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柳家大院
小小飞飞2018-06-08 13:023,207

  柳家大院,其实并不是大院,而是依山而建的一座山庄。山下,一座雄伟的牌坊,上面书写着“柳家大院”四个字,苍劲有力,豪气万丈,让人肃然起敬。

  司机把唐傲和周紫菱送到牌坊不远处就调头走了。

  从牌坊到山上,还有一大段距离,从山脚到山顶,是一排排的别墅,住的显然都是柳家之人,整个山庄占地面积之广,出乎唐傲的意料。

  “没想到柳家的底蕴竟这么深。”唐傲叹道。

  “柳家是深南市第一大家族,就连明达国的总统,都是柳家的女婿。”周紫菱对柳家的了解,显然比唐傲多:“不是因为他当了总统,柳家才把女儿嫁给他,而是因为他娶了柳家的女儿,才登上了总统的位置。”

  柳家的势力,在深南市首屈一指,生意涉及大部分的行业,从药材到珠宝,从超市到游乐场,都有柳家的生意。而且,深南市不少大佬,也都是柳家子弟,关系盘综错节,根深蒂固。

  唐傲听着周紫菱的介绍,心中暗自惊讶,说话间,两人已走到柳家大院的牌坊下。仰头望去,唐傲更觉得这四个字古韵流长,气势非凡。

  牌坊下,一个长者垂手而立,看到唐傲和周紫菱,便马上迎了上来:“我是柳总管,欢迎唐少光临柳家大院。”

  柳总管有五十多岁的样子,鬓角已经花白,但精神状态却很好,说话也很客气,一看就是干练之人。柳家居然派总管在山下专程迎接唐傲,可见对他也是重视之极。

  唐傲跟柳总管握手客气两句之后,便和周紫菱随着柳总管一直向山上走来。整个柳家庄园都是依山而建,期间小路错综复杂,跟路旁的植物以及假山奇石融合在一起,竟隐含着八卦之像,看得唐傲暗暗心惊。

  “其实,柳家另有公路上山,方便柳家子弟们出入,我擅做主张领唐少走这一段路,也是想让唐少对柳家多一些了解,还望唐少莫怪。”柳总管说话还是那么客气。

  “这一路上来,风景独好,各种设计别出心裁,实在让人佩服。”在柳总管的影响之下,唐傲说话也变得文绉绉了,一点都不像现代都市生活的人。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到一座精致的小楼前。

  小楼很别致,在山顶的一片竹林中间,连小楼的本身,也是竹子所建。

  唐傲暗中留意之下,竟发现小楼周围,至少有十八个以上的暗桩,保护着竹林的安全。表面看似恬静,其实防范相当严密。

  柳管家走到竹楼前,在门环上轻敲几下,然后才带着唐傲和周紫菱推门而进。

  竹楼里的摆设,简单而不俗,居中一张茶桌,柳冰正在烧茶,她旁边坐着一个老者,白须白眉,神情严肃,不怒而威,正打量着唐傲和周紫菱。

  “这是我爷爷。”柳冰淡淡的看了唐傲一眼,然后转头向白须老者道:“爷爷,他就是唐傲。”

  “柳爷爷好。”唐傲施了一礼。

  柳爷爷点了点头,目光便转向周紫菱,周紫菱也连忙施了一礼,道:“柳爷爷好。”

  “坐。”柳老爷子指了指茶桌前的两个位置。

  唐傲和周紫菱在茶桌前坐下,柳冰便给他们上了茶:“这是极品雨前龙井。”

  这茶清香浓郁,色泽嫩绿,唐傲细品一口,果然口感甘美,齿间留香。

  唐傲今天前来,其实是对柳冰所说一吻救一命的事怀着好奇。但有柳冰长辈在,唐傲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唐少心中肯定有疑惑。”柳爷爷显然已经看出了唐傲的尴尬。

  唐傲点头道:“还望柳爷爷解惑。”

  柳爷爷喝了一口茶,怜爱的看了柳冰一眼,才道:“这事,得从十五年前说起。”

  “十五年前?”十五年前唐傲才四岁。

  柳爷爷点头道:“柳家源远流长,从唐代起,就已在此处落脚发展,历代发展下来,才有了些底蕴,但在进入现代化的经济社会后,柳家一开始并没有跟上节奏,逐渐沦为二流家族。十五年前,深南市四大家族,是赵、张、周、蒙四家,我们柳家仅在这四大家族的夹缝中生存。”

  唐傲不禁对柳老爷子产生了敬意,短短十五年时间,能让一个二流家族发展成深南市的第一大家族,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当时,四大家族中最强大的赵家,看中了这一片地方,想要我们让出来。”柳老爷子的语气中,已经带着愤怒:“当时赵家势大,所有跟我们柳家有关系的人,都被赵家各种压制,柳家属下所有产业,都被各种部门上门找茬,我们差点连这片祖地都保不住。”

  唐傲安静的听着,他知道这个故事,肯定不简单。

  “就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柳家忽然来了个高人,说与我柳家极有渊源,可以助我柳家发展壮大。”柳爷爷喝了口茶,继续道:“开始,大家不以为然,但适逢赵家带人上门要挟,带来的人修为极高,当时,柳家修为最深的二爷,在对方一掌之下,便已受伤。”

  每个大家族,都有高手,特别是底蕴雄厚的家族,大部分都有祖上秘传下来的功法。柳老爷子既然说二爷是柳家功力最深之人,想来也不是弱手,竟被赵家之人一招就伤了,赵家之厉害,可见一斑。

  唐傲心中思索,口中并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偶尔喝口茶。

  “当时赵家之人极其嚣张,限柳家三天内让出柳家大院,不然就把我们所有势力全部连根拔起,赶出深南市。”柳老爷子目露精光,眼中皆是恨意,可见当时肯定吃了赵家不少亏:“我身为柳家家主,自然是打算鱼死网破,跟他们拼了,所有柳家子弟,全部撤回了柳家大院,准备殊死一战。就在这时候,那不请自来的高人出手了。”

  唐傲忍不住道:“他身手肯定很厉害,一招就把赵家的人秒了?”

  柳老爷子摇头道:“他根本没出招。”

  周紫菱忍不住问:“没出招?”

  柳老爷子点头道:“他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一把飞剑,他脚踏飞剑,凌空而立,限赵家的人三天之内撤出深南市,否则,鸡犬不留。”

  这一下,唐傲算是明白了,这高人必是修仙之人,而且至少是出窍期以上的强者。

  “当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赵家虽然高手众多,但都是俗世武功,就算有练习内功之人,也不过比常人强一点,御剑飞行,已经超出常人的理解。于是,赵家当场道歉并赔款,还连夜撤出了深南市。”柳老爷子道:“我们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世间竟真的有修仙之人。”

  唐傲心中隐隐觉得,自己修仙一事,只怕柳老爷子也已心中有数。

  “然后呢?”周紫菱忍不住好奇。

  “那高人在柳家住了半月,半月内,深南市所有俗世家族势力,均被柳家收服。”柳老爷子脸有愧色:“我这家主,其实半点贡献也没有。”

  “爷爷你不要这样说。”柳冰道:“这些年,都是爷爷的经营谋划,才让柳家有今日的地位。”

  “如果没有那高人,柳家早就不存在了,何谈经营谋划。”柳老爷子一声叹息,脸上的沧桑更重了。

  柳冰接口道:“爷爷,接下来的我说吧。”

  柳老爷子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道:“丫头你说吧。”

  柳冰道:“高人离去时,我年仅三岁。”

  周紫菱插口道:“你几月的?”

  柳冰横了周紫菱一眼,不屑道:“肯定比你大。”

  周紫菱道:“我还不信了!十五年前你三岁,我也三岁,我是一月出世,分分钟你要喊我姐!”

  唐傲诧异的看了周紫菱一眼,道:“别打岔,认真听。”

  “我一月一号。”柳冰说话的时候,目光还不经意的扫过周紫菱的上身,眼中似有不屑,“我还真不信你能比我大。”

  “谁比谁大,还不知道呢!”周紫菱挺了挺胸,一副不服的表情:“我也一月一号,而且我是子时出生。”

  子时,就是一天中的第一个时辰,一月一号子时,也正是那一年的第一个时辰,难怪周紫菱胸有成竹。

  周紫菱此言一出,柳冰和柳老爷子尽皆吃惊,对望一眼之后,柳老爷子叹道:“看来高人所言非虚啊!”

  柳冰看着周紫菱,缓缓道:“我也是子时。”

  柳冰这话一出,唐傲和周紫菱都吃了一惊!

  没想到周紫菱和柳冰竟是同年同月同时出生!这当中难道还有什么联系?

  “高人临走前,算出柳家在十五年后将有大难,而我也活不过二十岁。”柳冰脸色淡然的看着唐傲,认真地问:“你信不信?”

  唐傲只好点头,既然是高人算出来的,他没办法不信。

  “当时我慌了,苦求高人授以破解之法。”柳老爷子道:“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高人才勉强答应了。”

  说到这时候,唐傲已经猜到,高人所留的破解之法,一定跟他有关。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破解之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