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前世因果
怼怼包2018-09-03 16:281,146

  临淄比益郡热闹,人口就有百万多。

  南阳王的马车浩荡,出城的时候,占了好大的一片地儿。

  年韵被章佳氏抱着,忍不住掀开车帘,看一眼外头。

  临淄,她待了两世,一世在宫内,一世在宫外。

  今世她是第一次见临淄,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想到此不免有些怅惘,目光滴溜溜的一转,转到了一间三层高的酒楼上,微微一怔。

  前一世,她就是在这间酒楼被捉的。

  南阳王回都侍疾,一个青瓷碗从酒楼上砸了下来,将南阳王砸了个满脸血。她当时正好在酒楼的二楼,那碗是从三楼砸下去的,可是后来侍卫却抓了她,说她是刺客,意图谋害南阳王。人头落地之前,她才听到狱卒议论。

  砸了南阳王的是太子,但是官府不敢动太子,所以只能找个路人顶包,而她就是那个倒霉的喝口水都塞牙缝的路人。

  等等。

  年韵突然一僵,那一世南阳王是什么时候回都的?

  好像是,太皇太后重病,召三位藩王回京侍疾?

  皱了皱眉头,年韵突然有点紧张,赶紧捋了一捋时间线。

  第一世她是个小宫女,死的时候宇文昊才六岁,但是第二世的时候,却是太皇太后重病,召藩王回京,那一年,好像是四年后!应该是夏天?

  她勒个乖乖,那爹岂不是还要回临淄一次,不是吧!

  不对不对,那时候也没听说南阳王是拖家带口回的临淄。

  这么想,年韵心里有些打鼓了,她实在是不想再看见宇文昊。

  青嫩的小脸上拧巴成了一团,苦哈哈的模样落在和她一起坐在一边的年时雨的眼里。

  “小妹,你怎么了!”七岁的年时雨在她面前挥了挥手,目光清冽透着担忧。

  年韵回过神,情绪还没缓过来,糯糯的叫了一声,“三哥。”

  不仅仅是年时雨,二哥年时勋连带着章佳氏都被年韵吸引了注意力。

  “宁兴是哪儿不舒服?”章佳氏下意识的摸了摸年韵的额头。

  没有发热。

  年时勋稳重一些,但此刻也是目光担忧的看着她。

  年韵和他们生活一年了,知道他们担心什么,担心她又像从前一样,突然就变成傻子!

  也没有刻意收敛情绪,就是伸长了脖子和手,将宇文昊给她的盒子抱了过来。

  “在宫里这盒子妹妹宝贝的紧,现在舍得给哥哥们看了?”

  年韵毫不犹豫的把锅丢到了宇文昊头上。

  “太子让我把这个拼完,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拼。”眼巴巴的向两个哥哥求助,年时迁已经算是大孩子了,骑着马跟在马车旁的,听到声音也从车窗外往里头看了一眼。

  年韵已经开了盒子,只见盒子里一堆木头。

  一马车人的脸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宝贝,太子就送了这么一堆木头?还不如那个盒子贵重。

  一时之间宇文昊在南阳王兄妹心间已经多了很多个标签,例如小气、吝啬、虚伪、等等。

  但是章佳氏看着女儿的神色,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太子自小宽厚和善大方得体,若是当真小气,又怎会送这贵重的盒子?

继续阅读:第8章 枪手上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郡主养成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