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驱逐出京
苏轻墨2018-11-28 13:172,164

  暗夜里,朔风吹动破烂的窗子,沙沙的声响惊醒了躺在柴房草垛子上的女人。

  柴房里没有一丝光亮,即便是月光,也不肯赠予她一分清辉。

  女人倏然睁开双眼,那双眼明亮如星,眼中带着森冷的杀气,以及初醒之后的迷茫。

  这里是……

  她努力睁大双眼,转过头,细细来回打量着这处破败的房间。

  蓦地,柴房的门被人从外一脚踢开,那本救摇摇欲坠无法挡风的门现在直接与门框分离,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激起一层又一层的灰尘。

  “醒了啊。”

  柴房外,一名手里拿着烛台的粉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把烛台往前移了移,烛光照在柴房里,透着那女人苍白的面容,满身的伤痕。

  再见来人时,女人瞬间一怔,随后记忆如潮水般翻涌而来。

  “小五。”她哑着嗓子,干裂的唇瓣只吐出这两个字来。

  粉衣少女不屑的看着她,轻挑了下眉尾,冷冷一哼,“小五也是你叫的?你已经被纪家除了名,怎地还当自己是纪家大小姐?你不用这样看着我,现在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你在出嫁当日睡在煜王身侧?纪家的名声已经让你败坏了!也就是爹爹好心,留你一条性命,还送了你一座农田,说是明天就将你送出京去。你这一走,大概我们以后就再没见面的机会了。”

  纪凉月摇了下头,低声解释,“大婚那日我是被人打昏送去煜王府的,当天发生了什么,我全然不记得。”

  “一句不记得就能全然勾销你辱下纪家门楣的事情了?”纪凉星嗤笑道:“大姐姐,现如今结局已定,你还苦苦挣扎什么呢?不如乖乖离开纪府,守着爹爹给你的那一亩三分地与我们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你要是听话点儿,说不准日子还会好过些。”

  更何况,纪凉月虽为纪府大小姐,却是个不入流的庶女,她的身份历来上不得台面,却总是压着纪府嫡女纪凉柒一头。从前纪凉柒仗着自己的身份没少给纪凉月使绊子,这回纪凉月在大婚之日出丑,说不准就是纪凉柒在背后动的手。

  纪凉星排行第五,也是纪府庶女,她懂得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因此她紧紧傍着纪凉柒,不管纪凉柒说什么,她都奉为圭臬,完全不敢不听从纪凉柒的吩咐。

  “所以……你今夜专程来,就是警告我好生听劝的?”

  纪凉月在纪府待了这么多年,纪家有多少明里暗里的手段她也不是没见过,只是她本以为自己和府里的姐妹多少还有点情分,谁知道她们竟然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驱逐自己离开,如今她一身的伤,能不能活着离开纪府都是一说,如若在这时走了,她的姨娘又该怎么办?

  “看来你还不算太蠢,既然知道该怎么做,明日一早爹爹派人送你离开的时候,你可别哭着喊着跪地求饶当众叫自个儿难堪!”

  纪凉星说完这话后,又是一声冷哼,手拿着烛台,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殊不知,在纪凉星离去之时,纪凉月眼里的杀气明了又灭。

  她微微勾起嘴角,眼底冰冷的笑意流转。

  这帮纪府的女人,还真当她是好欺负的!

  她正好顺势离开京城,巴不得此生与她纪府,老死不相往来!

  哼,只不过就算是走,那也要彻底把纪府这摊水搅浑了再走!

  纪凉月看向那倒塌在地的木门,忍着身上的伤痛爬了过去。

  夜晚天凉,如果没有这块木门挡风,说不准她会被冻死在这里。

  她扶着木门站了起来,把木门安回了原来的位置,看着那摇摇欲坠的木板门,她扯唇讽刺一笑,靠着门口坐了下去。

  第二日一早,纪凉月还在睡梦中,就被人一脚踢醒了。

  踢醒她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向与她不合的纪凉柒。

  “醒醒,怎么这种破地方你也能睡得那么死!”

  纪凉月缓缓睁开眼睛,一睁眼,就瞧见纪凉柒那张娇嫩如花却满是恶毒笑容的脸庞。

  “舍得醒了?”纪凉柒冷嗤了声,眼里满是鄙夷与嫌弃,扫了眼纪凉月那身伤,啧啧一笑,“来人,把她给我丢出府去!即日起,我纪家可就再也没有纪凉月这个人了!”

  纪凉月微微扯了下唇角,没有说话。她被两个丫鬟从地上拽了起来,拖出了府。

  府外,有一辆老旧的马车,马车上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她被人丢进马车里,看见车里还有一个破了洞的包袱。

  纪凉柒笑着从府里缓慢走出来,她站在马车旁,捏着鼻子,娇笑开口:“大姐姐,今儿个爹娘出府去了,所以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送你。也就是我妹妹我好心,还叫人给你找了辆马车,只是这马车之前是用来装粪的,大姐姐不会见怪吧?”

  在纪凉柒身后跟着几名纪府的庶女,其中一名庶女好笑说道:“二姐姐这般心善,还找了马车送大姐姐离开,大姐姐感恩戴德都来不及,怎地还会见怪?”

  纪凉月趴在马车里,低头看了眼衣袖上沾染的秽物,低低地笑出声,“是啊,我还要感谢二妹保住了姐姐的颜面,不然姐姐只有爬着出京了。”

  纪凉柒冷哼了下,对车夫挥挥手,再看纪凉月就好像看瘟疫一样,厌恶道:“赶紧把她送走!”

  马车缓缓而行,纪凉月靠在车壁上,翻开那个包袱,见里面只有几套打了补丁的衣裳,她轻笑了下,毫不迟疑地把那衣裳丢出车外。

  直到纪凉月离开,纪凉柒的目光依旧落在那马车消失的方向,手指紧拽着袖子,眸光凶狠。

  就凭纪凉月那个贱人,也敢肖想煜王?她要让京城里所有女人知道,纪凉月就是跟她作对的下场!

  “二姐姐,她都走远了,我们回府吧。”纪凉星觉得站在这里还能闻到一股大粪的味道。

  纪凉柒点了下头,脚还没跨进大门,就瞧见府里后院冒起了滚滚浓烟,管家着急忙慌的跑来,惊慌失措地对纪凉柒说道:“二小姐,不好了!后院走水了!”

继续阅读:第2章 改纪为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稻香皇后忙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