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绝湿阴宅
麦汐2018-05-29 12:072,231

  不过,现在吵架已然是没有任何必要了,因为刘瑜竟然一脚油门,上了时速两百……

  看着一辆破皮卡时速上两百还如此稳当,俩女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惊讶未定,刘瑜便是温柔的一个减速,再平稳的转弯,缓缓下了一个坡。

  车上的人从急速飞驰的状态,到停车,竟然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

  不但车况了得,刘瑜的驾驶技术也是非比寻常。

  车子在一簇竹林中央的空地上停下,边上便是一栋中式古宅。青砖绿瓦,弯月飞檐,木雕花窗。外观并非精雕细琢,浓墨重彩那种豪宅,而看似低调,却相当大气。

  宅子古朴,却有些奇怪,大门比寻常人家的要大很多,类似官邸的大门,门上很素,连个对联都没有,门楣亦没有牌匾。且窗户开的相当的高,直至两米处左右,正常人难以攀爬。

  这宅子周围几里地,竟然没有多余的人家居住,这是独门独户独院,且围墙高筑的宅子。宅子周围,种植着茂盛的竹绿篱,把它团团包围。从外面远处的马路往此处看,甚至看不到宅子的存在。

  “阴竹倒插,湿阴暗冷,好一个纯阴的宅子。这便是闺宅了吧?”刘瑜刚刚停好车,便抛出一句话来,这话让姚婉姮和素儿面面相觑!

  能一眼看出这宅子的风水,还一语道破,这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

  她宅周种植着倒插竹,此竹及其罕见,知之之人更是少之又少。

  此竹长势如同倒插,顶端粗壮节密,越向下越细,节愈疏,竹叶竹纹均朝下。用此竹做绿篱之宅,必是为了布纯阴之风水局。

  而能在此纯阴之局中居住而相安无事的人,必定也非寻常人。因为寻常人居住在这种环境里,不但容易招惹病灾,甚至还容易招惹污秽。

  如若寻常人,看到此倒插竹,最多暗叹此竹奇特,当做观赏竹看赏,绝对不会联想到风水上来。哪怕是风水师父也不一定能看出此中玄妙。刘瑜这么个纨绔子弟,竟然眼光尖锐到这番地步。

  让姚婉姮更意外的是,这家伙一停车便下了车。下车第一件事竟然是探着脑袋在宅子门口的垃圾桶上瞅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果然,奇女子啊!奇女子!”

  这话,让两个女人竟然连车都忘记下了,就这么坐在车里看着刘瑜奇怪的表现。

  “自小服食猫尾龙骨汤长大,姚小姐却还四肢灵活,身体无殃,奇!”

  刘瑜就好像个卖关子的算命先生,说话是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姚婉姮却是被他一轮又一轮的掀起了心底中的波澜来。

  能一眼看出垃圾桶里的碎骨头是猫尾龙骨,这更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刁钻眼光。

  传说猫尾龙骨与脊柱相连部分及阴,误食易阴煞入体,导致身体及虚,吃多了甚至容易半身不遂,亦或者寒重至产生大疾病,及其影响身体健康。遂,千年来,大厨皆将之剔之,免得误食伤身。

  但,寻常百姓吃猫肉者已经少之又少,能看出是猫尾龙骨者更是能堪称行家。

  而他光看一眼垃圾桶便知道姚婉姮时常服用猫尾龙骨汤,这真让人啧啧称奇!

  “既然刘先生是有备而来,不如先在门口把事情说明了来,咱们也好正式交个朋友。”

  姚婉姮已经被这个奇怪的男人暗暗征服了。

  从见面到现在,他那些看起来像废话和妄言的话语,竟然句句铿锵,字字属实。

  “洪小姐果然是爽快之人,不过现在不是我们做朋友的时候,而是给你搬家的时候,您看看您家里有什么是您非要不可的东西,我们可以给您代劳扛上车来。”

  他的话,真是让姚婉姮又不安又哭笑不得,并且两难起来。

  自己家的东西,好端端的在家里,全都扛他车上?这难道不是亲手把东西送给强盗的感觉吗?

  再说了,姚婉姮的家,要说是个博物馆一点都不夸张。光这栋宅子就有几百年的年头了,一砖一瓦都有着历史。

  而里面的家什更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王族大族,那些看似寻常的生活用品,以及家具,摆设,全都背负着沉重的历史,价值不菲。

  换而言之,这宅子以及宅子里的一切就是个巨大的宝藏,比那古董店可值钱无数倍。

  “喂喂喂,你们这是要明抢啊??这就过分了啊!”素儿看不下去了。冲着刘瑜就吼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姚婉姮注意到了边上闷不吭声的竜童的眼神,这孩子本来碧褐色的瞳孔,竟然微微泛红,虽然不明显,但是姚婉姮却能敏锐的察觉,这孩子就像在盯着什么一样,盯着宅子看,目不转睛。

  他这个呆滞中带着诡异的表情,让姚婉姮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所以,转头对着素儿着急的交代道:“八卦包,琉璃玉,还有……金丝匣!我的枕头。全都取出来。快!”

  姚婉姮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那种惶恐越发强烈,尤其是刚刚和竜童对视,从他眼神里看到了那像火焰一般的旖旎的时候,更是心慌到了极点。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仿佛是能跟她有着某种奇妙的连接一样,总能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

  所以,这次她相信的不是刘瑜,而是在直觉上信了竜童。哪怕这孩子一句话都没有说,却传递给了她一种强烈的不详的预感。

  就好像,冥冥之中,灵魂与灵魂冲击融合到了一起,他能给她某种力量上的传递。

  “哈?”素儿有些不知所措,今日姚婉姮在她眼里实在太反常了。这么个谁也不臣服的铁娘子,今日却甘愿听两个陌生男人的话。

  “走!”姚婉姮,拉上素儿,便冲回了家门口。

  “看好这孩子。”刘瑜利落的交代胖子之后,也跟随上去。

  姚婉姮,开始浑身冒汗,越是靠近自己的家,就越感觉心中忐忑,一颗心狂跳到了极点,仿佛那种不详正在悄无声息的笼罩自己。

  就好像,灾难就在眼前,就好像,劫数就在脚下。

  仿佛,一推开家门,便能看到狰狞的死神。

  姚婉姮,颤抖着手,用钥匙拧开了家门,然后,轻轻的推开……

  咯吱……

继续阅读:第7章:金缕铠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