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失足坠(2)
姚璎2019-11-13 17:183,184

  湖泊悠然荡漾,紫红沙石的城墙,临江而建的吊脚楼,熙熙攘攘的人群,金平城里处处充满苗家的气息。

  街道上的苗族男子大多身穿对襟短衣、宽大百褶裙裤,佩带着饰有绣、织花纹腰带,和身着大襟短衣,腰间缠多达4到5条的花腰带,系结飘于身后,裹着绑腿,穿着花鞋的苗族姑娘,吹着芦笙,互唱情歌。

  朦胧细雨中,依稀送来苗家姑娘清脆悦耳的山歌,让人听了心旷神怡。

  上官璞推开了朝江边的木窗,让新鲜的空气吹进来,雨终于下停了。

  这一连几天的阴雨天气,就像她们的心情一般,充满了阴郁的沉重。

  一如金漓汐那块玉佩般,金灵汐也音讯全无,离奇失踪了。

  她并不在金平城内。

  金漓汐和上官璞在金平城内寻找并询问了好几日,却无金灵汐的半点消息。

  连日的奔波与焦虑,加上又淋透了雨,身体柔弱的金漓汐终于扛抗不住内心的彷徨与忧虑,病倒在了金平城的小客栈内。

  金漓汐这一病倒,上官璞一下子失去了顶梁柱般惶惶然。成天忙着为金漓汐煎药喂药,几天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金漓汐仰躺在客栈狭小的床榻上,无神地凝望着屋顶发着愣。

  在她的床榻边,一只七彩的小乌龟乖巧地伏在她的枕边,一动也不动。

  七彩的小乌龟是金漓汐在离开飘香客栈后在包袱里找到的,不过负责打包裹的上官璞怎么都记不起来她是何时将这小龟放入包裹的。

  面对着小乌龟可爱而无辜的害羞眼神,金漓汐与上官璞扑哧一笑,也罢,带它一起上路吧,既然它也想浪迹天涯的话。

  客栈的木窗洞开后,晴朗的潮湿空气中似飘满了清凉质感的水尘,吸进这新鲜的空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上官璞煎好药转过身来,却看见金漓汐正撑起虚弱的身子就要坐起身来,上官璞连忙将手中的药碗搁下,急切地怪道:“小姐,你还病没好,不能这么起来吹风——”

  金漓汐一边吃力地穿上苗家男装,咳嗽了半天,才喘着气将衣襟上的纽扣弄好,道:“阿璞,我们必须早日找到灵汐,我们已经没有多少盘缠了——”

  上官璞道:“可是大小姐,那也要等你把病养好了,我们才可以出去找人——”

  “不,我不要再等了,我,我怕灵汐会出事——”金漓汐虚弱地回答,但态度很是坚持。

  上官璞执拗不过金漓汐,只好搀扶着脚步虚浮的金漓汐悄然出了客栈。

  一上那家茗香的茶楼,店小二便熟络地招呼着金漓汐与上官璞,“二位客官,楼上请——”

  “店家,我们托您打听的人有消息了么?”金漓汐拖着虚弱的病体问着店小二。

  “这个,我们已经帮客官探听过,来往的客人以及金平城内的熟客,都没见过二位客官所形容的姑娘——”店小二带着金漓汐与上官璞到了楼上靠街的位置坐下。

  见着二人脸上掠过的失望之色,店小二又道:“要不,两位客官就在这临窗的位置看看热闹的街景,说不定还能找到二位想见的人呢——”

  金漓汐与上官璞谢了店小二。店小二为她们端上来一壶“滇绿”便知趣地退了下去。

  金漓汐端着温热的茶杯捂着手,一双如水的眼眸望着向下的街道,眼中泛着轻愁。上官璞见状,安慰着金漓汐,“大小姐,你先别急,说不定我们就如店小二说的那般——”

  上官璞这厢在说着话,金漓汐却凝视着街对面的天鸿客栈,她的目光凝结在客栈外的三个男人身上半晌,似在思索着什么。

  天鸿客栈应是金平城最大的客栈了,此时在客栈的门口,站着三位玉树临风的男子。其中的二位男子金漓汐是见过的,假如她没记错的话,那个英气勃勃,身形高大的应该是朝廷驻滇布政使司的武官朱炫皓,而清秀文雅,弱质彬彬的那位则是文官李学儒了。

  至于中间那位丰神俊逸,全身透出一股正气的男子却很面生,他是谁?!

  金漓汐向下凝望着对面街道的三个男人,正自沉思,却听见上官璞惊呼一声,“是他!是他!”

  上官璞站了起来,激动地也指着那三个男人叫出声来,引来喝茶旁人的侧目。上官璞慌忙坐下,不敢再这么引人注意。

  “他是谁?”金漓汐一双美目转向上官璞。

  “大小姐,那天,那天救了二小姐的就是那位公子,我应该不会记错的——”上官璞压低了嗓音,指着街对过那三位男子的中间一位,难掩内心的激动。

  “真的么?!”金漓汐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惊喜的光芒,“那我们快去找那个人问个清楚——”

  上官璞正要站起下楼,飞奔到街道那边寻人,但却被金漓汐一把拽住了胳膊。

  上官璞见金漓汐面色苍白,拉着她的手也开始颤抖,便道:“怎么了大小姐,咱们赶紧走呀——”说着,顺着金漓汐的视线,无意瞄了一眼街对过,顿时也面如土色。

  街对过那里虽然还站着那三个男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那人却是她们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

  苗王蓝远铮!

  远远望去,身穿苗家服饰的蓝远铮着白布长衫青布裤,腰系黑白花格布带,肩披宽大厚实、刺绣精美的坎肩,更显得英俊潇洒,气宇不凡。

  他也回到这里来了!上官璞与金漓汐俱是手心冰凉,两人手相握,都想给对方支撑的力量。

  上官璞与金漓汐赶紧再坐下,拉低了头帕,不敢抬头,但金漓汐的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粗哑的嗓音响起,“你就是金家大小姐么?”

  金漓汐面色一变,急忙回头,看见的是一个粗壮的苗家汉子,戴着竹斗笠,看不清他的面目,他问着话,一只大手便已伸了过来,牢牢捏住了金漓汐的肩头!

  钻心的痛楚从金漓汐的肩头传来,让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上官璞呵斥了一声,“放开她!”

  粗壮汉子却不听,他伸过另一只手,一把就将金漓汐蒙在头上的帕子掀开,露出了金漓汐苍白无血色的俏脸。粗壮汉子看了看金漓汐的俏脸,嘿嘿笑道,“不错,就是你!”

  说着,将金漓汐一把扯住便要拉走。上官璞连忙扑上前去,抓着粗壮汉子的胳膊不放,“不许你抓走我家小姐!”

  粗壮汉子一甩胳膊,身子单薄的上官璞便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半晌都爬不起来。但她咬牙使劲爬了起来,又冲上前去,一口咬在了粗壮汉子的胳膊上!

  粗壮汉子冷不丁被上官璞死命一咬,哇地一声痛叫出来,他忙着甩开上官璞,抓住金漓汐的手也松了开来。

  上官璞叫道:“小姐快跑!”金漓汐挣开粗壮汉子桎梏着她的手,转身便从茶桌上端起一壶滚烫的茶水浇了过去!烫得那汉子哇哇乱叫。

  一见金漓汐和上官璞如此顽抗,那粗壮汉子眼里顿起杀机,他猛地抓住了离他最近的上官璞,一把提起就要扔出临街的窗外!

  金漓汐将手中倒完水的茶壶用力砸向那汉子,那汉子动作一顿,金漓汐也不知哪来的气力,扑上前去,将上官璞拉了回来!

  茶楼上的客官见有人打架,早就都慌乱地奔跑下楼了。粗壮汉子用手一抹额上,低头一看,殷红粘稠,竟出了血。

  发觉被金漓汐的茶壶砸破了头皮,粗壮汉子不由发狠道:“今日你们两个都给我死在这里!”

  说着,一步步朝着她们逼来,眼中杀机汹涌!

  “阿璞快走!”金漓汐将上官璞用力往旁边一推,让上官璞离得楼梯口更近些。

  “不,小姐——”上官璞立刻便要扑上前来护住金漓汐,但她的面前却被那粗壮汉子挡住了!

  粗壮汉子狞笑着,一步步朝着金漓汐逼了过来,金漓汐一步步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吊脚楼外的观景台上,很快她就被逼到了观景台的边缘。

  观景台是临时搭建的,并没有护栏。

  “小美人,乖乖跟我走,否则今天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处!”粗壮汉子隔着斗笠对金漓汐说道,他那双眼散发着淫邪的光芒。

  “放开我家小姐——”上官璞不知从哪里寻找到一支烧茶时用的火钳,冲了出来,将手中火钳烧红的一端对着那粗壮汉子便要捅去。

  粗壮汉子连忙闪避,他魁梧的身子一直朝站在边缘的金漓汐压了过来,金漓汐步步后退。

  突然,粗壮汉子惨叫一声,他被上官璞手中的烧火钳狠狠叉中了!

  不过他粗壮的身体顿时朝着金漓汐倒了过去,金漓汐闪躲着,慌乱中再一退,一脚踏空,直直地便从高空坠落!

  上官璞见状,尖叫一声,手中的烧火钳砰地掉在地上,她拉也不及金漓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声:“大小姐!——”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囊中物(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