在她的头顶,而她的脸被迫埋在他健壮结实的胸膛中,倾听着他平稳而充满生机的心跳声。

  这一小段路,对她来说很长,对他来说,则太短。

  ……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飘香宴(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