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封太子妃
怼怼包2018-09-03 16:283,283

  拟了圣旨后,齐孝帝对宇文昊道,“这一次委屈了你,父皇可许你一事,若是日后你遇见了心仪的女子,对方非奴非娼,可纳进东宫,若生儿子可抬为侧妃。”

  齐国皇室有训,帝王不可沉迷女色,若为美色误国,其女当诛,所以得帝王心的女人,都不会在后宫里活着,先帝就是一个例子,所以齐孝帝的话算是给宇文昊一个补偿。

  宇文昊垂眸,恭敬回道,“儿臣多谢父皇。”

  但是心中清明,他知这深宫险恶,若是真的遇上心仪的女子,又怎么舍得让她进这后宫中遭受磨难。

  九月,年韵生辰之日,弥生花开了,和纸条上写的一样,开在原来的花鼓包上。

  像是摊开的巨大的蓝色海浪,层层叠叠,没有香味,也不算特别瞩目,但是却有一种静待花开荼蘼,来年更盛的感觉。

  一道明黄的圣旨送到了南阳王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尊太皇太后遗愿,宁兴郡主姿容秀丽,德贞性纯,封为太子妃,年满十三入住东宫学宫规礼仪,及笄后行册封礼。”汾阳王意图与南阳王结藩,齐孝帝谨遵太皇太后遗愿,不能对兄弟出手,那就只能从旁断了他的心思。

  年韵却是不淡定了。

  自从和宇文昊断了联系,她早在心底千百次算计着从此天高皇帝远,不想再与那丢锅太子扯上关系,只想做一个守着封地无法无天享受着荣华富贵的逍遥郡主。

  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她这一世的目标极速转变,那就是拒绝背黑锅,努力活到九十九!可是心头预感,和宇文昊扯上关系就没什么好事,唯今之计就是在宇文昊丢锅给她之前,要么远离他,要么弄死他!所以她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郑重其事的接过圣旨,莹白的小脸上便莫名的出现了一抹赴死的刚毅神色。公公细细观察了每个人的神情,看到年韵的心头顿时觉得好笑。若说宁兴郡主心中有人,不愿做太子妃那自然是另一番黯然神伤,可是这样慷慨就义的神情……

  海公公回了皇宫如实道,“回禀皇上、皇后、太子殿下,南阳王与南阳王妃接了圣旨都是面露喜色,小郡主则……”

  齐孝帝目光一深。

  “宁兴可有不喜?”皇后皱了皱眉头,。

  一边的宇文昊也是眸光微沉,若是宁兴抗旨,正好趁此机会收藩,可她若是暗度陈仓,做出皇室丑闻,他必然不允。

  “没有……”海公公想了半天,连忙道,“宁兴郡主只是很惊讶罢了!”

  听到海公公的回答,齐孝帝和皇后都颇为满意,唯有宇文昊注意到海公公藏了话。

  离开了凤仪宫,宇文昊才单独找了海公公,“公公方才藏了话,可是宁兴郡主有什么事不可说的?”

  “不……不是……”海公公知晓宇文昊担忧的事情,连忙解释,“宁兴郡主对赐婚一事并无不满,只是奴才方才没好说。既然太子问了,那奴才就不瞒太子,宁兴郡主听到圣旨后,是做出了一副视死如归要去打仗的神情,奴才觉得有些有趣儿罢了,这当太子妃是天大的尊荣,进了宫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想来该是……”

  没等海公公说完,宇文昊就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然后不再听海公公说下去,就转身离开。

  心头有些复杂,他未曾和宁兴接触过几次,可是他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宁兴郡主是撞见了那珍美人和侍卫偷晴,海公公用视死如归这个词形容别人不会多想,他却不由得猜测,当年之事,她现在长大了,可是还记得?

  十一月中旬,临淄传来一个坏消息。

  太子染了很重的传染病,东宫告假,需静养生息,且不许人探望。消息传到了南阳王府,章佳氏连忙准备了一份探望的厚礼送往东宫,以示心意,同时也给年韵除了一份难题。

  如今年韵是未来的太子妃,除去南阳王府要准备礼节上送往东宫的探病的补药以外,年韵还要以自己的名义单独准备一份。

  这可愁了年韵了。

  寒风凛冽的吹过南阳王府的院子,年韵坐在亭子中,小脸被吹的雪白雪白,旁边的欺雪站得笔直陪自家郡主吹风。

  心口拔凉拔凉的年韵眸中惆怅,面色麻木。

  年时雨从匠房里出来,正好撞见年时勋用一种妖娆的姿势倚在墙柱上嗑着瓜子儿,一边盯着自家小妹。

  “这大冷天的小妹在院子里坐着干什么?”

  怎么还未出阁就活脱脱愁成了怨妇。

  想上前就被年时勋拦住,“别,小妹说了只有冰冷的风才能吹醒她不羁的思考能力。”

  还不羁?这怕是要吹成傻子了!

  “太子重病,小妹是未来的太子妃,娘让小妹单独送太子一份礼物,以表达慰问太子生病的心意。你也知道小妹在这方面向来都是一片空白,以往送人的厚礼都是让我们给想的,后来想不到就装傻不送。现下娘不让我给她出主意,所以她只能自个儿愁了。”

  说到礼物,年时雨自然想起了一件事。

  向前走到年韵身边坐下,“小妹,明日车马就要启程了,可是想好了送给太子什么礼物?”

  她早就想好了,想送给宇文昊一口大钟!

  哀怨的看着年时雨,“三哥有什么好主意……”

  年时雨摇摇头,只是将面前的点心往自己这边摞了摞,“三哥不知道,不过三哥是想问问,年初的时候你让三哥做了东西一直没有过问,三哥就一直放在那里,你准备什么时候送给汾阳王世子?”

  年时雨所说的,年韵早就忘了!

  现下听年时雨提起,年韵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对了!三哥那里是不是有个现成的吗?

  她不是,他不说,谁知道那礼物一开始是准备给宇文志的。

  “这下有救了!三哥东西在哪儿!快带我去看看!”

  “东西是做出来了,你想把它送给太子?”年时雨皱了皱眉头,佯装严肃道,“若是太子知道了只怕会发怒。”

  “三哥哥哥哥~”年韵撒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人会知道的。”

  随即正色,一本正经的胡诌,“何况那东西在现在的齐国是没有的,做出来,肯定是要先送给皇家。”

  年时雨咧嘴,语气中满是溺宠,“行,东西就在匠房里我带你去。”

  “谢谢三哥。”

  听到答复,年韵转头就跑去年时雨的匠房,路过年时勋的时候好看的翻了个白眼,二哥不帮她,生气了!至少三天不同他说话!

  年时勋被妹妹嫌弃了,很不是滋味。

  这小白眼狼,怎么不想想从前每回礼物都是他给弄得?

  抓住了年时雨,好看的眸子带着威胁,“娘说了,不准给小妹出主意,若是知道了,你要挨罚。”

  年时雨挑了挑眉,“我没有出主意,只是原来小妹让我做了个东西,现下做好了,我让小妹去看看。”

  年时勋忍不住好奇了。

  小妹让他做了什么?也忍不住跟了上去。

  年时雨的匠房内,若干吊灯悬于空中,光线明亮,桌上放着一物件,被黑绸所覆盖,那高度约莫有年韵一个头高。

  “是这个?”年韵不由得紧张,她只是提了一个想法,但是无法想象年时雨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嗯。”年时雨勾了勾唇,眼神中透露着十分的自信,缓缓掀开黑绸。

  一座被山峰围绕的精致小城出现在年韵的面前,层层叠叠,房屋群集,汇聚江河,峰峦叠嶂。有热闹的小人儿带帽在其中作吆喝状,有幽静的远山烙着江湖河道,只差一渠清泉便可流动,且每一个摆件,每一座山川,沙土,颜色深浅各有不同,真实塑造当地风貌。

  “哥……”年韵顿时被惊住,伸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那小城的顶端,生怕碰掉一块儿,“你怕是要成为一代泥壕了。”

  这是益郡的山水风貌,从沙土,每一个都极近真实的还原,是缩小版的益郡版图,尽管部分地区粗略涉过,但是已经十分的厉害了。至少目前为止,齐国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地泥塑。

  宇文志送了她他国的泥沙石土,她就想让他看看齐国的土地,而她了解的就是益郡。

  年时雨从触碰手工泥塑到如今不过七年,表现出来的天赋远远在她的意料之外。

  “一个益郡你眼珠都快瞪出来了,那看到这些,你岂不是会惊掉下巴!”

  年时雨走到了里头的匠房,如刚才一般被黑纱覆盖着的地泥塑,还有好几个。

  一开始年时雨也是本着玩试试的心态,可是真正上手后,年时雨却是上了瘾。

  接连掀开了好几条黑纱,年韵早就惊掉了下巴。

  “你来猜猜,这些都是何处?”

  大大小小,也有七八个地泥塑了,年韵一一看去,眼光放亮,“这里是宁兴郡!”

  她的封地,她看过无数次,以前爹娘说过等她出嫁了,就将封地账本册子人手都交给她,若是没有了南阳王府,宁兴是她的退路。

  中央最大的,年韵眼尖看着那宏伟的宫阙,“是临淄!”

  这下真的好了,三哥做了这么多,她完全可以分开送啊!

继续阅读:第22章 熟人拜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郡主养成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