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琴音破(1)
姚璎2019-11-13 16:581,643

  “铿——!”弦乍断,琴音破。水舞雨的琴声嘎然而止!

  眼前剑光逼人,水丁当的长剑迫在了蓝远铮的眉心!

  蓝远铮却临危不乱,他反映迅速,抬起手猛地一挥,却听得“咯”地一声脆响,那支来势汹汹的剑锋已被他格开在了一侧!

  剑从他的面旁斜斜削过,竟是落了个空。

  再看蓝远铮手中用来挡着剑的,却是他手中的茶杯盖!

  水丁当一剑未及刺中蓝远铮,俏容一冷,手中剑花一挽,蓄势待发,又想再刺而去!

  蓝翼鑫与施梓勃然变色,身形一晃,已经一左一右护挡在了蓝远铮的面前,只听“叮吟”一声,蓝翼鑫腰间的青虹已出鞘,顿时剑光闪闪,寒气袭人,眼看一场鏖战终将不能避免!

  千钧一发之际,却听得一声咯咯娇笑,万萌萌如银铃般的声音响了起来,“苗王好快的身手!竟是个武艺高手!”

  她美目流转,朝着水丁当叫道:“水丁当,还不快点向苗王赔罪,就凭你那雕虫小伎,也妄想与苗王比试?!”

  水丁当闻言立即收了剑,低眉敛笑,道:“苗王好身手,水丁当不自量力,竟试想与苗王比试切磋剑术,是奴婢越矩了,请苗王恕罪!”

  蓝翼鑫冷声道:“比试切磋能如此逼真么?姑娘竟拿苗王的性命安全开玩笑——”英气的眉目间已动了杀机。

  水丁当抬眼,方才如水的眼眸又凝起了戒备与警惕,她的手握着长剑柄,准备今日事不成,干脆拼个鱼死网破吧!

  宴席上的人早被这突来的变故惊得鸦雀无声,秦穆阳更是着慌地站了起来,不知道今晚的宴席将该如何收场。

  他的目光转向一旁正观战着的万萌萌,心中叫苦不迭。

  万萌萌和其余秋水三姬也悄然捏紧了手中的琴具,只准备必要时杀将出去,以作水丁当的后续援手。

  “翼鑫——不得鲁莽——”宴席上传来一声清喝,蓝远铮低着头吹了吹手中的茶杯盖,将它重新盖在茶杯上。

  慢条斯理的动作过后,他好整以暇地抬头望着面前的水丁当,沉思半晌,方才冷冷开口道:“水姑娘的剑确实使得不错——蓝某今日可开眼了——”

  “不敢,水丁当只是仰慕苗王英雄气概,于是手痒,忍不住想与苗王比试两招,却是水丁当失礼了——”水丁当被蓝远铮森冷而残戾的目光逼迫得倒退了一步,平复着自己急促紧张的呼吸。

  蓝远铮锐利的目光在水丁当的俏脸上转过,水丁当只觉后背冷汗淋漓。

  度日如年。

  却听得蓝远铮突然展颜一笑,冷若冰霜的空气顿时又活络了起来,“好胆量,也好功夫!”蓝远铮微笑,夸奖着水丁当。

  “我蓝远铮最喜欢像这样不拘小节而有胆量的女子了!”蓝远铮朗声笑道,望着左右两边,道:“蓝翼鑫,施梓,你们都退下吧——”

  蓝翼鑫与施梓闻言一愣怔,但见着蓝远铮眼里似有深意,于是各自退散了开去。

  而端坐在宴席上的万萌萌则松了一口气,连忙站出来,为水丁当端上一杯酒,笑道:“你这死丫头倒福大,遇到苗王这样爽快明理的人,还不快给苗王敬酒致歉?”

  水丁当接过酒杯有些犹豫,万萌萌朝她使了个似有似无的眼色,水丁当不语,端着酒杯走上前去,朝蓝远铮盈盈下拜,道:“水丁当敬苗王一杯,还请苗王恕罪——”

  蓝远铮却并不接酒杯,反倒让水丁当将她的长剑呈上给他,“水姑娘的剑看来不错——”说着,微微伸出手,已将水丁当的剑夺了过来!

  水丁当大惊之下,顿然变色。

  一剑在手,剑身一尘不染,光可鉴人。

  蓝远铮上下仔细打量,不由脱口赞道:“好一把宝剑!”他细细端详了宝剑一会儿,嘴里说着话,突然手起剑落,竟朝着水丁当迎头劈下!

  秋水三姬同时惊呼出声,万萌萌虽然没有将惊呼叫出口,但也是面色煞白,心都跳到了喉咙口。

  水丁当闭着双眼,以为自己今日非死不可了。

  但半晌她没感觉到疼痛,水丁当睁开了眼眸,却看见蓝远铮手中拿着她的一束青丝在把玩,他瞅着她微笑着道:“果然是好剑,吹毛断发——”说着,将手中的宝剑抛给了水丁当。

  水丁当惊魂未定地接过宝剑,低头一看,不知何时,她的秀发竟已被蓝远铮削去了一大截!

  假若蓝远铮有心取她性命,那她项上的脑袋早就神不知鬼不觉搬家了!

  水丁当心中大骇,天气寒冷,竟汗透里衣。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琴音破(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