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妖气冲天
苏鱼鱼2018-05-31 14:342,355

  清晨,一切都是刚刚苏醒的样子,连花朵上面的露珠,都显得特别璀璨。

  络泽皱了下眉头,缓缓睁开眼睛,眨了几下,才看清楚面前的情况。闵欢欢一丝不挂,极为狼狈地趴在他的身上。

  络泽不禁抬起手,抚着额头,无限惆怅,麻烦大了!

  络泽无意间碰到了闵欢欢的身体,竟然滚烫得可怕。他这才想起来,两个人在冷水里泡了整整一夜。

  络泽之前中了药,体温上升,所以在冷水中待一夜,也没什么。但是,闵欢欢就不一样了,不管是哪个正常人,身体再好,也经不起在冷水中泡一整夜。

  “该死!”络泽暗叫一声,立刻从水中起来,打横将闵欢欢抱了出去。幸好他已经没事,不然怕是连抱闵欢欢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络泽用浴巾将闵欢欢简单的包裹了一下,将她放在了床上,用被子盖好。

  络泽环视了下房间,盯着门口右边的角落,微眯起眼睛。他随手拿起遥控器,走过去,看着上面的监控器说:“给你一分钟,立刻过来!”说完,直接将手中的遥控器砸了过去,监控器应声落地,很是悲惨。

  坐在办公室里的红衣男子,看着面前的屏幕,突然一片漆黑,不满地念叨了一声:“这么快就结束了,真是没劲儿。”说着,他挂着玩味儿的笑容,朝络泽和闵欢欢的房间走去。

  络泽的手中拿着一个杯子,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睡袍。他一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直接将手中的杯子砸了过去!

  “啪!”杯子撞在被再次关上的门上面,应声碎裂。

  “哎呀!泽少,怎么一大清早的,就这么大火气呢?”红衣男子继续笑着,没有丝毫紧张。他就知道络泽会这样做,才赶紧将门重新关上。

  络泽盯着红衣男子,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你想死?”

  “不要这么凶!对身体不好。”红衣男子对络泽的盛怒,完全没反应,依旧是笑得灿烂。

  红衣男子走到床边,仔细地瞧了瞧床上的闵欢欢,用手指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着:“原来是长这个样子,真是出乎意料!”他还真不知道,络泽竟然会好这口!

  络泽看着床上的闵欢欢,暂且将心中的火气压下去,命令道:“叫医生。”闵欢欢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就真闹大了!

  “早叫了。”红衣男子继续研究着闵欢欢,好像想从闵欢欢的脸上看出一朵花儿来似得。

  络泽见红衣男子这么盯着闵欢欢看,不知怎地,心里非常不快。他正想呵斥红衣男子,却见医生已经火急火燎地进来了。

  医生急忙擦了擦汗,冲着络泽和红衣男子笑了笑。要知道,这两位,可都是千万不能得罪的存在。

  “快。”络泽冷冷地说了一声,但是,眼中有着明显的焦急。

  “好。”医生赶紧上前给闵欢欢查看,不敢有丝毫怠慢。

  “真不知道,原来泽少,也会这么担心一个人啊?”红衣男子看着络泽的表情,笑得越发玩味儿。别人不知道,他可清楚地知道络泽的脾性。毕竟,他们两个可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对头”!

  络泽懒得搭理红衣男子,只是看着医生的动作和表情。

  医生检查之后,松了一口气,说:“这位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吃点药就好了。”幸好没什么大事,不然他的后果怕是更加严重。

  络泽听医生这么说,神色才缓了缓,虽然一般人根本难以察觉。他拿了药,知道了一些注意事项,才让医生出去。

  闵欢欢像是察觉到有人说话,努力皱起眉头,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才将沉重的眼皮抬起来。

  “哟!醒了?”红衣男子笑着看着闵欢欢。

  络泽一听这话,也急忙走到闵欢欢的身边,有些紧张地看着她。

  闵欢欢花了好大的劲儿,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红衣男子的脸。这张脸,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妖气冲天!

  修长的眉眼,如魅的双眸,殷红的唇瓣,上扬的唇角……活脱脱一只大妖孽!

  “你是谁?”闵欢欢用沙哑的嗓子,问着红衣男子。她不仅是嗓子难受,浑身都难受得不行。不过,好在脑子还能转动。

  “道世。”不等红衣男子开口,络泽淡淡地开了口。

  “靠!”红衣男子一听这话,直接气得骂了一句。他的名字,可不能这么介绍。

  “道士?”闵欢欢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红衣男子,重复着这两个读音。明明眼前的这个人有着如此妖孽的长相和气质,怎么会起如此一个清心寡欲的名字呢?

  道世看着闵欢欢的模样,气得几乎咬牙。他的名字,一直是他最大的忌讳。而络泽看着道世的模样,眼中露出了几不可见的笑意。昨晚敢那么整他,这不过是小小的回礼。

  道世强压下心中的火气,笑得灿烂,看着闵欢欢,开口说道:“小妹妹,哥哥的名字是‘道胜于天,莅临世间’的道世。你只要管我叫哥哥就行了。”

  “哦。”闵欢欢应了一声,大致知道此“道世”非彼“道士”。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道世对面前的闵欢欢,可充满了好奇。

  “我叫……”闵欢欢下意识地想要回答,却立刻被络泽制止了。

  “吃药。”络泽拿了药和水,直接将道世往旁边赶。

  道世没防备,被推到了一边,刚想发作。却看到络泽竟然极为小心地将闵欢欢扶起来,并且亲自喂闵欢欢吃药,喝水。

  若不是道世确定这是真实的,他肯定会认为不是他在做梦,就是他的眼睛出问题了。

  “你没毛病吧?”道世夸张的伸手去探了下络泽的额头,虽然被络泽不客气的打开,却肯定络泽没发烧。络泽会照顾人?天方夜谭!

  络泽这么做,只是怕闵欢欢死在这里,造成大轰动。

  闵欢欢浑身难受,根本没注意这些细节。反正以往生病,都是有人照顾,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闵欢欢喝了一大杯水,身体舒服了一些。她觉得有些热,便将两只胳膊从被子下面拿上来。而当她看到自己的两只手时,震惊得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

  两条原本白皙无暇的手臂上面,竟然布满了青一块,紫一块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被虐待了一般。

  道世看着闵欢欢的手臂,眼中满是玩味儿。确切的说,不只是闵欢欢的手臂,连她的脖子也都是。而且,他猜测,大概还不只是脖子,搞不好浑身上下,没一块肌肤是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赌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赌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