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是我表哥
苏轻墨2019-09-26 10:352,219

  慕凉月说完,房里静默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男子终于开了口。

  “你这是在跟我要钱?”

  慕凉月不卑不亢的点头,“是。”

  “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把钱给你?”

  “到了夜晚,我这房子四周漏风,这并不利于世子养伤。”

  男子听后,仅是淡淡地哼了一声,一抬手,地上便多了一袋银子。

  “拿去!记得,这是你欠我的。”

  慕凉月刻意忽视他的后半句话,从地上把钱袋拾起,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办正经事了。

  “呵,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小娘子。”

  男子轻勾起嘴角,再次闭上了眼睛。

  快到午时,慕凉月带了一个木匠和一个泥瓦匠走进院子。

  那木匠站在门口,放下手里的工具,开始丈量从院子到梁婶家后院那口井的距离。而那个泥瓦匠则是提了一桶水,倒在一桶含沙的泥土里,用木棍来回搅拌,再提进屋子里,抹在漏风的墙壁上。

  泥瓦匠抹完了四面墙壁,一转身,惊觉床头竟然背靠着一名面容俊美非凡的男子,还漫不经心的看他抹墙。

  “慕小姑子!”泥瓦匠高声朝外面喊着,慕凉月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叫她,就走进了屋子里面。

  “姑子,这是你家男人?”

  面对泥瓦匠的疑问,慕凉月的嘴角狠狠一抽,“他是我表哥,昨个儿从京城赶来看我,可惜他身子骨儿太弱了,路上吹了点风,刚到我这儿就病倒了。”

  泥瓦匠点了下头,露出一抹恍然的微笑。

  “我就说,你这屋子里怎么还藏了这么大的一个活人。方才看见时,把我吓了一跳。”

  慕凉月好笑开口:“我表哥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倒不是吓人,而是太俊俏了!咱们村子可没有这么俊的少年,就是村头的猎户大杨,跟他相比也逊色了不少。”

  慕凉月含笑看向男子,对他眨了眨眼睛,“表哥,听见没有,刘师傅夸你呢。”

  男子唇角挽起一抹笑纹,他靠在床头,转头对慕凉月说道:“已经午时了,表妹可有给表哥准备午饭?”

  当着外人的面慕凉月不能说什么,就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表哥等会儿,我这就给你准备去。”

  家里的米粮不多,但好在他给的银子够多,有了这些银子,接下来慕凉月都不必再愁吃穿,还能美名其曰让外人知道她身上的银子是自个儿表哥送来的。

  她在纪府生活了十六年,只看过纪府厨娘怎样生火做饭,自己却没动手实践过。

  她在炉子旁边打转,忙手忙脚的洗菜焖饭,等她做好了午饭,木匠也把水渠给挖好了。

  她把午饭端进屋里,放在桌上,然后出来给木匠和泥瓦匠计算工钱。

  慕凉月把工钱付完,泥瓦匠便先拎着两个桶离开了。

  她叫住木匠,笑着说:“大叔,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再做一张木板床?我那表哥要在我家住些日子,可是我家里只有一张能睡的木板床,他又生病了,我想让他也睡在木板床上。而且我还缺几把椅子,您要是能一起给做齐全了,那就再好不够了。”

  “这个简单。”木匠搓了搓手,“只是要做木板床和椅子,这工钱可少不了。姑子,你手头的银子可够?我一向都不给人赊账的。”

  “够,够。”慕凉月拿出一锭碎银,放在木匠手里。

  “大叔,您看这些可够?”

  那木匠把碎银收了起来,笑眯了眼,“足够做两张木板床和四张木椅子。”

  “那就按照您说的做吧。”

  反正她不嫌床多,多一张还可以在上面放东西,今天给出去的钱又不是花她身上的,她一点也不心疼。

  木匠在院子里做起了木板床,慕凉月便进屋里用饭去了。

  当她走进房间,打眼边看那男子旁若无人的坐在桌边吃半天了。

  “锦阳世……”想起院里还有外人,慕凉月声音一低,“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啊!”

  男子轻轻一哼,“我从昨日便未进食,若等你进来再用膳,怕是这饭菜都要凉透了。”

  “那你倒是给我留点啊。”

  她就做了那么多,他要是全吃完了,她吃什么?

  “你没提前在厨房给自己留一碗么?”

  慕凉月诚实的摇头。

  她还真是个愚蠢的姑子!

  他冷嗤,府里的厨娘就算端了膳食上来,也会事先在厨房给自己留一碗,谁知道她把做好的全部都端上来了。

  “我给你的银子足够你在京城的醉韵楼吃一顿满汉全席了!我吃你一顿饭菜,你饿了便再去做,这不为过吧。”

  “你分明……”就是个强盗!

  慕凉月不想和他因为一顿饭起争执,便把后面的话忍了下去。

  她冷冷一哼,甩袖走出房间,但在她出去之前,男子含笑的嗓音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看不出来,你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子做起饭来倒是不难吃。”

  慕凉月朝天翻了个白眼,走去厨房又给自己焖了碗饭,炒了道菜,然后坐在厨房里吃了起来。

  等她吃完出来,那木匠也把两张木板床和四张木椅子给做好了。

  送走了木匠,慕凉月把房里老旧缺腿的椅子拿出来,换上了新椅子。

  “锦阳世子,我刚请木匠给你也做了张木板床,这下你可以回你自己的地方了吧?”

  男子吃完饭便斜倚在床上,凉凉地扫了她一眼,“你是指那破柴房?”

  她已经把柴房重新打理了,他居然还嫌破?

  “说是柴房,可那间房现在比我这间干净多了,不知锦阳世子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没有不满意之处,只是姑子叫我一个伤重之人来回挪移地方,你觉得这方便吗?”

  慕凉月磨了磨牙。

  就他,还伤重之人?

  他哪里有一点身为伤重之人的自觉?若非他那苍白如纸的脸色,慕凉月当真要把他当做正常人来看待了!

  “好。”慕凉月握了握拳头,咬牙开口:“既然世子爷不方便,那间房便由我去住好了!世子爷,傍晚时分家里要来客人,届时,还望你不要说错了话才好。”

继续阅读:第8章 爱慕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稻香皇后忙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